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诞述说【散文风】独行者和垂钓者

狼牙诗词 2021-02-03 08:07 阅读:141

  【散文风】独行者和垂钓者

  

   我喜欢热闹,熙熙攘攘的街市,如步行街、小吃街、购物街、旅游区等,常让我流连忘返,乐不思蜀;却也很钟情于独处,可以整天不出门,宅在家里接连呆上几天,或做做家务,自制条裙子,整理一下非应季的衣服、鞋子,或者听听歌写写字,更或者打开电脑写一点儿回忆。还会在相应的季节里,一个人去郊区的路边挖野菜,到乡村街头买手工的石磨馒头,也会到一个冷冷清清的湖边,享受着柔风拂面,躺在长椅上小憩,这种静谧的安逸,也是我一直向往的,所以发现自己是一个矛盾体。

  

  

  

   如今,年过不惑之年的我,由于经常伏案而坐,疏于锻炼,身体不知不觉出现了亚健康的症状。爱人为了让我锻炼身体,前几年给我买了台适合懒人锻炼的跑步机,对运动一向是三天热度的我,只跑过几次,就找各种的理由,不再锻炼了。这不,年纪大了,身体健康就出了问题,颈椎不好,身体渐胖,恐有三高的危险。在爱人的一再催促下,我终于下定决心,周一到周五,只要正常下班,就直接去白河边散步。

  

  

  

   所以,在夕阳西下时分,在白河的健康走道上,出现了一位孤寂的独行者。

  

  

  

   从卧龙路东头的起点开始,我沿着肉红色的石粒路,柳枝叠翠,花果伴行,呼吸着白河独有的气息,如置身闲庭,蜗行牛步,向目标出发,戴上耳机,点开酷狗音乐,打开喜欢的流行歌曲,畅听着,欣赏着,慢慢开始了我的所谓锻炼。

  

  

  

   白河岸边,人头攒动,熙来攘往,看着各个年龄段的人在这步道上或快或慢地走着,心情很不一样。当然,独行的人,是要耐得住寂寞的,行人虽然很多,但没有我认识的,一个独来独往的行者徜徉在美景中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正当我心情有点儿放晴之时,忽看到对面走来一位妙龄少女,身着一袭米白色的汉服长裙,A4细腰,肤若美瓷,唇如桃花,一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如姣花照水,似弱柳扶风。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可谓仙气十足,让我一个同性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世间竟有如此美女!真是惊为天人。

  

  

  

   驻足良久,仙女渐行渐远,我才想起自己还要继续前行。

  

  

  

   刚走到一个分叉口,从滨河路上沿着阶梯走下一家四口,一对十岁左右的双胞胎,穿着相同的套装,活性碳印花的卡通西瓜红莫代尔T恤,搭配牛仔五分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牛筋底凉鞋,两人相互追逐,欢快地跑到父母前边。中年的夫妻两人,手拉着手,悠哉悠哉地紧随其后,轻声地说着悄悄话,但两人的目光一直关注着孩子,怕他们摔倒或者有什么闪失,好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呀!假期里,我、爱人和儿子三人经常来这里散步,也是相似的场景。

  

  

  

   路一直延伸,我的所谓锻炼也在继续。正当我到达目的地时,看到停坐在长椅上休憩的一对老人,两人精神矍铄,鹤发童颜。叔叔刚站起来,伸出一只手,拉阿姨起来,估计是休息好了,要继续散步。阿姨可能是腿脚不太好,因为我看到她站起来时,有一条腿颤抖了一下,叔叔马上走近,把拉阿姨的手变成了搀扶,阿姨站立了一会儿,又伸了几下腿,应该感觉着没问题了,就准备开始前行。叔叔还是不太放心,沿着曲径,缓慢地边走边拉着阿姨。

  

  

  

   这个情景让我想到了自己已经七十多岁的父母。我的父亲因为年轻时出力太多,现在落下了腰痛的毛病,严重时会影响一条腿走路。前两年在柳州时出现过一次,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才医治好。在重庆这两年,父亲的这个老毛病前一段时间又犯了,但父母一直不告诉我,只给我说治疗结束,没有问题了,可以正常走路,不用担心。他们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不安,因为在柳州那次父亲的腰腿痛其实很严重,但就是不让弟弟告诉我们,父母怕我们担心,就一直隐瞒。老大那段时间刚好去看望他们才知道真相,所以这次,当父亲在一个早上误打了我的电话,敏锐的第六感让我嗅到了异常,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才知道父亲的腰腿痛又犯了,真的很不放心,所以决定下个月去重庆探望。

  

  

  

   思绪被眼前的美景拉回,经过下午毛毛细雨的浸渍和洗礼,白河岸边的葱绿更加浓艳,烟云佳画,令人心旷神怡。我一路随着人流向前走,同行者众多,但因为都是陌路,所以我还是一个独行者。当我返程时,为了观看白河不同的景色,体验不同的心情,我特意沿着河边散步。这不,让我近距离看到了河边的独特风景--一排的垂钓者。

  

  

  

   有年老的长者,有沉稳的中年人,还有帅气的小伙子,几乎全是坐在小凳上,旁边支了几米长的钓杆,大包小包地放在旁边,一想就知道里面装的是鱼饵之类的。每一个人后面都有一个塑料桶,当然是为了放钓上来的鱼儿。垂钓者全都是一个表情,严肃凝重,双目直视水面,旁边也不乏立着如我一样的观赏者。

  

  

  

   再往前走,一个拐角处,我却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风景。一个独钓者,坐在一张小靠背椅子上,穿了一件白色T恤短衫,胳膊上戴了一双淡蓝色冰袖,一条黑色的运动七分裤,头上顶着一个橘红色的遮阳帽,从小腿被晒成的香蜜色可以看出,他应该是经常来河边钓鱼。黑色的钓鱼竿有五六米长的样子,能看到一个荧光绿色的鱼漂在河面不远处,在湖绿色河水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我特意放慢脚步,蹑手蹑脚地迂回到垂钓者的后面,恐影响到他,更怕惊扰了快上钩的鱼儿。当我离他还有几步时,他以敏锐的听力觉察到有人侵入他的领地了,马上扭头,向我示意停止向前,并小声地说:

  

  

  

   鱼儿快要上钩了,小点儿声。经他这样一说,我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屏气凝神,和他一起盯着那个色彩鲜艳的鱼漂。突然,我发现浮漂动了几下,接着水面翻起了浪花,心想,一定是有鱼上钩了。我还激动得想要告诉垂钓着,谁知他稳了稳情绪,眼疾手快的迅速抬起鱼竿,哇!原来是双钩,只见有两条都是一斤左右的鲫鱼活蹦乱跳地挂在鱼钩上。垂钓者不慌不慢地拉着钓竿,我就走近些,想观看被钓上来的鱼儿,顺便还把放得稍远的那个装了三四条鱼的小桶帮他提到跟前,他看到了,就对我说:

  

  

  

   见者有份,我今天钓的鱼够吃了,这两条送你。垂钓者说得很轻松很真诚,

  

  

  

   什么?我不要。对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我不可能收人家的东西。

  

  

  

   别人都是向我讨要的,我给你竟然还不要?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

  

  

  

   是你辛苦钓上来的,我为什么要?这人怎么回事?我做人可是有底线的好不好?

  

  

  

   你这人还真是特别,这样吧!你若不要,我只有放生了。他看到我的坚持,只得妥协,

  

  

  

   你辛苦钓上来的为什么还要放生?对于他的这一决定我有点儿不明白,即使我不要,他可以送其它人呀!毕竟能钓到鱼也不太容易。

  

  

  

   有什么辛苦的,我乐在其中,今天钓的多,吃不完,把它们放了,以后再钓。

  

  

  

   我听他这样说,感觉着怎么还有这种操作?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好不容易钓上来的鱼又把它放生了,真不明白垂钓者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像他自己说的只是享受垂钓过程的乐趣?不过,他这种知足的心态还是值得让人敬仰的。最后,他放生时还用眼神让我确定要还是不要,我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他就直接把两条鱼放入河中。我当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当下还有这样的人,确实太少了。扭头看到夕阳西下,余辉暗红,天色不早了,于是,我向他道别后又踏上了归途。

  

  

  

   离健康跑道的起点越来越近了,我在擦肩接踵的人群中回头望,那个垂钓者已经和美如画的白河融为一体了,而我,还是一个再热闹的地方也安放不下的独行者,如今人至中年,当喜乐、健康、知足,是也!

  

  

  

   作者简介:凌空雨路,本名姬丽花,1978年生于许昌襄城县,现居住河南南阳,喜欢书画、小说、散文、服装设计和手工,爱与朋友分享生活中的喜悦与智慧,曾兼任某港企内部报刊的撰稿人和编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