【天府散文】●郭 昕--我是路人甲

狼牙诗词 2021-03-25 08:36 阅读:129

  【天府散文】●郭 昕

  我是路人甲

  

   ●郭 昕(四川)

  

   1995年夏季的某一天,中午两个小时百无聊赖的闲谈过去了,我们各自走向自己的岗位,疲惫不堪。我们就这样,天天中午聚在一起插科打诨、闲扯,下午上班就瞅机会眯一下。对什么都没有责任心,没有理想,丝毫不关心未来前途,偶尔盼着生活中发生点大事。

  

  

  

   行政办主任神秘地推门而入,吓我一跳,郭老师,到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里坐着几个女员工,你看我我看你,忐忑得很,都没法问,因为还有个陌生人。

  

  

  

   本来空气异常安静,主任还是一本正经地压抑着兴奋,咳咳,请大家安静。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电视剧《苍天在上》剧组的副导演,来选群众演员,就在我们公司拍。

  

  

  

   空气哄地一声爆炸开来,说不清是惊喜多还是兴奋多还是担心多。消息太突然了!平庸的生活仿佛猛然间丢进了一把辣椒,一下燥热有劲了。拍电视剧?我们哪懂哦?一辈子哪遇上过哟?可是又多么令人好奇和期待啊!

  

  

  

   副导演见惯了这种叽叽喳喳的场面,想是用不着白费口舌,大概剧情都不讲解一下,直奔主题,平静地讲了几句要拍摄的场景,服装自备。总之,很简单,你们只管埋头洗衣服,拉家常,不要看镜头。

  

  

  

   他拿出剧本,让我们挨个用普通话读一遍标题和作者,然后指着我说,你,有一句台词,回去练一下。

  

  

  

   我大惊又大喜。他翻到剧本某页,说廖京生和李鸣从办公楼出来,走到你们身边时,会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昨天见过xxx吗?你回答说昨天晚上都还在。

  

  

  

   昨天晚上都还在……昨.天.晚.上.都.还.在——我念叨了几遍,共七个字,记住了。

  

  

  

   此后就难掩小激动。想了一阵廖京生,当红大叔;想了一阵拍摄场景:我们几个在洗衣服,场景应该丰富一点,有的在手搓,有的在清洗,有的在晾晒;说台词的时候,应该抬头看着廖老师才对,礼貌嘛,大方嘛,符合日常嘛。

  

  

  

   台词尤其要深入钻研。昨天晚上都还在,重音在昨天还是晚上?语气该是肯定、疑问还是反问、惊异?不好掌握。这股认真劲儿,足以让片酬上亿却念叨一二三四五六七糊弄台词的小鲜肉们汗颜。

  

  

  

   下班回家就向父母通报明天我要拍电视剧了……后来他们完整收看了这部新中国第一部反腐剧。

  

  

  

   第二天中午,我们按要求换上了女工服装,我找了一件衣服、一只脸盆、一块肥皂当道具。真是细心。

  

  

  

   剧组开来一辆货车和一辆面包车,三下五除二设备搬下来,架好摄像机,选好机位。

  

  

  

   所谓的 服装化妆道具烟火置景录音拟音美术等常见职务通通不见人影。那个副导演身兼数职,安排这指挥那。

  

  

  

   原来副导演跟我们一样,是打杂的。有一天混成了大导演,他将坐在监视器前,满脸不耐烦地说咔!再来一遍!......咔!拍什么拍?!......咔......从不取下墨镜。至于拿着电喇叭到处吆喝的,更是副导演之二之三了,鞍前马后的忙。

  

  

  

   话说副导演让我们去洗衣台准备着,他自己走了几遍位,与摄像师沟通好,高喊可以开拍了。

  

  

  

   只见廖老师和李老师两位男主终于从面包车上姗姗下来,西装革履,一脸的懒散倦怠,径直走进了办公楼(这部分不属拍摄内容)。

  

  

  

   瞧人家的背影和步态,那份儒雅,那份干净,那份超然,总觉得人家哪哪都完美。气氛庄严神圣,根本不敢议论。再一低头想到自己的女工身份,更是自惭形秽。于是,即将出风头的沾沾自喜被努力按捺着。

  

  

  

   副导演喊开拍,我们立刻开始搓的搓、清的清、晾的晾,表现女工们休息日的日常。嘴唇动着,也不知说的什么,眼睛老想飘走。

  

  

  

   摄像机沙沙沙地响。两位男主神色凝重地从办公楼走出来,边走边交谈,配合着手势,头部转动也很自然,不愧是专业的。走到我们身边时,我已经进入了角色,正埋头搓那件本来就无比干净的衣服。

  

  

  

   廖京生侧身问我们你们昨天见过xxx吗?

  

  

  

   ......

  

  

  

   此刻啊,我的天!我知道摄像机对着我们,副导演看着我们,围观人群看着我们。而我,此时此刻,眼前只有廖京生。

  

  

  

   我的脸通红,梦话一般把台词念出来了——昨天晚上都还在...... 手里抓着衣服,还故作好奇地盯着他看了几秒。但是我发誓,什么都没看清!眼前模糊一片,阳光晃来晃去,头脑已经空了,极不真实。

  

  

  

   副导演喊停,很满意,只一遍就拍摄完成。

  

  

  

   两位男主已经钻进了面包车,收工的女工们热情未减,想跟廖老师合影留念。

  

  

  

   副导演说可以!好!

  

  

  

   两位男主又走下车来,已恢复懒散倦怠的神情,站好。我们争先恐后围上去,都想站在廖老师身边,每个女工都紧张又灿烂。最后我还是争得了廖老师身边的一个位置,但不敢紧挨着,更不敢挽着。

  

  

  

   我们请求副导演多洗几张照片,他满口答应。

  

  

  

   几天后我们每人领到30元片酬。照片?从未见过,也许根本就没装胶卷?谁知道呢。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