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流浪大师” 到“老右派”

狼牙诗词 2021-02-05 08:34 阅读:178

  从“流浪大师” 到“老右派”

  

   从流浪大师

  

   到老右派

  

  

  

   ——析 孔乙己的做人缺陷

  

   文/刘建新

  

  

  

   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找出那短暂而有风险的生命的意义。

  

   —— 爱因斯坦

  

  

  

   01

  

  

  

   前不久,上海一位博学的流浪汉在网上走红。他讲《左传》《尚书》,金句频出,颇具文采与思辨性,因此,被冠以流浪大师的称号,令人唏嘘!

  

  

  

   网友称:流浪汉沈先生,有人敬佩,有人不喜欢,但凡存在即有道理。’大师’的火不是因为他邋遢的外貌和哗众取宠的行为,而是因为他满腹经纶,谈吐之中是满满的正能量:

  

   ——善始者众,善终者寡。交朋友也是这样,开头交朋友好的要死,真正走到头的没几个。古人没有啰嗦,所以留下一个成语:善始善终。

  

   ——再好的营养不如道德的营养来得好,有道之人长寿。幼儿园不提倡教书,培养他道德,群体精神。

  

   —— 精神富足是我最大的追求,我每天只做两件事,捡垃圾和读书。求名应求万世名,计利当计天下利!

  

   ……

  

   沈先生‘火’的背后,暴露出了人性的贪婪和丑恶,——沈先生多年不见的同学来了;沈先生的单位回应了。——沈先生的‘火’就像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人间百态。

  

  

  

   于是,我便又重新翻读《孔乙己》这篇经典文章,用现社会的做人观审视文中人物的内心深邃。

  

  

  

   02

  

  

  

   与沈先生一样貌似邋里邋遢,衣服破烂打结,披在身上像挂着的鹑鸟尾,蓬头垢面的老右派,是上海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他是怎么被发配到新疆兵团农场劳动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那个特殊年代,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也属于自然。

  

  

  

   老右派没有结婚,年岁40开外,没有人去关心他的名和姓,习惯的叫他老右派。在连队,他自己一个房间,从不和连队的任何人交谈和来往,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只听有群众说,他的工资60多元,比有些团领导的还要高,银行存款6万多(相当于眼下的600多万元),还从来都不乱花一分钱。

  

  

  

   平时,每到食堂开饭,他总是最后一个去,不买米饭买锅巴,因为便宜,同样的饭票买锅巴,开水泡泡可以吃两顿。别人问他,还美其名曰喜欢吃锅巴。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孔乙己),端起锅巴径直回自己的房间。与孔乙己的言行如出一辙。

  

  

  

   他呆的连队离团部有五公里远,一封信贴8分钱邮票,也是自己步行到团部邮局发信,从来不让别人代劳。一次,他侄女结婚来信要借钱,一分钱没借到,还倒贴了8分钱的邮票钱……

  

  

  

   1978年拨乱反正,改正了冤假错案,四类分子也解脱了,老右派又回到了他阔别己久的复旦大学讲堂。他给农场留下来的除了职工们茶余饭后的笑谈,剩下的还是笑谈。

  

  

  

   03

  

  

  

   纵观流浪大师沈巍、新疆兵团老右派、孔乙己这三个人物的一个共性,都是落魄的知识分子。虽然年代、时期不同,但是,知识分子的爱慕虚荣、自命清高,迂腐的特征沒有变。看书、爱书、嗜书如命,贯穿三个人物的一生。其实,落魄的文化人,应该是介于穿长衫的和短衣帮人群之间的一类人罢了。这类人如果肯放下读书人的骄傲,不着长衫,最起码也会混入短衣帮,也不会被穿长衫的看不起,同时也不会被短衣帮嘲笑。然而,他们却要一根筋地往穿长衫的队伍里挤,挤没挤进去,结果受到穿长衫的和短衣帮这两股社会力量的排斥,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柄,还会拿平生五千卷,一字不救饥自嘲。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乃文人之所向。然而,有些文人喜欢孤芳自赏,甚至以自己是个读书人而自命不凡。别人取笑他时,还要用四书五经的所谓圣言为自己辩解。同时,还固守君子固穷"的道德理念,自视清高,甚至清高得不能正确地认清自己。

  

  

  

   孔乙己抱着过时迂腐的观念不放,生活在一个动荡不安却已前进的社会里,难免会显出他的迂腐可笑。孔乙己、老右派、流浪大师皆已成为典型的抱残守缺的形象代表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04

  

  

  

   日前才看过电视剧《都挺好》。大家对《都挺好》的故事情节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我认为都挺好就是都不好,我不能苟同电视剧剧情是正能量。让我看过电视剧后,百感交集,除了起火外还有憎恨。看看苏家的老大苏明哲。

  

  

  

   ——苏明哲上学时是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工作后是一个爱慕虚荣、迂腐、充老大的伪君子。很像他爸苏大强:自私、爱面子、懦弱,对实质性的问题不闻不问、不管不顾,躲避矛盾、推卸责任。这和孔乙己自欺欺人、自命清高、迂腐穷酸的特点没什么两样,让人着实大跌眼睛。新中国的学历教育到了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还能看到活脱脱的高学历孔乙己,不能不让人痛心和反思我们当今社会的教育制度。

  

  

  

   05

  

  

  

   历史上对隐士的三种精神境界描述是:一、看破人生的人,才往往想过隐居的生活。与世无争,所以有人解甲归田。这是小隐。二、隐居在喧闹的市井中,视他人与嘈杂于不闻不见,从而求得心境的宁静,这是中隐。三、在朝为官,面对尘世的污浊、倾轧,勾心斗角却能保持清净幽远的心境,不与世争,不与世浊,悠然自得的生活,这才是归隐的最高境界,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隐士,所以谓之大隐。

  

  

  

   隐居是好还是坏?这要从政治、文化层面看,其中又有主动与被动之分,需要各自去斟酌和理解!当下的社会又会怎么看,则就是另一回事了。

  

  

  

   06

  

  

  

   人的一生中难免不纠葛、失落、孤独、迷茫,甚至惆怅。悲喜夹杂的人生,我们遗失了太多的美好,又有无数次的机缘错落。时光匆匆,情缘深几许?聚散离别两依依。当然,各人有各人的活法,谁也强迫不了谁,特别是当下。孔乙己不入社会群体在外流浪;流浪汉沈先生和家庭成员理念不同出走了,和单位同事格格不入请假长期病休了,以弃世者的冷漠面对着生活,躲在桥洞里自己抑郁去了;老右派没有出走流浪的自由,不得已自己把自己禁锢了起来。一个人生活在社会大家庭里,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太渺小和微不足道了,如果一滴水脱离大海,瞬间就飘渺了。你知道一滴水怎样才不会干么?答案是:把它放到大海里。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一滴水,仅靠自己的力量,总有一天会消失殆尽。只有聚集起来,才能拥有更大的能量和作为: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我们彼此交换,每人便都有了两个思想;你有一个绝活,我有一个绝活,我们彼此交换,每人便都有了两个绝活。马云在很多演讲中说:帮助别人成功,你才能成功。当你能帮助别人的时候,你自然就会做得更好。如果只是一个人拼命,最终赚的还是自己一亩三分地里的辛苦钱。因此说,个人又怎么能脱离社会群体呢,我们毕竟不是生来享受孤独的……

  

  

  

   07

  

  

  

   梦情缘的观点我很赞同:其实人生就是一场得失兼容的过程,回眸看一看,一路走来我们手中抓住的所剩无几,徒留一脸茫然。一路走来,留给自己的除了一个疲惫的身躯,恍若都是匆忙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心若计较,处处是锁扣,心若开阔,满目皆风景。山高路远,需要慢慢欣赏;人生苦甜,需要静心去品尝。走一段路就缩短了一段人生,在有限的光阴里,把握好生命的尺度,将得失化作一滴甘泉,让灵魂清澈透明,也不枉此生。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