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雅】王小燕|黄河岸边

狼牙诗词 2021-02-03 08:07 阅读:184

  【尔雅】王小燕|黄河岸边

  

   王小燕,甘肃礼县人,笔名梦妮。

  

   黄河岸边

  

  

  

   十一点半从兰州陆军总院出来,隔一条马路,就是黄河。此刻的我,不顾冬日严寒,也不顾病体未愈,就想去看看黄河。路边烤红薯小摊,缕缕甜甜香味飘来,勾起食欲。滴水未进的我感觉饥肠辘辘,红瓤软软黏黏,很是暖胃,边吃边走下河堤。

  

  

  

   冬日的黄河边,游人少,很是空旷,只遇到两位老人,一位穿白色太极服的老人随小音箱里舒缓的音乐,打太极拳。另一位老人挥舞着长长的鞭子,打着一枚飞快旋转的陀螺,响亮的鞭哨传出很远。岸边的柳树掉落了叶子,只有枝条在风中摇摆。河堤边拳头大小的鹅卵石被网子包裹,松软的黄土像给黄河围上了围脖。伫立岸边,冬季的黄河水,河水微澜,似乎减少了锐气,平添了几分肃静。风带着冬日特有的寒意,扑面而来,也让一种感动从心底升腾。对于黄河,从书本上就知道她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我们五千年灿烂华夏文明的摇篮。学生时代,跟随在兰州读书的姐姐第一次到兰州,第一次在中山桥留影,在白塔山眺望黄河,从那时起,就喜欢上了黄河。有机会到兰州,如果时间宽裕,总会到黄河岸边溜达。春光里,夜幕下,秋阳里,白塔山上,中山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季节黄河总有她独特的景致。大多时候,看到的黄河都是浊浪滚滚。有游客坐着羊皮筏、快艇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对黄河的印象,向来就是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壶口瀑布的壮观,九曲十八弯的缠绵,浩浩荡荡,汹涌澎湃,一泻千里。而在甘肃兰州,黄河唯一穿城而过的城市,自西向东奔腾不绝。将其夹于南北两山之间,使之成为一个东西向延伸的狭长型城市。它是西北地区重要的工业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历史上,兰州一直是以军事重镇而存在的。一湾静静的黄河水给兰州镶上了一条蜿蜒的金色飘带,古人称这里为金城,取固若金汤之意,颇为妥贴。记得几年前同谷文友去甘南,我们专程去了玛曲天下黄河第一弯。当黄河冲出巴颜客拉山谷之后,一改咆哮千里之势,在阿尼玛卿山和西倾山之间绕了一个443公里的大弯,形成了黄河第一曲——玛曲。站在玛曲的黄河岸边,我们一行十五人失去了喧哗,就连其中的一个小男孩,都安静下来,不像草原上那么激动和兴奋得叽叽喳喳,而是默默无语,看黄河凝重的流淌,那一刻的心情很难表述。它透露出的是一种天地间静穆而自在的气息,它似乎是一种能孕育生命、激发活力、安妥灵魂的气息,也是令人顶礼膜拜的一种气息。黄河在玛曲草原的绵长回转,在高原人的心中却是人们对母亲河的留恋,之后,黄河母亲听到儿女的呼唤,百折回头又进入了高原大地。遂有了天下黄河九曲十八弯的首曲奇观。此刻,我又一次站在她的身边,感受着黄河千百年来练就的特有气息。此刻我眼中的黄河水却没有一丝浑黄,河水微绿,河中央波澜起伏,从远方逶迤飘来,柔柔的波一层层向前推进,清澈轻柔,远远望去,若一条跃动的淡绿色飘带,轻轻地缠绕在祁连山脚,那样温柔,那样飘逸。黄河对岸,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矗立在黄褐色山脚,滔滔黄河水,见证现代与古老相得益彰,此时,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静谧和安详。

  

   远处有无数的水鸟,在空中飞翔,黑色的翅膀,黄色的腹部,白色的项颈,构成了美丽的色彩,它们时而在黄河上空盘旋滑翔,时而俯冲下来,一头扎进水中觅食,像机灵的海燕,清脆的啼鸣此起彼伏,给寂寥的黄河带来生机和趣味。也许,此刻看到黄河,那奔流不息的碧波最能安抚我的心灵,远行的疲惫,岁月的蹉跎,灵魂的茫然,病痛的焦虑,似乎全部融入了静静的大河之中,顿觉身心和灵魂在母亲的抚慰中安宁了下来。面对悠悠黄河,我反观内心,扪心自问,说实话,我的人生经历,虽说不上一帆风顺,但是从小没有吃过苦,受过罪。在父母、兄弟姊妹的呵护下成长,遇到困难时,有亲人、老师、同事、同学、闺蜜,朋友们伸出热情的双手,我真的是很感恩和知足的!但是我本凡夫俗子,生活的名利纷争,琐碎生活的困惑烦恼,时时影响情绪,以至于情郁于中,可是当生命经受考验,才明白除了生死之外,一切都是身外之物。不由得拿出手机,再一次聆听张尊铭老先生分享给我的《乔布斯的醒悟》,优美的旋律,醍醐灌顶的语言,像一股暖流温暖了我的心身,在黄河岸边,静静地感悟,生活中所有的艰难险阻、荣辱得失、恩怨不平,竟然轻盈得像一绺飞散的冷雾,在黄河穿越天地冰霜的宏大气势中,沧海一粟般飞进这流凌的河水中,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沿着黄河风情线,晒着冬日暖阳,向东行走,不经意间就到了黄河母亲雕像处。当地人会从小西湖公园后门出来,过一条马路,就是雕像处,这里游人较多,外地的游客都想与黄河母亲留下美好记忆。黄河母亲雕塑,多少次与我同框,但凡来这里,都要留影,每次同行的人不同,看风景的心情却是依然。她就像是一个地标,代表着黄河蕴育的灿烂文化和精神家园。她安卧兰州,却被每一个炎黄子孙视为故乡的标志。蓦然回首,从第一次看到她,三十多年过去,我从一个花样年华一步步走向中年,她见证了我的人生历程,更见证着金城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黄河母亲永远不老!这是许多游客在黄河母亲雕塑前的感受,也许这就是黄河母亲的魅力所在。不论岁月如何流转,30多年里,唯有她容颜不改。她的整体造型是一位神态娴雅的母亲侧卧黄河岸边,看护着怀抱中的幼儿的情景。她秀发飘拂,神态恬静,满脸充满慈爱温和,端庄的容貌面带微笑,俯视怀着的孩子,目光深远、怜爱,欣喜,意味深长。她身躯颀长匀称,抬头微曲右臂,仰卧于波涛之上,右侧依偎着一个顽皮可爱的男婴,光着身子,圆圆的脑袋,举首憨笑,似乎在倾听母亲讲黄河童话故事。

  

   这尊黄河母亲雕像,是我省著名的女雕塑家何鄂的作品,她从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在雕塑的世界里,与坚硬的沙子打了一辈子交道。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五千年华夏文明的摇篮。何鄂接到雕塑任务后,一次次踏寻黄河源头,感悟滔滔大河发源于莽莽苍苍的青海巴颜克拉山雪峰,跨祁连、越太行,在大山峡谷中穿行,一路奔腾,一路欢歌,最后注入渤海,行程5千公里的气势磅礴和博大情怀,用鲜活而丰富的个性,浸透古风擦拭的躯体,让呵护幼儿的英姿,贤淑文静的品德,演绎一种母性的柔美和男人的阳刚,一部黄河水谣浓缩经典,最终以母亲和男孩组成构图,象征了哺育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不屈不挠的黄河母亲形象,静静地仰卧在时间的岸边,远望的目光穿越千古涛声,默默无语微笑聆听长河从脚下流过。沉默、隐忍、同时又充满澎湃的内在生命力,四十里黄河风情线上,多了一份精彩,蓝天圣洁,阳光温暖,黄河母亲爱的真情写满漂流的翅膀,在金城人的双眸中飞翔。

  

   凉风吹来,胸中升腾起的却是冬日的温暖,半城绿意半城水。闺蜜蓉的电话,打断了我缥缈的思绪,她征询我晚饭想吃什么?她下班后早早准备,叮咛我坐几路公交回家,关切而又温暖,让徜徉在黄河岸畔的我,又收获了别样的感悟和以积极阳光的心态接受生命赠予的一切……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