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的樱花

狼牙诗词 2021-03-18 08:06 阅读:193

  不败的樱花

  

   念初中时读到鲁迅的《藤野先生》,被其中对樱花的描写深深吸引住了: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先生文笔奇妙,虽只言片语却叫人浮想联翩,每读一遍,脑子里就在想那樱花到底是怎样一种美呢?它的瓣,它的朵,它的色和香,它的枝跟叶、干与根,到底都是怎样一个样子呢?像村子里的桃花、杏花吗,像河边的蔷薇、雏菊吗,或者是河对面那个村姑两颊的羞色吗?以至常常为之神思邈邈,怅怀不已。后来大了,那种冥冥之思虽然渐渐淡去,但那一片绯红的轻云却一直泊在我的心空,令人神往。

  

  

  

   多少多少年后的某一天,樱花才蓦然闯进我的视野和生活中。可笑的是,樱花开到了眼皮底下竟然不认识,一回一回地擦肩而过,形同路人。前几年,武大的樱花节闹得动静挺大,吸引了许多人腾出工夫、不惜舟马劳顿花钱赶去观赏,只可惜自己没条件去零距离一睹樱花的芳容。其实就在几年前,我所在的单位院里就植有了三四棵樱花,在我上班经过的公园里也有十好几棵,联成一片,开花时节远望去恰如一片红云,只是天天从它们身边经过却不知觉,还张冠李戴地把它们当成是海棠。终于忍不住问人,才惭愧:啊,原来这就是樱花!那时真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慨。

  

  

  

   以后经过小城的街巷、道路,随处可见到樱花。小城的樱花每年都在清明前盛开,此时正是鱼在水底爱情,蛙在田间繁殖的季节,但不无夸张地说,眼前景有了樱花的加盟,才多添得几重繁华。

  

  

  

   走近一树樱花,似乎闻不到浓浓的香气。樱花不张扬,她就静静地美艳在那里。绯红的花朵与垂丝海棠、桃花等很有些相像,花瓣粉嫩娇艳,仿佛天上的云霞飘落在绿色的波峰浪头。直面如此粉颜玉颊,常让我想到红颜一词。樱花的华美还在于她的花瓣。开放时花瓣层层叠叠,繁盛无比,明媚夺目,宛如青春少女深深浅浅的笑靥。樱花的花朵虽然硕大、富态,但相比于牡丹,却又给人一种雅致、灵动之感,毫无达官贵妇人的华贵雍容,有的只是妩媚少妇的清纯与奔放。樱花盛开之时,一眼望去,满树上下都是花啊,那种蓬勃热烈、无畏无惧的投入态势直击人的心扉,不能不让人沉思并为之亢奋,进而感叹美之力的神奇!

  

  

  

   从盛开的樱花树下经过,我常暗暗生出一个意念,就是希望这样美的花朵永远不谢就好了,可我知道这不过是痴人说梦。樱花的花期很短,大约只有一周多的时间。或许因为花体繁复,樱花的凋零剧烈而迅猛,叫人不忍目睹。娇艳依旧,鲜活依然,但是说落就落说走就走,毫不观望徘徊。无数的花瓣,往往就在你眼前一瓣瓣栽下枝头,你不情愿却又无力阻拦。一阵风吹来,纷落的花瓣就像下了一场红雨,落在你的头发和衣衫上,一会儿地面便织出一片红地毯。春园香径,人怎能下脚!春天雨多,要是碰上凄风苦雨,那种衰败的景象更如江河日下,要不到一两天,满树的热烈即归于冷寂,厚厚的一层还未败色的花瓣儿,已在路人的脚下融入泥水之中……樱花毅然决然的刚烈,不经历如此的变故,从她柔弱的外表上是怎么也看不出来的。

  

  

  

   这个时候,我会默默地在樱花树下停一会儿,抬头向天空望去,总是无端地把樱花和那些飘散在历史烟云中的名字联系到一块,其媒介便是杜牧的《金谷园》: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堕楼人。金谷园是西晋集文人高官富豪于一身的超级大腕石崇建在洛阳的别墅。石崇与王恺斗富的典故流传很广,金谷园正是石崇为了炫富而修筑的。史载该园林方圆几十里,景色无限,华艳绝伦,宛如宫殿,其金谷春晴当时被誉为洛阳八景之一。那个绿珠呢是石崇的爱妾,色艺双绝,与金谷园并为石崇最爱。石崇与赵王司马伦是政敌,司马伦的党羽孙秀派人到金谷园来索要绿珠,石崇大怒,得罪孙秀,孙便假托圣旨来逮石崇。当时石崇正在楼上喝酒,对绿珠说:我今天为你而获罪。绿珠哭着说:我当效死来报答你!说完,便在石崇眼前纵身跳楼而死……其实,孙秀要的也许不是绿珠,而是石崇的敌国财富和政治生命,绿珠只是这场斗争的牺牲品,死得有些冤屈,然而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没有对错,只有结果。

  

  

  

   绿珠毕竟远了些,对岸的阿芸无疑是真切的。我们之间只隔一条河,我上学来去都从她的村庄旁经过。她肤色白里透红,一对眸子如两汪深潭,经常用一条红手帕斜斜束了发梢,在河边洗菜浣衣,与人一搭话低眉羞眼的,两朵红晕每每洇上脸颊,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为了兄弟读书,她中途辍学在家帮衬。后来也是她弟弟有心在我远读回乡的一个假日来告诉我的——她父母为了攀高,硬要把十八岁的她嫁给一个有工作有钱却老丑、名声又不大好的男人,而她宁死不从(想必早已有了意中归属),就在要成亲的当晚从河岸上一跃而下,投水而亡……

  

  

  

   花堕枝头,人坠高空;花殉春去,人为情殇:二者多么相像。花像人还是人似花?无法分得太清楚,清楚的是这些天然的美的杰作竟刹那间香消玉碎,湮于尘土,令人何其痛惜!清清白白活着该是她们的共同使命,当时势不利、命不由己时,为了守住那一份贞洁和心性,她们了却尘缘的无畏与果决,比壮士断腕还要来得痛快,其超凡的刚性和勇气,又令人何其钦佩!

  

  

  

   落花犹似堕楼人,记得第一次读到这诗句,心头禁不住一颤!我始终坚信花木都是有灵性的,一株花的背后就站着一个人。只是有的时候,人不一定似花,但花一定像人。长恨天地既然创造了美,为什么又要急于毁灭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春光无法永驻。然花落燕归是自然规律,人能有什么办法?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顺应——顺天应时,循规守责;就是记住——让美丽的樱花永远绽放在心间。

  

  

  

   注:文中所配音乐《一世红颜》由著名音乐人李凯稠作曲,著名词作家陈兴玲作词,著名歌手樊桐舟演唱。词曲版权属于合肥市现代生态示范园、长丰县义井乡龙头企业——长丰县美涵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