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舜举疏解陈晓莉:大红灯笼高高挂

狼牙诗词 2021-01-28 08:15 阅读:57

  陈晓莉:大红灯笼高高挂

  

   红光灯影映照在大地上,给人们带来生机繁荣的景象。

  

  

  

   无数次仰望高高悬挂的灯笼,总感觉灯笼不仅给人无限遐想和向往,还蕴藏着历史记忆的长河。这条长河有艰难曲折的拼搏,有砥砺前行的奋进,更有不屈不挠的精神。正因为有了这些多元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才能在逆境中迎刃而上,强大富饶。

  

  

  

   众所周知,灯笼寓意喜庆祥和。西汉时期,灯笼制作工艺就已被古人先贤娴熟掌握,削剥出的弹性竹篾,经过打孔、凹槽、穿线、捆绑、固定等程序,灯笼骨架便呈现出来。再沿骨架裱糊上纸,阴干后,书写、绘画或剪裁粘贴人物、花鸟、八仙过海、福禄寿三星等吉祥字样图案。一个具有喜庆色彩的灯笼便大功告成。

  

  

  

   看似简单的制作工艺,却孕育着中国千万年来的智慧。

  

  

  

   单从制作中的手工技巧来说,难以想象在一个没有精准器械的时代,仅凭手、眼和简单工具,钻出相同大小的孔,打出深浅一样的槽以及同样形状的竹篾。配上精美灵动的绘画剪裁图案,那样的构思和设计,那么巧妙与灯笼相结合,令人敬佩与感慨。更别说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已从远古时期用以其灯笼制作中,足以证明灯笼不是仅供观赏或照明的单一灯具,而是融入了古人先贤不懈追求、勇于探索、坚韧不拔的精神。

  

  

  

   精神,一个无法估量的境界。

  

  

  

   精神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每一位华夏儿女心中熊熊燃烧。戚继光、邓世昌、杨靖宇、赵一曼、马本斋…那些用鲜血和生命保家卫国的英勇战士,将大地洇染得勃勃生机。

  

  

  

   历史的长河汇集成强大洪流,越过山川平原,经过无数锤炼与奔腾,变得宽广雄伟,气势恢宏。延续至今的灯笼制作,材质已由竹条变为钢条,绳索变为铁丝,纸变为绸缎,繁琐的制作工艺也由人工变为机械。

  

  

  

   可无论沧海桑田,岁月变迁,灯笼所被赋予的精神依然昭示着整个民族欣欣向荣的崛起。

  

  

  

   灯笼的展示,也是时代的展示。满街高挂的灯笼,已经不仅是佳节喜庆的象征,还成为一个国家富强繁荣的标示。灯笼高挂,通火光明,火光映照出人们的笑脸和无忧的情绪,骤然一阵微风吹过,那灯笼摇曳的身姿,也让人不由回眸一笑,心情舒畅。

  

  

  

   我们在越来越优越的生活中,体验到时代飞速的步伐。

  

  

  

   移动互联网、5G通信、云计算机、深空探测、海洋探索、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进入太空等前沿科技领域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高架桥梁纵横交贯,轨道交通快速发展,国产大客机首飞成功,55公里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一个个惊世力作从遥不可及的想象中,出现了现实里。

  

  

  

   民间素有新春佳节挂灯笼的习俗,说起挂灯笼的由来,众说纷纭。

  

  

  

   ——相传,中国古时候有一种叫年的怪兽,每到除夕才爬上岸,吞食牲畜伤害人命。为驱赶年,家家户户挂灯笼,从此就流传下来。

  

  

  

   ——灯笼的正红色是朱砂的颜色,而朱砂是风水上讲去邪挡煞效力极强的宝物,所以自古逢年过节,就有在大门上挂红色灯笼的传统。

  

  

  

   ——因灯与丁读音相近,意味着人丁兴旺。所以挂灯笼用以祈求生子,薪火相传。

  

  

  

   这些浓郁色彩的由来,立意深远。而我更愿意把挂灯笼的由来与指引回家道路的灯火有关。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尽管王维的这首《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是描写重阳节思念亲人的心情,但对于中国人来讲,无论何时,思亲之情是永远不会变的。那些常年在外求学、务工的人员,何尝不希望一直陪伴在父母亲人身边尽孝尽责,可社会的迅速发展,已经让人无法兼顾,每当皎洁月色盈满床头时,心就默默飞向远方的故乡。

  

  

  

   存积一年多的思乡之情,从春运开始便释放出来,火车、汽车、轮船…各类交通工具往返穿梭。每一个人都急切盼望回家团圆。

  

  

  

   记得十五岁那年,我离开家乡在外求学,陌生的城市和环境,令人油然感到无法融入的惆怅。时值青春年少,内心多有温暖与关怀的需求。那时,通讯联系局限在一张盖有邮戳的信件上,所有的思念之情,只能通过信签纸上的一个个文字表达出来。信件爬山越岭大约一星期到达家人手中,而我望穿双眼收到家人宽慰回信时,已是半月过后。时间成为考验人耐心的方式。

  

  

  

   有一年,因为全国大赛临近,学校决定春节期间参赛人员不放假。无法回家的我眼泪婆娑,只能从悬挂高空的灯笼里,勾画出家乡的一草一木,以及家人熟悉的身影。

  

  

  

   随着时间的推移,灯笼已从东方照耀至西方,柏林顿宫、萨默塞特郡议院、香榭里舍大街…甚至在高高的埃菲尔铁塔上,一个个灯笼如烈火般绽放。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巷陌风光纵赏时,笼纱未出马先嘶锦里开芳宴,兰缸艳早年。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与灯笼有关的古典诗词,早已浸透在民族文化之中。绚丽灯笼高挂西方建筑上,显得圣神而庄重。我们无不惊叹民族文化给世界带来的异彩。

  

  

  

   不久前,儿子因工作奔波于世界各地,参加各国举办的世界学术交流活动。当儿子在异国他乡,看见一盏盏红彤似火的灯笼时,他说:思念故乡,因为我的根在中国。

  

  

  

   是的,这个延续千年的照明灯具,已经不再单一指向喜庆色彩,它代表着一个不屈不挠的民族,更是指引回家道路的灯火。黑夜掩盖不住光亮,高高悬挂的灯笼照耀着前方,散发出璀璨光芒。

  

  

  

   陈晓莉笔名添翼。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