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再可剖释大树的思绪

狼牙诗词 2021-02-23 07:56 阅读:186

  大树的思绪

  

   文

  王兰军

  

  

  

   和许多孩童一样,我也曾经有过一个梦想,就是亲手种植一棵树苗,并且陪着它慢慢长大,变成那种有巨大树冠,覆盖很广,春天吐浓绿,夏天能遮阳,秋天可躲雨,冬天挡霜雪的参天大树。但是没能实现,不是我没有信心与恒心,而是我们家根本没有机会在一个地方,不变地居住十年以上。

  

  

  

   父亲出身于军人,这是一个随时面临调动的职业,人走家搬乃军队强调的纪律。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小时候随大人在屋前房后种树,虽也精心照料,往往只到不及碗口粗细,家就要搬走,因此,参天大树的希望,只能留给后来的住户了。

  

  

  

   一九七四年四月初,我高中毕业,到农村去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乡的村子处于陇中一个贫困地区,干旱而少雨,黄涂涂的毫无景致可言。但令人可喜的是,村口并排矗立着三棵巨大的榆树,每棵可供三四人环抱,高约数丈,树冠之间交叉缠绕,形成了广袤伞盖状,铺天罩地,令人震奇,我从未见过如此高大的巨树!

  

  

  

   据村民介绍:此树约有二三百年的树龄,在这一带庄户人家的心目中,属于神树地位。我们几个知青,兴奋地围着大树转圈圈,想当然地认为:这里肯定是旧社会地主老财吊打贫苦农民的地方,又是解放后村民开会斗争地主的场所,和书上写的太相像了。果不其然,两天后村上开会欢迎我们,就在这三棵大树下,全体村民围坐在一起,村长发表讲话,我们表示决心;这里俨然就是全村天然的会场。

  

  

  

   村长(当时叫队长)是个复员军人,干活肯出力气,也有见识,巧的是,他也是这三棵大树的继承所有者。那时,我们都跟着队长干活,组成了平田整地突击队,早起晚睡,推车铲土,挥汗如雨,充分体验了农民劳作的苦辛。夏天的时候,劳动间隙,我们就在大树下乘凉,遇到阴天下雨,又成了我们躲雨的好去处,冬天玉雪纷纷,那树下则保存了一块干燥的土地,供我们跺脚去泥。

  

  

  

   这三棵树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太多了。我们常常寻问队长这大树的来历,可惜的是,年代久远无法说清了。当然,它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地主吊打农民,解放以后贫农斗争地主的场所,因此少了很多传奇的故事。然而,这些大树还是在我们心中留下了如神般的深深印痕——它太高大了。

  

  

  

   以后无论劳动再怎么疲累,远远望见耸入蓝天的大树,那浓浓的一团晴空绿云,心情就特别好,辛苦的感觉也不由减轻了许多。有时候到外面去,或去城里,回村子的路上,不管距离多远,只要远远望见那三棵高高的树冠,就有到家的感觉。为此我们都很自豪,凡有人到村里来,那三棵大树就是我们的招牌,迷不了路。

  

  

  

   令人沮丧的是,两年后我和几个插友招工回城,再返村子时,三棵巨树竟遭遇刀斧之灾,被连根砍去,而砍树的正是复员军人的队长!当时我们很生气,像失去了心中的念想一样,不顾一切去找肇事者问理,队长异常平静地说:生活太苦了,家里需要钱。那个年代陇中地区是苦甲天下的穷地,真的是没有办法,钱如命也!我们是含着泪水离开村子的。

  

  

  

   转眼间数十年过去了,那大树的影子仍时时萦绕心头,而庆幸的是,近四十年来陇中的变化,早已使那里的乡亲们过上了衣食丰足的日子。习总书记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试想,如果那三棵巨树有幸生长到今天,沧海桑田,初心不改,仍吐放着浓浓的绿意,那该是多么地令人愉快和幸福的事情啊!

  

  

  

   (2019-1-23)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