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凉

狼牙诗词 2021-03-22 08:35 阅读:180

  乘风凉

  

   作者简介:孙飞雪,一名私企员工,平时闲暇时喜欢外出拍拍照,也喜欢在书籍报刊中自得其乐。

  

   天气渐热,办公室里的两个小伙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开了空调。现在条件都好了,一到夏天,上下班开着车,车里有空调,单位家里也是空调常开,外面酷暑,室内如春。下班吃过晚饭后,也不愿再出门了,洗个澡,或看电视,或刷手机,吹着空调的凉风,享受着现代化带给我们的写意。然而,在看来舒服的生活背后,却又觉得缺少点什么,格外怀念起过去的夏天晚上乘风凉的辰光。

  

  

  

   那时候,大家的住房条件普遍不好,住的基本上是老房子,别说冰箱空调,连电扇也是奢侈品。我家住的地方,就是一条老弄堂,弄堂南北走向,两边的住房朝东朝北,这样的房子,嘉兴土话叫西晒热头。夏天的傍晚,虽然外面的太阳已落山,房子里却像蒸笼,38、39度是平常的事,墙壁家具摸上去都烫手。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房子里实在酷暑难耐,家家户户都搬个小桌子,在弄堂里一字排开,边吃晚饭边乘风凉。尽管条件艰苦,却也热闹。

  

  

  

   晚饭后,大人们在弄堂里摆龙门阵,一边乘风凉一边天南地北的闲扯着一天的见闻,谈天说地,海阔天空。那个时候的邻里之间,不像现在被钢筋水泥隔绝开,连楼上楼下,对门住着的邻居也不认识。整个弄堂里左邻右舍都熟悉,几十户人家就像一个大家庭,彼此之间相互熟知。我们小孩子也不怕热,东窜西窜的跑来跑去。如果哪个小孩家境好点,手里提个爸爸帮忙做的西瓜灯,那绝对是老大,一群孩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那种得意洋洋的神气劲,绝不亚于现在的小孩拿着最新款的苹果电脑或游戏机。

  

  

  

   夜渐深,暑气却未消,有些人家实在忍受不了房子里的酷热,已经在弄堂里搭了床铺,准备在露天睡觉了。我们小孩子玩累了,就在妈妈身边的条凳上睡着了。此刻,妈妈手里的蒲扇又吧嗒吧嗒的响起,那是在为我们扇风,驱赶暑气和蚊子。

  

  

  

   曾经的夏天,就在乘风凉中一天天过去。如今,我们在空调的陪伴下已经无需再去乘风凉了,现代化的电器驱走了酷热,却同时也让我们失去了那份快乐!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