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安治国‖碧浪淘沙拉林河

狼牙诗词 2021-03-24 14:55 阅读:117

  【散文】安治国‖碧浪淘沙拉林河

  

   【作者简介】安志国,网名江风,黑龙江五常市人,酷爱文学创作

  

  

  

   韩家庄西五六里,半月牙形一弯碧水,自南往北,飘飘荡荡;这弯碧水,名拉林河。那年,下了几日几夜的连天雨,河水溢出河槽,马路上便一层白花花的鲫鱼,活蹦乱跳。我和三喜、二蛋拿笊篱跑去捞,撅了几根柳枝,把河鱼穿几大串子拎回家,一连几天,全家享受这天赐予的美味佳肴。

  

  

  

   雨过天晴,河水退去,裸露浅滩,展现一片沙川。太阳底下,我们在沙滩上跑着玩耍。沙粒烫脚,我们就跳水扎猛子、搂狗泡,偶或间还抓几条鱼。远望是沙海,近瞧,一片一片鳞。抓一把,阳光晒得烫手,去河里洗澡,湿身躺下,用热沙深埋胳膊腿,只露脸、头、眼睛;软软的,松松的;掬一捧沙缓缓散下,犹如飘落下无数个梦。那时,我已上初一,常常怪疑地自问:这沙源自于长江?抑或是黄河?或者海洋?雨濯风蚀,容颜不变,越发的耐久,河水刷洗,愈发的纯净。沙鳞沾在肉皮上,太阳地里,闪着金,耀着光,透着亮;最是那黄色,一眨一眨地刺眼。忽然想起古今淘金业,那么火爆兴旺,王孙贵戚,满身佩金,珠光宝气,眼花缭乱。而今姑娘出嫁,婆家必出聘礼置三金,金首饰店应运而生;遍布于商业街琳琅满目,晃得年轻的女士们惊叹呼美,不吃不喝不睡定购一款适合的金饰品;或插于发髻,或挂于脖颈,或戴于手指,以显其身之尊,以贵其位之重。于是,默默背诵起唐朝诗人刘禹锡的那首《浪淘沙》里的两句美人首饰候王印,尽是沙中浪底来,不禁慨叹:耗了多少沙,才淘得一星金;流了多少汗,才聚得一首饰;付了多少血,才凝固那一块金光闪闪!

  

  

  

   拉林河是富有的,不仅是河底无穷无尽的沙金,而且河水滋润得两岸生机盎然。春天里,密密的柳树矮丛,一簇一簇野生着;水鸟啾啾,蓄窝、生蛋、育崽,这里是它们欢乐的天堂。每次来之前,奶奶和妈妈都嘱咐:挖野菜时,一定不要伤小鸟,一定不要捡鸟蛋;它们和河沙,都是上天的礼物,好生爱护才是。野菜,是天然的。春雨淅淅沥沥时,地上湿润润的,黑黑的地瓜皮结了一层,我和二蛋三喜摘了满满的藤条筐,然后河水洗净了。又在水边拔了河芹、河葱,绿绿的,嫩嫩的,飘溢着一股野清凉的鲜味。这是纯绿色的丰盛食宴。

  

  

  

   突然一天,开来很多辆大卡车、推土机,推平了河两岸的柳丛,那片湿洼地被黄土殿得高高的,数月后盖起了几栋高楼。河沙被开采出来,迭起堆堆沙丘,一车一车载走。河深了,岸宽了,日夜嘶鸣着采沙船,一派竟逐景象。河沙,又派了新的用途。看着那一栋栋耸入云天的高楼大厦,我内心波翻浪卷。那一粒粒沙,如珠若玉,可以把人修饰得那么光彩夺目。看柔弱,却撑一片天,力顶万钧。轻如鸿毛,竟重若盘石,泰山一样稳,筑起一座座广厦巨宇。外表悄然静默,内里轰轰烈烈;丑陋孤僻,然而惊世骇俗!那么小,小如米粒;却忽然那么大,托得起一世界!

  

  

  

   如今,这里已和老城毗邻,成片的群楼,依然快速倔起。拉林河,经治理,已变绿水青天,河岸又恢复了野生植物;采沙船去了,河水日夜不息地流淌着,流向长江,流向海洋;沉淀河底的,是深深的沙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