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与火

狼牙诗词 2021-01-25 08:01 阅读:141

  灯与火

  

   拿着一盏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煤油灯捐献给博物馆,那里有一个后生,迷惑不解的望着我,这样的煤油灯可能连他的父母都没有见过,就别说他在城里出生的小青头了。

  

   这是大号灯,是文革时期只有大户人家才能用的灯,现在基本绝迹了。我说。

  

   听完我的陈述,这位90后的传媒人士惊愕的感叹:才是四十多年的工夫啊!真不知道那时人们是如何熬过黑暗的?到了现今,人们可以借用太阳能,把白天的光换成晚上的光了!

  

   这世界变化得可真快,就是在偏远的山区,也有太阳能路灯了。

  

   就像我们正在喝茶的这一刻,我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爷爷生活在农村,为了喝上一啖茶,乃得生火煮茶,可火在哪里?那个时候生产队落后贫穷,连两分钱火柴都舍不得买,就是利用火石敲击出火的,所谓火石,就是一块生铁,五六厘米长,两厘米宽,厚一厘的,左手食指拇指拿着一块石头,尾指兼夹着一筒卷起来的火纸,右手用火石敲击着石头,那敲出来的一两粒火星遇着火纸,就会慢慢燃烧着,生活困难时期人们就这样火石敲击着石头取火的,再用柴火慢慢煮着茶。

  

   难怪现今有的老年人,喜欢喝着用荔枝柴火煮的茶。慢慢出来的茶味,才是甘美芬芳啊;今天的茶客,太过急功近利,很难有慢下来的心情,我们的人生短暂,就是坐下来的都是匆匆过客,过了明天就不知是谁了?

  

   那时就是一个瓦煲煮茶,几位农人围坐一起,端起口盅来就慢慢的喝,天南地北,东家长西家短,论人是非,说得异常生趣。现在则非常讲究了,一个紫砂壶就值千几纸了,煮茶与泡茶,哪个更符合人情味呢?

  

   这一刻,有人正在欢欣大笑,也有人正在沉默深思……我们象是穿越时空,俯首改革开放前后的四十载,我们的国家发展实在太快了,昨日还是火石取火,今天已是智能路灯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