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从浅论白衣天使

狼牙诗词 2021-01-28 08:15 阅读:53

  白衣天使

  

   文|王宝彦

  

  

  

   白衣天使

  

  

  

   留在儿童最深的记忆很多很多,最忘不了的人也有许多许多,但是最不能忘记的一个人,不是亲属,不是发小,就是一个平凡美丽一位白衣天使,她个子高高的,大眼睛,梳着长辫子,白白的面孔挂着微笑,她就是平安卫生院工作的陈大夫。

  

   那是我在小学五年级时,有一天我感冒发烧,自己在家休息。父母都出去劳动,哥哥妹妹也去上学,家里没人了。自己坚持到下午,感觉实在挺不住了,就自己去卫生院打针,当时就阴天了,还没下雨。

  

   卫生院打针得先挂号,再找大夫看病,开药方,到收款室交钱,然后才能到注射室打针。给我看病的是一位女大夫,她看我一个小孩自己来看病,就非常同情和关心,态度温和,先量体温,一会掏出体温计,一看吓了一跳,高烧39度多,赶紧开药方,领着我去打针,并且陪着打完针。

  

   这时就下起了大雨,天空乌云密布,雷声不断。她就问我家住在那里,我说离卫生院不远,住在铁木社前院,她说我送你回家吧,我说不用了,她说你等一会,我去借一把伞,我送你回家。就在那个年代,就在那个时候,就在那种环境下,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大夫,一位与己毫无责任的人,竟然顶风冒雨,不顾一切送小患者我回家了。

  

   在风雨中艰难的行走十分钟左右到家了,虽然打伞,我们两个人也被雨淋得湿透。

  

   我的父母也回家了,陈大夫简单把我的病情介绍一下,提出治疗建意,最后严厉批评父母不关心孩子的行为后,赶紧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我的父母不是不关心爱护我们,当时家孩子多,生活困苦,父母把精力全部都投到劳作上了,一个小孩子小感冒还能有什么大事,吃片药就好了,他们也没想到我的病会发展这么快,这么严重。我不怪父母,只怪自己体质太差了。

  

   送走陈大夫,我望着她的背影,大声喊一声,谢谢陈阿姨!是的必须得谢谢陈大夫,像这样的好人有多少?像这样对患者负责的大夫有多少?像这样的人能在风雨中送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回家有多少?

  

   后来父母到卫生院看望陈大夫,再后来陈大夫调走了,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时常想她,时隔数年找不到她了,但是陈大夫给我测体温,陪我打针,冒雨送我的镜头仍然存在我的记忆中,陈大夫的恩情永远不能忘记,陈大夫好人一生平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