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情人节,我们谈谈爱情和人生

狼牙诗词 2021-01-30 08:54 阅读:199

  白色情人节,我们谈谈爱情和人生

  

   原创 丁忆坤

  

  

  

   01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应该写一篇跟爱情相关的短文。刚巧前几天看完了沈从文老先生的自传,他在书中写了很多湘西地区民国时期的往事。其中有一个故事让我印象很深刻,我想分享给大家。

  

  

  

   一个商会会长年纪极轻的女儿,得病死去埋葬后,当夜便被本街一个卖豆腐的年轻男子,从坟墓里挖出,背到山洞中去睡了三天,方又送回坟墓去。

  

  

  

   到后来这事为人发觉时,这打豆腐的男子,便押解过我们衙门来,随即就地正法了。

  

  

  

   临刑稍前一时,他头脑还清清楚楚,毫不胡涂,也不嚷吃嚷喝,也不乱骂,只沉默的注意到自己一只受伤的脚踝。

  

  

  

   我问他:脚被谁打伤的?

  

  

  

   我又问他:为什么你做这件事?

  

  

  

   他依然微笑,向我望了一眼,好像当我是个小孩子,不会明白什么是爱的神气,不理会我,但过了一会,又自言自语的轻轻的说:美得很,美得很。

  

  

  

   另一个兵士就说:疯子,要杀你了,你怕不怕?

  

  

  

   他就说:这有什么可怕的。你怕死吗?

  

  

  

   那兵士被反问后有点害羞了,就大声恐吓他说:癫狗肏的,你不怕死吗?等一会儿就要杀你这癫子的头!

  

  

  

   那男子于是又柔弱的笑笑,便不作声了。那微笑好像在说:不知道谁是癫子。

  

  

  

   我记得这个微笑,十余年来在我印象中还异常明朗。

  

  

  

   02

  

  

  

   这个故事惊世骇俗又很感人。

  

  

  

   我们不知道这个男子以前和这个小姐有没有过交集,也许他只远远地见过她几次,就此倾心。

  

  

  

   她早早离世是个悲剧,却也给了他一个接近她的机会。

  

  

  

   为此他愿意付出生命。

  

  

  

   刚看完时我很感动,并没有从道德方面来评价这个人的行为,毕竟我们都曾年轻过,都曾为爱痴狂过。

  

  

  

   人近中年已经认识到生活中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别的东西,比如责任和理想。

  

  

  

   经历过二十几岁时的迷惘和慌张,我决心过一种以理性为指导的生活,在生活中对人对事尽量不要情绪化。

  

  

  

   2020年注定不会很平静,每天都有很多的信息传进你的耳朵里。现在人们习惯在手机上看文章,我也看了很多。有时对一个事情的看法,觉得和很多作者的观点不同,就决定自己写。

  

  

  

   最近的几篇文章都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我尽量想写的理性客观,还是不免带着偏见。

  

  

  

   每个人都带着他成长的烙印,原本以为人们只会在价值判断上存在差别,现在看来关于事实,很多人的观点也难以统一。

  

  

  

   我不想说服任何人,只想理清自己的思绪,并分享给他人,期待能找到同频之人。那天看到两个原本安静的大群因为我的文章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让我有点诧异。

  

  

  

   毕竟一个是研究生群,大家都在同一top学校学习过,不论学识、理性、逻辑都应该高于平均水平;另一个是高中同学群,彼此成长环境相似。

  

  

  

   我发现,决定我们观点的更多是立场无关事实,理性平和的探讨很难进行下去,各自保留观点并尊重别人的选择吧。

  

  

  

   我只能要求自己以后写文章前要做更多的功课,对自己对读者都负责,毕竟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

  

  

  

   如果一篇文章言之有理,文字、逻辑都挑不出大毛病,即使它的观点和我的不同,也能让我有所增益。

  

  

  

   这个世界在我来之前已经存在了很多年,这个世界除了我以外还有亿万鲜活的生命和有趣的灵魂。

  

  

  

   渺小的我又能知道多少呢?

  

  

  

   抱着更开放的心态,从书本这本小书和世界这本大书中多学习。

  

  

  

   03

  

  

  

   回到那篇引起争议的文章,我在思考我为什么会这么写?

  

  

  

   第一, 我不认为人类的知识和工具已经足以防治传染病。科技在进步,病毒也在进化,这场斗争还远远谈不上结束。所以我不想过多指责决策者的失误,我觉得人有局限性,不光是知识、思维能力,还有性格中的傲慢和自大。

  

  

  

   所以我在等待一份最终的调查报告,而不是靠着网上的零散信息就急着下结论。

  

  

  

   第二, 从我本身的性格来说,遇到不幸,我不喜欢一直抱怨别人、社会、政府。人是社会动物,很多个体组成了这个社会,我自己给自己在生活中的评分也就70分,我承认自己也犯过很多错误,所幸位卑言轻没有造成太坏的结果。

  

  

  

   那我怎么能要求别人,还是社会能达到80或者100分呢?

  

  

  

   第三,我本身是个比较乐观的人,不喜欢纠缠在过去。生活给我的一切我都坦然接受。

  

  

  

   『我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方法,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目的。世间少我一个,多我一个,或者我时而幸运,时而遭受灾祸,我以为这都无伤天地之和。』

  

  

  

   所以一个人可以抱怨一次两次,抱怨得多了,我会不太喜欢。所以方方的文章没太大问题,只是我不想再看了。

  

  

  

   别人的观点和我不同,自有他的原因。

  

  

  

   另外我自以为已经把观点写明白了,但读者还是有可能误解我的意思,或者他只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信息,这是每个写作者的悲哀。

  

  

  

   决定把文章公开就要接受这种可能性,不论是方方这种大作家还是我这种写作爱好者都要面对同样的困境。

  

  

  

   04

  

  

  

   在同样文化背景下长大的我们,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尚且存在问题,那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呢?

  

  

  

   围绕新冠就发生了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西方媒体说我们封城是破坏人权,打压自由,现在我们看他们又何尝不像在看闹剧。

  

  

  

   在病毒面前,个人自由得为公共利益让步,这在我们的文化背景下是很自然的事情。西方很多国家在这一点上却很难达成共识,行动迟缓。

  

  

  

   现在国内的形势已经好转了,国外却一天天变得严重,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最终所有的危机都会过去,前提是我们都是幸存者,我们的国家也在危机过后变得更加强大,而不是在各种立场和利益面前四分五裂。

  

  

  

   我为什么要写这些文章呢,只是想维护这份来之不易的安稳生活。

  

  

  

   疫情可能导致经济危机,经济危机会导致社会危机,然后是政治危机。我不想看到后面的这一切,所以现在我不想写太多矛盾,只想写团结,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想法。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