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洪涛:原色生活

狼牙诗词 2021-01-24 08:42 阅读:122

  蔡洪涛:原色生活

  

   蔡洪涛

  

  

  

   世界缤纷多彩,却也纷繁复杂。很多时候人们是隔雾看花,不识人事的真面目。

  

  

  

   常常想起那英的那首歌,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时下竞争激烈的社会里,多元的人性,让人们常常活出两张面孔,生存环境变得复杂,扑朔迷离。虚伪之徒的欺世胡言,伪劣之物的金玉外表,让人难辨真伪。夸大其词的伪劣产品,难副盛名的专家名家,弄虚盗名的明星歌星……

  

  

  

   有一年,风靡一时的中国好声音舞台上,一位海南选手为了晋级,竟然向导师和大众隐瞒了自己结婚的事实。赛后回家,随即和丈夫秘密离婚,圆了单身未嫁的谎言。

  

  

  

   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中有一句话,每一个微笑的背后都有一个厌倦的哈欠。为了利益权势、凡尘名誉,假面相迎、心与心设防。甚至是心疲身累,情焦意燥,不堪重负却又弃之不得,犹如老驴拉重磨,又像落入没有微光的深洞里。

  

  

  

   冰雪聪明、才情风骨的林黛玉,是《红楼梦》里活得最真实的人,她从来不掩饰、不伪装自己,遗世独立,干净、真实,成为了金陵十二钗之首,赢得了人们内心深处最真挚最持久的爱恋与推崇。

  

  

  

   不会忘记,刚参加工作那会儿的一次经历。一天晚饭后,同一位交情甚好的老同志散步,走到校园林子时,一株野生杏树吸引了我。老同志意会了我的心理,说你真识宝,这可是极稀罕之物,是这片林子里最古老、最有价值一棵树,老人一脸的虔诚和自豪。我怀着膜拜的心理打量着这棵树,树形粗拙,远不如旁边的树婀娜多姿,在这片林子里毫不出色。树皮龟裂,不染铅华,不似其他树丰润。正是这棵老树,看着身边的树换了一茬又一茬,心湖不起波澜。老同志让我观察树叶,我随手捡起几片,认真的看了许久,形状颜色朴素、不张扬,除了细长的叶柄、扇形的叶面,并没有发现什么独特的地方。倒是旁边的树叶形态各异,如褪毛的注水鸡一样光鲜。银杏的叶子厚厚的,像小孩胖乎乎的小手,倒也憨态可掬,让人喜欢,情不自禁地。

  

  

  

   你看背面,老人说。

  

  

  

   没什么特别之处呀,我端详了片刻答道。

  

  

  

   你再翻过来看正面,老人在卖关子。

  

  

  

   咦,正面反面一样?!我像发现新大陆,把树叶翻转个不停。

  

  

  

   老人呵呵地笑着。

  

  

  

   我有点爱不释手了。又捡了几片干净的叶子回到房间,像一位母亲侍弄婴儿似的,小心又耐心地把它夹好在书里。

  

  

  

   自此,常常会在琐碎时光里去看望这棵树,就像看望一位朋友。也会在不同的季节里摘些杏叶回来,后来夹了厚厚的一本。

  

  

  

   秋天来了,黄色从杏叶的边沿,慢慢蚕食到叶根,直至叶柄,一树厚重的黄色,让这颗杏树鹤立鸡群了。遗憾的是那时没有相机,没能留住它的风姿。每次,我都会捡些杏叶回来,夹满好些书,似乎杏叶才是我的最爱,而不是书了,真有妃子争宠、喧宾夺主的味道。

  

  

  

   时至今日,心静无杂念独处时,我都会从有些泛黄的书页里取出不同时节的杏叶,细细地品读树的喃语,人性的纹理……望着正反如一的杏叶,心仪它的真实,自我,勇敢。

  

  

  

   活出真实的自我,也许会失去利益上的朋友,丧失晋升的机会,缺乏人缘不招人待见。可人不累心不苦,多了快乐少了烦恼。没有功名利害的纠缠,没有虚与委蛇的无奈,不用心烦意燥却强作欢颜,疲于应付又要露出期待之色……鲁迅没有智者的声势、文人的陈腐、旧知识分子的顾影自怜,像秋夜里的枣树,不需要叶子果实的装点,独立而真实,倍受国人推崇。

  

  

  

   守一份本心,拂去浮华,不处心积虑、刻意逢迎。生活中亮着生命的本色、人性的和谐,才是人生最美!

  

  

  

   作者简介

  

  

  

   蔡洪涛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教师。爱读书、远足、喝茶、听音乐的理想主义者,醉心于唯美文学。若得闲暇,乐于一支鱼竿一份雅趣,一人独钓一湖山色、亦或一船星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