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的晚餐

狼牙诗词 2021-01-26 08:10 阅读:103

  村中的晚餐

  

   青柚作者:东子

  

  

  

   我到表哥家的时候已傍晚,山村里家家亮起灯光,透着落日的晚霞,炊烟飘散在半空,好似画家笔下的仙境。

  

   因为提前告知了我来这里,表哥家热闹了起来,屋里屋外有好多人,老的少的二十几口。

  

   表哥今年已七十有八,但身体比我还好,每天上山几小时,巡视自家几十亩果园,顺便采些野菜,拾些干柴。

  

   山村人习惯用树枝烧饭,大柴锅炖出各式大菜,少油少调料,放一段野花椒腾,便做出美味的老家菜。

  

   落座客套话说罢,便有侄子侄女请上坐用餐,因表哥年龄大,所来亲戚朋友,只有两位平辈哥哥,我们五位便正中落座,另有几位虽年龄比我大,但辈分小只能下坐了,谁让咱辈大来着。

  

   桌面上已摆了四个盆装大菜(铁锅炖鲟鱼,小鸡炖山野蘑菇,羊腿炖萝卜,土豆炖牛腩)山村的规矩落座之后开始点火炒菜,此时厨房一片叮当炒菜声,侄女婿是附近有名的大厨师,一招一式,有模有样,几个外孙,外孙女做为传菜员跑来跑去,大侄子们开始了满酒,有白酒,啤酒,葡萄酒,每人三个杯,白酒必须喝,其他的随意,哈哈这比城里结婚还丰盛。

  

   些许时间,已酒菜满桌,表哥一声开喝,哈哈二十几口小辈叔叔爷爷太爷爷的一通乱叫,大意是欢迎我这远方的亲戚,祝福话连连,弄的我胳膊酸酸的也没喝到一口酒,最后还是表哥说话我才过了这第一程序。

  

   三口酒五口菜一过,表嫂拉开敬酒的大幕,先是欢迎!再是责怪我多年不来,然后借题发挥罚酒三杯,快八十的老嫂子敬酒岂能不喝,三杯酒进肚,喉咙发热,心中却暖如春天,足见老家亲人的一片真情、一片爱。

  

   接下来哥几位依次碰杯,然后是侄子侄女孙子孙女们的轮番上阵,记不清喝了多少,想不起几时结束,醒来时已日上三竿,表哥表嫂一脸笑容的坐在我的身边……

  

   ——东子山村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