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散步时

狼牙诗词 2021-03-18 08:07 阅读:119

  当我散步时

  

   作者:蒋莉

  

   我生活在县城与乡村交汇处的小镇上,从单位到家有四五公里的路程,这里生活节奏慢,道路上也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每天晚下班后,我喜欢伴着夕阳散步回家。

  

   散步时,我经过田野河流,看过流云落日,身边的风景随着时间流转变化无穷,让我愈来愈喜欢。

  

   经过田野,我看过稻子是如何从绿草一样的禾苗开始,慢慢地茁壮成熟:稻子开花时,如不细看,往往忽略,它们像洁白的小米粒一样附着在刚抽出的穗子上,散发着淡淡的芬芳,除了农人,大约也只有我这样慢慢踱步的人会发现了。同一片田地,今年种稻子,明年可能种麦子或油菜,让我总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麦子和稻子十分相似又略有不同,我于漫步中学会了区分它们,总算是五谷能分的人了。油菜和稻麦的安守本分不同,它们是张扬的,开花时黄灿灿一大片,十分壮观又热烈,人只要稍微靠近一些,就热情地给你染上一大片花粉。从田野里,我看到植物是如何从种子到幼苗到开花结籽,最后成熟被收获后只剩下一片黄土地,然后又周而复始,生命的过程就这样展现给了我。植物的一生也是万物的一生吧,周而复始高低潮接踵,最后一片沉寂,让我惊喜又叹息自己是何其幸运地经过了这一片田野。

  

   散步时我还经过一些河流,河面随着四季涨停变化,景致不同。夏天的河面是最热闹的,盛满了红白荷花碧绿叶,夹在田野中,虽不如轩榭亭楼边的荷花池意境高雅,却有种淳朴之美,没有游客骚扰的身影,荷花兀自在风中摇曳和草木日月低语,是自由而快乐的。有时候,河面上会布满浮萍,深浅不一紧凑交织的绿萍,像一片片锦绣布匹,不仅美丽还是鸭群们的美味。

  

   早晚时分,河面上会有小渔船出来,用的是古老的鱼鹰捕鱼法,鱼鹰们像积极又听话的下属,争先恐后地浮上浮下吞吐着猎物,捕鱼人则悠然地收获着猎物,看的人好不钦佩。河流的两边有空旷的草地,牛群悠然地啃草,啃饱了就下到水中露出头泡澡,笨重的它们竟然会游泳,让人刮目相看。我喜欢这些灵动河流带来的活泼风景,而这一切,需要慢下来,才能看到。

  

   晚归路上的重头戏是黄昏的天空。落日是一个过程,太阳先是把所有光芒都吞到肚中,撑圆灼红了自己,然后开始慢慢西下,周围的云彩和天空在夕阳的晕染下,如火如荼,又渐渐粉色温柔,最后只剩一抹转瞬即逝的暗蓝,让人惆怅。夏天傍晚多雷阵雨,阴云满天时,细看乌云,形象各不相同,乌色也深浅不一,忽而如巍峨群山,忽而为百兽争斗,又幻为仙境宫阙,像一幅幅生动的水墨画徐徐展开。虽是雷声滚滚,雨点将落,人走在这天青色的烟雨氛围中,却也诗意盎然。

  

   最后走到熟悉的小镇街市。夜幕来临,小镇最繁华的地段也不过就是镇中心那一小片地方,这里没有高楼林立,只有低楼小铺,颇具八十年代的风味,但因为大家都聚在这里购物吃饭,倒也热闹。小商铺接踵林立,华灯初上,人车拥挤,人间烟火味浓浓。在经过了空旷的田野和河流之后,看到人流和街灯,既感到温馨又恋恋不舍一天的结束。

  

   每日下班后散步的这一段时间,是我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散步时,我完全和自己在一起,有澄心静体之感,有时,烦恼也会悄然飘至脑海,但路边熟悉又变化的风景总会慢慢带走我的注意力,等到再想起烦恼之事时,很容易就释怀了。

  

   英国女作家伍尔芙曾说过,女人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二十岁时我曾觉得,女人需要一个能放自己所有心爱之物的房间,让自己随时能在这个房间中变美变快乐。现在,中年的我理解了伍尔芙所言,女人需要的那个房间,是让大脑休息的,里面不需要放任何东西,只要和自己待在一起即可。如今,我才发现,人生路上,可以没有一条精彩非凡的路,但是,一定要有一条可以独自漫步的路。

  

   (作者蒋莉是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民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