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次蘧深聊《小巷叫卖声》- 尹小平

狼牙诗词 2021-02-23 07:58 阅读:196

  《小巷叫卖声》

   尹小平

  

   文:尹小平

  

  

  

   我家居住的这条小巷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巷道两旁的楼房飞檐翘角,粉墙黛瓦,连绵不断的屋檐与廊柱衔接,形成了纵横交错的小路巷陌。那或长或短,或宽或窄的巷道就是这些担贩走卒们铁打的营盘。天不亮,他们就一拨接一拨像流动的兵喊叫不停,聒躁异常,像比赛似的吵得鸡犬不宁,一声比一声高,更不管你从事什么工作,也不管你过不过双休日,不把你叫醒决不罢休。

  

  

  

   这些小商小贩走街串巷,卖什么全凭吆喝,从茄子辣椒白菜萝卜西红柿各种时令蔬菜,到麻花米果馒头包子油条各种传统小吃,乃至金戒指玉手镯家用电器都敢卖,甚至修自行车安雨罩的也来凑热闹。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有的像林涛一样豪放,有的如小溪一样舒缓,有的似春风一样轻柔……

  

  

  

   最为可疑的是一位卖豆腐的,不管寒暑无论冬夏,总是第一个早早赶到这里,飞快地骑着破旧的自行车,似乎从天而降,在你的门前或窗后,只高叫一声豆腐——便无影无踪了。他哪里是卖豆腐,分明是赶飞机嘛。等到被卖豆腐的叫卖声喊醒,妇人们匆匆起床后,哪里还寻得到他的人影。不过不用担心,就在你洗漱的当口,叫卖的大部队已来了,他们笑眯眯地坐享卖豆腐吆喝声的成果,从容地做着交易。

  

  

  

   不过也有一种叫卖声颇有诗意,让人怀旧。在我们这里,举凡卖早点的,均不直呼其名,多用一只古老的牛角呜呜地吹,吹走了残梦,吹来了惆怅,直吹得人们远离红尘,空明心澈,直吹得小河潺潺回到了洪荒时代。有时心情不好,真能把人弄哭。不知真相的,很难把这呜呜声与卖早点的联系起来。

  

  

  

   其他的叫卖声,则很难说有什么艺术性了,卖什么就喊什么,只是音色分贝不同而已。有一位卖蔬菜的,想来是位刻板认真脾气暴躁的人,比如他喊:黄瓜辣椒西红柿,这个次序决不允许错的。如果不慎喊颠倒了,他不等喊完就立马纠正过来,我的邻居黄华不知他的脾气,有一天问他有没有马铃暑,他眼一瞪:喊什么有什么不喊什么就没什么!弄得黄华一个大红脸。

  

  

  

   另一个卖菜的叫卖声,虽谈不上艺术性,但颇具特色,是一种进行曲的节奏,如卖茄子就喊茄子茄子!茄子茄子!那天早晨他喊豆角豆角!豆角豆角!在迷迷糊糊之中,梦见一排排高大翠绿的豆角列队向我逼来,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还有一次他卖黄瓜也照此办理:黄瓜黄瓜!黄瓜黄瓜!让人不得要领,都认为他在喊我们邻居黄华呢。

  

  

  

   等到真的晨曦初透云蒸霞蔚时,各种叫卖声早已渐入佳境了。我曾粗略地统计了一下,这些叫卖声至少有百余种,当然还要加上卖煤球的掏茅房的和一些违法的(如股票证券国库券等)。至于其他叫卖声以食品为众,用品次之。有些则属于服务性的,像修车修电视修冰箱修雨伞修门窗以及收酒瓶罐头瓶饮料瓶收杂志报纸收破铜烂铁的。还有一些,像算卦的化缘的招工的,则很难归类了。

  

  

  

   有一种叫卖声更难归类,因为几年来没有人明白他吆喝声的究竟是什么。其实这种喊不清的叫卖声更具叫醒功能。我就曾经三番五次想破解这些谜。一听到这类喊不清楚的,我的脑子立刻清醒了,接着就征询家人,在确知他们也无从判断后,我便心存疑问地冲出门外。只有一次运气好,让我撞个正着,原来是个卖纸马的。临近农历年关,有老人的家庭多数要供香烛天地爷、灶王爷、门神什么的,叫纸马,简称马的,就是一些印成红红绿绿的纸像,贴在木板上或墙壁上的那一种,他们也卖,一般虔诚的人说是请神灵。既请却又要钱,所以很难归类。记得那天已近傍晚,那位的神灵还没有请走几张,便有些沉不住气了,骤然喊到:马的马的,谁要马的!惹得老人们心惊胆颤,怨声载道。

  

  

  

   还有那么几种叫卖声,半吟半唱,有的重于描述性,有的突出招引力,有的强调乡土情,有的意在时代感。有一天早晨,醒来一时分不清梦境还是真实,只听得外面一种奇特的叫卖声,我便循声走过去,原来是个卖猴头菇的,这是一种食用蘑菇,每只三五两重,生长在大山活树的干枝上,藏于枯叶之间,圆润、肥嫩、纯净,满身绒嘟嘟的羽刺,或呈乳黄色,或呈紫红色。不一会儿,就汇聚了很多人讨论了起来,黄华好奇就称了一斤,并说,就象十几年前的西红柿刚到我们这里,没人敢买,红也不是正经红,怕有毒。有的则说,有些蔬菜原本就是野菜或野草,等等。谁知那个卖猴头菇的竟听痴了,声情并茂地吆喝道:山珍海味,猴头为最;送人礼重,待客高贵;上乘佳肴,家宴必备;营养丰富,独有风味;防癌珍品,能把药配。

  

  

  

   当然,像这样生动而具体的叫卖声,腔调差不多,但内容不一样,成为知识性的介绍。卖布料的解说着流行时装的缝裁技术,卖小食的传播着特色风味的烹饪手艺,卖水产的介绍着人工饲养的方法,卖玩具的讲解着如何开发孩子的智力……

  

  

  

   现在我们这条小巷居民区,下岗的人员越来越多,整个白天也叽叽喳喳人流不断,面对这种新趋势,叫卖声也进行了分流,从早晨和午休转移到了上午和下午的正常上班时间,减轻了早晨叫卖的负担。我还没有下岗,且收入不菲,但是我已常常地感到了生活的艰辛,有时也担心自己会不会加入这些叫卖声呢,那时我叫卖什么呢?谁要诗歌散文英译稿呢?渐渐的我也不觉得这些叫卖声刺耳了。有时,遇到下雨天想多睡一会儿,谁知习惯成自然,一有动静,便从睡梦中惊醒,听不到这些叫卖声,让人觉得这世界空寥寥的像是虚幻的。有一次我早早起床后和他们攀谈,问他们现在收入如何,因为这是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了,谁知他们的回答使我惊诧不已:反正比你们上班的挣得多!

  

  

  

   其实,小巷叫卖声,既没有故弄玄虚之词,也没有虚张声势之感,然而随便捕捉几个音节,细细品味,可以触摸历史的轨迹,感受时代的脉搏。

  

  

  

   作者简介

  

  

  

   尹小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协会员,井冈山作协副主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