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雨

狼牙诗词 2021-02-03 08:06 阅读:102

  迟来的雨

  

   在一个闷热了几天后的夜里,雨在人们已经低迷盼望里,还是来了。人们好像已经不是热切地欢迎,因为耕种的最佳时节已经过去——就像两个大龄男女的婚姻,虽然也证明了真挚的爱情,但气氛总是不那样的喜庆了。

  

  

  

   这雨也解人情,下得是那么的沉寂,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狂风肆虐——你们欢迎,我也来了;你们不欢迎,我也来了;我来了,总比不来强。草木需要我滋润;禽兽需要我渴饮;虫鱼需我解救;河流需要我充满;道路需要我冲刷;人们需要我振奋;庄稼嘛,农民自己看着办吧。

  

  

  

   在这都市的深夜,躺在床上,静静地听雨。努力地回忆它与村子里的雨的不同,城市的雨,闻不到尘土气和雨水气,更闻不到庄稼以及草木在雨水中畅饮的气息。哗哗的像是瀑布狂泄,漫天彻地地覆盖了世界。雨水敲打着防盗窗栏杆和空调压缩机,叮叮咚咚地响。楼下小区里雨水已经汇流,往排水管道里奔涌。从窗户望出去,看到城市里零星的霓虹闪烁,移动着的灯光是过往赶路的车俩,雨声掩盖了车鸣,以及一切的人声和动静。

  

  

  

   县城不远处的几个村落,有依然在老家坚守着的父亲母亲、我的族人和我的父老乡亲,还有邻村的姥姥家、两个舅舅家,姑母家。我想,他们此刻,正在盘算着明天天晴以后的活计:买多少种子化肥,抢种些什么;哪些农具机械得修理一下;明早尽快与出租播种机的人联系,家里哪块地可以种什么……尤其是我的一辈子勤劳节俭的姑母,虽然已经是满头白发,但她和我的姑父还坚持喂养着牛,不但养牛犊卖钱,而且还坚持用人耕牛犁的方式耕种。姑母一定在想,下了雨,就一定有希望,就有一定收获。

  

  

  

   生我养我的村庄,正在奋力地吸收着雨水。我家房顶的红瓦,一定早已喝饱,雨水在房檐形成水帘,冲刷着我家的台阶。我家院里的冬枣树,在雨水里畅快淋漓,绿叶青翠,新芽欲吐;我家的石榴树,正在开花,花蕾带雨,准备明早迎着晴天的朝阳绽放;母亲种的鸡冠花和马莲花,在雨里尽情滋润,享用这迟来的甘霖。雨水在我家院里汇集,形成水流,顺着阳沟流出,在我家门前的大道上与东邻西舍的雨水集合,向西奔流,逐渐地与全村子的雨水汇合,进入我村向北的排水沟,奔涌成河,在这漆黑的雨夜,一直向北,走过有着古老地名的五斗、六斗、松树林子,过一趟沟、八斗,进入五一之沟,再向东流去,流经沿途的各个村落,跨过县域,长途奔袭,入了汪洋的渤海……再想下去,觉得睡意朦胧,枕边人却在窗外的雨声中醒来,拍拍我说:哎,下雨了!

  

  

  

   嗯,下雨了。我回答说。

  

  

  

   作者简介:田志猛,1979年生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