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风抚过的夏天

狼牙诗词 2021-01-27 08:58 阅读:155

  被风抚过的夏天

  

   文/李胭

   一

   说起季节,未免吃惊,怎么一晃眼间,便又到了霜叶飘零的秋天?然我放飞于盛夏的欢欣,却迟迟未肯返魂而归。

   不禁猜想,难不成它,仍留恋在繁花烂漫红砖碧瓦的青绿与暖色里,描摹我彼时的胭脂桃红么?

   抑或已是,记忆穿过冰冷的繁荣,回归到了最初寂静的恬安?

   习习凉风,携着雨后冷冽,穿窗而达,犹似一句带有如果的句子,让我追思,让我回味。

   轻枕这般烟水记忆,重温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心底,难免就有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澎湃与无力。

   或许,凡间故事,大抵都是有着相同的过程和结局:无痕时了解,有痕时分离。而待朝来夕去,季节嬗递,湛湛光阴下的旧衣旧爱,你欲追踪,不料早经大浪淘尽,下落不明。

   二

   认识A君,不算偶然,但绝对意外。

   因我从不曾想过自己,会由衷爱上这个男人,爱上这个生性桀骜而又专制的男人。

   这当中鸿沟,我是不敢敬仰的。可桃花开了,你不倾情,它却不管不顾,自倾你情。

   尽管,我们之间,并没有过多言语,也没过多相对,亦没携子之手与子诚悦的誓诺。而基于他的刚愎和孤傲,我也没想过我们居然能够一记眼神,一个动作,一枚微笑,一小表情,都可彼此心领神会、欢意流转。

   以至于后来,当所有故事都应画上句点,我却还傻傻呆站原地,嗅着爱情来过的痕迹,直到,想不起它如何葳蕤,又怎样地夭折。

   三

   兴许,每个人心底,都藏有一段孤意凌烈、又难以忘怀的情感吧。

   只是,烟月无常,繁华更迭,许多故事,远去之后,就这么荒了心情,老了来路。

   只遗留眼底沧桑,过尽芳菲,却仍旧教人深情如昨,辗转难忘。

   四

   花开花谢,缘起缘灭,故事最后,我想,大都都是这样的:不论是爱情,抑或是友情,只要当中一人离开,前缘再续,已是难系。

   新的生活圈子里,各自有各自的逍遥,各人有各人的忙碌。

   起初远去的,一般不会久望。驻足曾经的,往往是那看似无情却实则多情的重情人。

   但不论怎样,许多人事,老了便是老了。

   一些人来过,不过仅是在你门前讨了杯水喝。

   我们总要学会成长学会萧杀的,毕竟都是大人了,也早过了观花落泪闻鸟惊心的善感与年纪。

   况且,那远去之故人,并非就不是重情之良人。只是,人生漫漫又匆匆,你遇见谁,路过谁,荆棘羁旅,早有定数。

   而路一直是向前的,我们总不能强求太多念想,亦总不能附加他人之不是。

   因而,一些世俗逼仄,一些烟火明灭,无妨就且挥手送别,笑予光阴慢慢滤。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