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延彬描述【散文风】清明时节忆母亲

狼牙诗词 2021-02-18 08:31 阅读:194

  【散文风】清明时节忆母亲

  

   时值一年春草绿,又是一年清明时。每年的清明前几天,我都会心神不定,思念逝去的亲人,思念早逝的母亲,谋划着回到老家,为逝去的亲人,为母亲的坟头添土,插一支可以用来遮阴凉的柳枝,烧一些纸钱。伴随着网络的发展,移风易俗、文明祭祀、低碳环保已经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标志。今年这个清明前,我和弟弟妹妹一起,梳理了母亲生命中的点点滴滴,写下了对母亲的思念。

  

  

  

   我的母亲是农历1987年8月26日离开我们的。30多年来,对母亲的思念,从未离开过我们的心,经常会出现要是母亲还活着该有多好的想法,也会想象出母亲此时正在做些什么的场景,但这都是在梦里相约。母亲是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虽然不善言表,但是勤劳、淳朴、与人为善;母亲虽然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是她的形象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中;母亲虽然不识文字,但是却用实际行动感染着我们,教我们学会了做人的道理。

  

  

  

   母亲是位很勤劳的人。小时候,我总觉得母亲很泼辣,特别能干,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大集体时代,母亲和父亲一块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记得生产队每年评选劳动模范,母亲和父亲都是榜上有名,大队会发一个搪瓷茶缸或者毛巾作为奖品。晚上,母亲用两只手在织布机上来回穿梭,加工织布,给我们做新衣服。有剩余的时候,还能换回家里需要的生活用品。所以,那个时代虽然贫穷,但是由于母亲的细心操劳,我们并没有吃过太多的苦。1982年开始,农村实现联产承包责任制,母亲更是把心思放到了家里的责任田里。因为父亲经常外出,给周边村子的乡亲们修筑新房、打造家具,所以,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落到了母亲的肩上。连一些男劳力都不敢使的牛,母亲也敢拉到地里,套上笼嘴,犁地耙地。有一次,村里要求每家每户都要给几公里外的沙堰到施庵的公路送礓石,父亲正在给别人家盖房子,母亲就一个人把礓石装到人力拉车上面,让我扶着拉车的车把,她牵牛出捎,终于把礓石送到了目的地,完成了村里分配的任务。虽然我们都累得满头大汗,浑身湿透了,但是心里非常高兴。母亲不仅在地里收拾庄稼,而且回到家里,还要喂牛,做饭,为我们一家老小细心打理生活。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母亲在我二舅的支持下,在家里办起了一个小卖部,经营糖烟酒,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很有收获。善做木工的爷爷,有时候在家里做木工活。需要了,母亲和爷爷一块用大锯解木头。那种场面,也成为了村里一道风景。为了改善居住条件,母亲从结婚到她去世,我家一共操持盖了四次房子,从1973年的两间砖房,到1978年、1980年的6间砖房,再到1986年的3间平房,都在村子里引领着建设的潮流,这都包含了母亲是心血。母亲经常操劳,从不注意休息,结果刚刚过了40岁,就得了重大疾病。由于当时条件限制,母亲41岁就早早离开了我们,成为我们心中永远的痛。

  

  

  

   和所有母亲一样,母亲舐犊情深。在母亲眼里,小时候的我是不喜欢干活的。母亲总会说,人不劳动什么也得不到,也会经常拿村里不干活的人生活非常艰难的例子给我们做比方,让我们看到现实,从心里认识到干活是人生存的根本。虽然母亲的道理不深刻,但却很直白,让我从小就懂得了劳动能够创造财富的道理。我10岁左右的时候,生产队的人还在一块劳动,母亲就要求我和大人们一样,参加集体农业生产劳动。当时一个男劳动力每天记10分,我们因为是学生,队长说给你记5分,我非常高兴。一次,我和大人们一块到地里收割芝麻,因为不小心用镰刀割伤了腿,血流的很多,我的脸都白了。母亲赶快和我一起回到家里,找来草木灰悟到我的伤口上,并让我躺到席子上休息。看着我受伤的样子,母亲心里十分难过,陪着我流了很多的眼泪。

  

  

  

   母亲自己不识字,但是对有文化的人十分敬重,也希望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有文化的人。我刚过完6岁的生日,母亲和父亲就把我送到学校读书,这在当时可是比较小的年龄。上了高中以后,我的英语学习总是不及格,母亲就买了收音机,让我跟着电台的节目学习。记得节目是每个星期天的上午八点半开播,母亲就让我坐在家里跟着广播学习,她自己则要到地里干活。小时候,可能青春年少,也可能因为读了一点书,我有时候说话可能会不接地气。母亲感到不合适了,就会和我说,能吃过天饭,不说过天话;有多少铁,打多少钉,要求我们兄妹三人要仔仔细细,脚踏实地。小时候,我经常流鼻血。母亲总是一边不停地给我擦,一边不停地抹眼泪。到施庵镇上读初中三年级和高中的时候,每到周日的下午,母亲总要早早地做好饭,看着让我多吃一点。对于我不能走进高一级学校学习,母亲没有埋怨,反而更加操心我的未来。听说,她的一位远房表哥会预测前程,母亲就请进家里。当听说我在18岁可以不再种地、有新的生活方式的时候,母亲笑了。结果,因为我对文字的喜爱和执着,19岁,我就被乡政府聘请为通讯报道员兼县统计局农作物产量调查员。虽然是临时工,但是母亲非常高兴,多次和我说,要把工作干好,报答领导的关心。

  

  

  

   母亲理家有方。虽然那个时候物质匮乏,但是母亲总是用自己的智慧,想法把家调理得温馨从容,井井有条。从我记事开始,每年春节,母亲就会杀鸡割肉,大年初一的时候做几个菜,让我们兄妹三人一块,把爷爷奶奶请到家中,坐到主宾的位置,一起吃一顿饭,爷爷和父亲一起喝酒。记得当时村子里好多人家都没有这样的安排。由于母亲和父亲经常这样做,可能也带动了村里其他人家风气的变化,逐渐都有了节日请父母在一块吃饭的习惯。平日里,母亲总是把我们的家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当我们穿着干净的衣服上学的时候,当我们坐在整洁的家里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因为我家居住的地方邻近村寨的河沟,许是劳动的习惯,我记得母亲没有事做的时候,总爱拿一把铁锨,挖土封垫河沟的边。母亲的意思就是让家里的宅子大一点,多栽几棵树,也会多些收入。母亲说,家,都是自己整理的。只要肯下力气,就一定能够越过越好。

  

  

  

   母亲的待人热情,助人为乐,在村里、在亲戚中间,也是挺有名气的。家里来了客人,如果不买肉,就要炒一些鸡蛋,甚至还把鸡蛋埋到碗底,这样能够让客人多吃些。母亲的两位舅舅,都是只有儿子、没有闺女,对他们的外甥女,也就是我的母亲非常喜欢。我的两位舅爷年老的时候,母亲把他们分别接到家里,住个10天半月的,母亲的细致照料,让他们享受到了有女儿的感觉。因为母亲的热情,小时候,我姑舅家的几个表姊妹,每逢星期天,都要到我家里来玩。暑假的时候,更是多住几天。可能父亲经常在外给别人家盖房子,手头稍微宽裕一些的缘故吧,70年代的时候,我们家就有缝纫机。有人需要缝补衣服的时候,就会找到我家,让母亲帮忙。母亲从来都是高兴地帮助。记得有一次,村里有个叫狗的二伯,让母亲给他做了一条新裤子,给我家送来了三个鹅蛋,正好我们兄妹三人,一人一个。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农村形势发生很大变化,村子里盖房子的人家多了,木工、泥瓦匠的用处大了。有人就找到母亲,想让自己家的孩子和我父亲一起学习做木工活。母亲总是很爽快地答应,并和父亲交代,一定要把孩子带好。后来,父亲一个人带了5个徒弟,最后都各有所长。农忙的时候,母亲和村里的乡亲们一块相互帮忙,抢收庄稼,从不偷懒。也正因此,母亲在村里也落下了很好的名声。

  

  

  

   感谢母亲。母亲不仅生养我们,而且育我们成人。可是,母亲早逝,让我们没有能够有一点点的回报,这个终身的遗憾,一直令我们难以忘怀。我一直认为,假如母亲不是疾病的折磨,现在依然还在世上,那我们该是多美的一家人啊。母爱永恒。想念母亲,会永久伴随我们的一生。待我们白发苍苍时,我们依然会想念自己的母亲。这就是人世间血浓于水的那份永远扯不断的母子之情。

  

  

  

   亲爱的母亲,人若有来生,我们还做您的孩子!

  

  

  

   作者简介:胡丰旺,新野县直某单位,从事公文写作30余载,获得锦绣一片;蓦然回首,别有一番洞天;情感乍泄,阳光一样灿烂;拓展视野,生活更加安然;熬制鸡汤,幸福就在眼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