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百强《念亲恩》

狼牙诗词 2021-03-22 08:36 阅读:57

  陈百强《念亲恩》

  

   原创 罗扬才 扬才读书

  

   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屈子如此说。其实说得有理,很多时候,想想父母至亲,再多的苦痛,其实也是愿意捱过去的,因为身上背着他们最殷切的期望,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但是不算优秀的自己,现在并没有资本敢对他们说一句,爸,妈,请放心,你们有我。这就是最无力的地方了。

  

  

  

   有前辈说,我太过悲观了。我竟无言以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调侃的段子,说90后出生的人,已经步入中年,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此时此地,此情此景,看到这句话,竟丝毫笑不出来,而只是莫名袭来一阵心酸。

  

  

  

   是的,我是90后,等2016年一结束,我就27岁了。嗨,年轻得很,正是后青春期的诗,好多人估计都会这么说。但我的父母已经50多了。还挺年轻的呀,好多人估计会这么感叹。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他们是真的老了,他们遮掩不住这份年华的流逝,全都一一刻在了脸上,也疼在儿子的心里。

  

  

  

   父亲早早地戴上了老花镜,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每次回去的时候,夜晚都能够听到他的咳嗽声频频传来,持续很久。

  

  

  

   家里总有操心不完的事,村里也总有他办不尽的杂务,眼睛总是一副睡不够的样子,眼袋渐渐地加厚,胡茬渐渐地爬上了秋霜,腰弯得更厉害了。

  

  

  

   尽管每次打电话回去,都记得叮嘱他保重身体,他也满口答应,但我知道,他哪里离得了烟酒呢?放下电话,内心总不免泛起一阵内疚,父母在,不远游,但从小学毕业以后,我在他老人家身边的日子,一年加起来恐怕也不够一个月,有时候陌生得连他的声音都快忘记了。

  

  

  

   上个月他来柳州,拿了一瓶挺贵的酒,专门去陪他喝几盅,喝完还是不忘叮嘱他,喝酒不能过量。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我的身体也喝不了多久了的,也就喝这几年了。我听完,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岔开话题,转过头去,藏起眼角的酸涩。

  

  

  

   相比父亲,母亲似乎显得年轻一点。也还挺能吃的,所以比年轻时候,也胖了一点。做儿子的,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她,甚至还觉得她不够胖。或许就像父母永远不会嫌弃孩子太胖,只会觉得变瘦了一样吧。

  

  

  

   母亲来柳州帮老弟带女儿,其实颇不容易。但她总是笑着说,那也没办法啊。然后抱起小侄女,又是一脸灿烂的笑容。我知道,她内心是牵念着老家的,作客他乡,纯属逼不得已。

  

  

  

   有一次与弟弟闲聊,谈起工作上的事,提到了站着太久的痛苦,母亲自然很是心疼,几番唠叨我们一定要记得休息。然后现身说法,提起她当时在广东谋生时,有一份工作,每天要站八个小时,一站就是四年。她哪里知道,这句看似云淡风轻的话,却深深地在我心上撮了一刀。当时我还在读书,但他们从来没跟我说过,原来他们当时做的是这么辛苦的一份工作。

  

  

  

   我挂念着母亲的健康,总是嘱咐她,不用再省钱,想买什么,想吃什么,要舍得。她总是笑,然后回了我一句,你现在还那么难。她知道我背的债,她知道我每月还贷的压力,正是因为这,我才更加负疚,她必定更不舍得花我的钱了。

  

  

  

   她身体一向虚弱,但问她需要什么补品,却又总是不允许我买。去年年底,带她去附近的小店看了看衣服,物色了好久,看中一件深红色的外衣,东翻西看地纠结了很久,才决定买,问了价格,还心疼得不行,几次想作罢,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才买了回来。其实也就一百来块,要知道如果这一百来块能够略表寸草心,做儿子的,已经是很幸福了的。

  

  

  

   陈百强唱过一首歌曲叫《念亲恩》,此时此刻,正是此番心绪:

  

  

  

   长夜空虚枕冷夜半泣

  

   路遥远碧海示我心

  

   父母亲爱心柔善像碧月

  

   常在心里问何日报

  

   亲恩应该报应该惜取孝道

  

   惟独我离别无法慰亲旁

  

   轻弹曲韵梦中送

  

  

  

   夜已深,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难以成眠,不知道远方的父亲和母亲,此刻是否已在梦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