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悠然亭记

狼牙诗词 2021-01-30 08:54 阅读:155

  【散文风】悠然亭记

  

   滨白河东岸修建的新野白河湿地公园里有两个凉亭。北亭在北边大门内的北边的假山山顶。在大堤之外,或者进园之后,都可以远远望见。如果到亭中静坐,如浮半空,西边悠悠白河的平湖风光,和东边县城的街道楼房,尽可眺望。只不过心情虽然敞亮,却比不上南亭坐着超脱。

  

  

  

   南亭就是悠然亭。位于南边大门的北边。然而,不同的是,即便我们走进大门,继续向前走,越过圆形大花坛,缓步走下阶梯,站到健身广场里,游目四望,南边是郁郁青青的桃园;西边是垂柳半掩的白河平湖,北边是香樟、垂柳以及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绿树,仍旧是望不见悠然亭的。

  

  

  

   一般来公园游玩的人,进了园,就被眼前的平湖秀水俘获,心不由己地向前走,止于湖畔的柳荫下,坐在光滑的围湖水泥长凳上,陶醉于湖光天色之中了。不会记得,也不会在意有没有一个悠然亭。坐在湖边,已经是在悠闲身心了啊!我也是这样,三年多的时间,在公园里转悠了不下一百次,或漫步、或闲坐、或赏花,自以为转遍了公园的角角落落,熟悉了公园的每一处美妙:北园的月季、假山、大广场,中园的郁金香、碧桃、榆叶梅、健身苑;南园的桃园、体育场、薰衣草,无不被手机纳入到了相册。可是,在今天,在2019年的中秋节,我还是发现了奇妙的悠然亭。

  

  

  

   沿垂柳罩荫的湖边小路向北走,被湖光俘虏的双眼,很难向右回望。近百米宽的坡堤上,满是杂草绿树,这里原是大片大片的彩带似的郁金香,现在荒芜了,空旷了。即使中间还有一条平坦的小路,那也是留给观赏郁金香的香径,现在没有游人。游人呢?要么沿滨湖小路赏湖;要么选择更外边的大堤根处又宽又直又平的大路,加快回家的步履。空寂,坡上空寂,连带坡上的观景路也空寂了。然而,就在曲曲弯弯的观景路的右边的低洼处,竟然静静地等着一个小亭。

  

  

  

   这就是悠然亭。

  

  

  

   我是被这个亭子上面的匾额上名字抓住眼睛的。今年春天,和去年春天,以及前年春天,我在人堆里看郁金香的时候,不止一次在这里停留过。那时候,亭内亭外,都是人潮涌动,既没有看到亭子上的匾额,也没有悠然的心境。有的只是喧闹、热烈、亢奋。今天,被如此诗意的名字蛰了一下,不知不觉地,竟然踱到了亭子里,面西背东地坐了下来。

  

  

  

   和北亭一样,悠然亭也是木结构的四角方形亭,亭子内外全漆成了与周围亮丽风景相反的暗褐色。柔和的四面木椅,让人看着就想坐下来,坐下就向后靠住了椅背,翘起了二郎腿,心情就完全放松下来。

  

  

  

   小亭的位置低,正好使坐在亭中的我的目光,从滨湖小路边的垂柳的绿丝条下,眺望到全部的湖面,视野更辽阔了。如镜似的的湖面,映出对岸的柳堤,和蓝天上的流云,使曳着我心境的目光,不止向远方展开,也给引向了高天和深水。湖里沙洲片片,全覆满了绿草,几只白鹭在青草间出没。偶有一只展翅起飞,从一片绿洲飞向另一片绿洲。水里的鱼儿不知游到了何处,竟无一只在水面上画圆,也不见钓鱼人的影子。莫非中秋节日,都回家团聚了吗?环顾四周,全是绿树青草。中秋虽至,各种树冠仍旧蓊蓊郁郁的,并无一片黄叶飘落。已结草籽的杂草,正在灌浆,叶老茎直,也无一丝枯萎衰败迹象。而身后,幽幽的树冠和远处的高堤,把喧闹的县城挡在了目光之外,也挡在了听力之外。静坐亭中,仿佛沉落深潭之底,进入洞天之世。

  

  

  

   悠然啊,不需要凉爽的秋风洗涤,心情也像湖水一样平静,也像绿叶一样青翠。眼里的净,耳里的净,心里的净,仿佛使人变了形,散了架,入了梦。

  

  

  

   哦,令人悠然的悠然亭!

  

  

  

   作者简介:马富海,新野一教师爱好旅游,钓鱼,看书,作文,吟诗,独坐,睡懒觉。床上日月长,梦里天地广。视睡好觉是重要的事,别的无所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