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秋韵

狼牙诗词 2021-01-28 08:14 阅读:160

  【散文风】秋韵

  

   相对于春天的几经蓄势,春光渐浓,今年的这个秋天来得太突然,连夏季也还没有来得及意兴阑珊。我更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已经如几个世纪前就来了般的驻足在我心里,在那里激起阵阵涟漪。

  

  

  

   西风烈,满林的银杏一夜间都收藏起青翠的活力,庄严高雅的黄色尽涂优雅的叶子上。叶子,还没有欣赏完自己一身的雍容,旋即在烈烈风中和银灰色的茎节做一吻不舍的永别,翩翩抖落。园子里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黄蝶纷飞春天。

  

  

  

   蝶飞的秋天,不是春天,她怎愿意和春天朋党呢?她的心里总自唱自话:春天给你的总是熏熏的醉,在那个离秋很远的季节,乱花、浅草、柳絮、杨花、归燕、丝雨,都令人如饮了酒一般,心里会按捺不住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春是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和成熟烂漫的美少女,总是清爽的脱去臃肿的冬衣,过早把风韵露在青涩里。春毫无含蓄。

  

  

  

   而秋,是明净,是疏朗,是柔纯,是守原则而无呆板。那一袭长衫的伟男子不就是秋色中颀长的树吧?你看,诗人也不禁吟到无边落木萧萧下呵,明明是落叶萧萧,却吟作落木,谁都懂其中的情韵。

  

  

  

   也许有人说秋不是伟男子,秋是憨少妇。她发髻高绾,眉如远山,明眸善睐,臻首玉颈,红装裹体,素裙荡漾。一步一颦风韵溢香,顾盼间总使人砰然忘忧。是吧,只有岁月的积淀和爱的攒聚才能及风韵之所致。

  

  

  

   晚秋的风景最美,拉丁谚语总是简单而准确。晚秋的风景是点点滴滴的沉积。

  

  

  

   文人墨客写春的作品不少,草色遥看近却无总带着些怅惘,乱花渐欲迷人眼常暗含的是迷茫,千朵万朵压枝低往往掩藏着沉疴,乱红飞过秋千去读来总还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的若逝。和他们相比,我似乎更爱秋天。荷尽已无擎雨盖,虽然凋残,却也孤傲;晴空一鹤排云上虽然寂寞,却也开阔;删繁就简三秋树在剔除的同时伴有的是简约和明理!

  

  

  

   文人终归是文人,文人的人格总是那样的独特!

  

  

  

   当一切经过春的欣欣,夏的烈烈,在秋季来临时,风景和眸子都沉淀成一种静态的、明丽的像玻璃一样的东西。于是,天,因为这层玻璃更蓝、更净;水,因为这层玻璃更清碧;山,因为这层玻璃更淡远;云,因为这层玻璃更轻灵;人,因为这层玻璃更滋润;日子,也因为这层玻璃更博大和美丽;季节,因为这层玻璃而收获。

  

  

  

   秋的果实总是傲然枝头,你或者乘车或者闲逛,总是在深深地庭院的枝头,会发现挑起的几枚红果,果实饱满,色泽浓艳,远远一望,涎水横肆。

  

  

  

   秋天的小动物们总是把自己养得肥肥的,野兔没事总弹弄着肥腿在地里撒欢,锦鸡总是把艳丽的羽毛摸得油光,连狗也秋毫初长,在凉气里绝不打半个喷嚏。

  

  

  

   那些高吟悲哉秋之为气的人,恐怕只是看到了秋的形,忽略了秋的神吧?不是吗?远瞻和穿透才是高境界的人的目光。

  

  

  

   秋天的云,不要了夏云的浓厚和虚空,也不同于冬天的云的惨淡和恣意。她是偌大的蓝色的琴床,性灵的人可以弹奏出曼妙的音律,从从容容,淡淡定定。云和韵为秋雁掠影,为斜阳唱晚。有时候,云层叠叠,却不沉重;云层漾漾,却不汹涌。只是仿佛谁投下一颗石子在平静的蓝丝面湖中,蓝色便荡漾成一圈一圈的。湖水也伸个懒腰,把观赏者的心湖撑得满满。好一个投石惊破水底天!

  

  

  

   秋云逐月的夜晚更具魅力。如在海边,脚下海浪逐沙,头顶圆月金黄,星稀如撒,轻风撩过几缕丝云,人走月行,明月就会在人月的凝视中羞涩地如心脏滑滑地跳动起来,那是不是初恋的佳人眼神中的爱意?

  

  

  

   我爱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