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众论述到南边去……

狼牙诗词 2021-01-24 08:42 阅读:181

  到南边去……

  

   文/明月雁

  

  

  

   1.

  

  

  

   考场里的气氛安静又凝重,只能听到奋笔疾书的考生们笔尖摩擦试卷发出的沙沙声,这声响明明十分细小,却如身披铁甲的千军万马呼啸着踏过桃子的心头。

  

  

  

   这是一场不是小升初却比小升初更加重要的考试,考生们都是来自莲花镇各个村小的六年级学生。这个周末,六百多名考生聚集在莲花镇中心小学,整个三层教学楼都开辟成了考场,每个教室的墙上都横向贴着一张红色的A4纸,上面用汉字黑体工整地印着考场号。现在不过是杨柳刚长成小辫的四月,尚未到一年一度六月底的小升初考试,这规模宏大的二十几个肃静的考场上是在考什么呢?

  

  

  

   原来,莲花镇中学的戴校长前几日刚从省城进修回来,回来第二天便召集了全校所有老师开会,宣布了一项重要的决定——为了提升教学质量、提高学校升学率,在下一届初一新生中,将选拔出两个实验班进行集中教学和管理。所谓实验班,便是强化班,也就是尖子班,没有选拔上的学生便进入普通班。为了突出实验班的与众不同,戴校长还特地找了工程队把早前废弃的中学旧址翻新,将实验班开设在此处,作为莲花镇中学的南校区,普通班所在的新教学楼则成了北校区。说起来,北校区可比南校区漂亮多了,两栋三层的红色教学楼非常神气,中间夹着一片平坦宽阔的操场,操场四周还立着几个篮球架,此外,还有崭新的塑胶跑道、柔软的大草坪和笔直的林荫道。而南校区虽然刚被翻新,刷上了乳胶漆,贴上了瓷砖,戴校长还不惜专门拨款新购入了一批桌椅,但作为二十几年前修建的老建筑,这里只有四间相对而立的平房,其中两间是教室,一间是老师办公室,另一间是校长室。最重要的是,南校区连操场都没有,只有一块二十平方左右的泥土地,哪怕戴校长已经找人紧急新填了一遍土,但还是有点坑坑洼洼的。

  

  

  

   即便如此,到南边去,依然是莲花镇所有即将小升初孩子的心声。为了方便称呼,人们称强化班所在的南校区为南边,称普通班所在的北校区为北边。强化班和普通班,光是名字就已经划分好了等地,人人都想强,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普通,尤其是像桃子这样的尖子生。本次考试便是在小升初之前举行的强化班选拔考试,这次会开办甲、乙两个强化班,每个班招收60名学生,也就是说,只有在本次选拔中进入前120名才能进强化班。桃子来自涟水湾村小,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几乎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对她来说考进前120名轻而易举,但桃子的目标不仅如此,她要考进前十。

  

  

  

   原来,南校区的翻新和重建花了学校不少钱,再加上引进了两套多媒体教学设备,更是让学校的财务周转不开,于是戴校长与校委会商议后,决定除了学费之外,额外向强化班的学生收取每人两千块的经费。为了鼓励全镇学生好好学习,认真对待此次选拔考试,戴校长还宣布,将免除此次考试中前十名学生的经费。两千块对普通家庭来说不算什么,尤其对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来说,只要能到南边去上学,两千块掏得心甘情愿,但对桃子一家来说,这却是一笔巨款。

  

  

  

   2.

  

  

  

   桃子从小便知道家里穷,村里孩子的父母大多在城里打工挣钱,而桃子的爸妈却没有出去,爸爸在附近的工厂找活干,哪里工钱高就去哪里,干的都是体力活,妈妈则照料家里的几亩薄田,另外养了几只鸡,农闲时,还会接一点手工活做。只是即便如此,也没有在城里挣钱多,再加上家里有两个孩子读书,桃子一家的生活经常捉襟见肘。幼年的桃子曾经不懂事地问:妈妈,为什么你和爸爸不去城里打工挣钱?如果你们去了,咱家就不会这么穷了。妈妈用皲裂的手掌温柔地抚着桃子的头发说:孩子,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再说,我们要是去了城里打工,谁来照顾你和哥哥?是啊,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由爷爷奶奶照料,而桃子的奶奶嫌弃桃子的爸爸,也就是自己的二儿子没本事,从来不登二儿子的门,却每天主动往办养猪场的大儿子家跑,帮忙照顾他家的孩子。妈妈由此埋怨上了奶奶,并且倔强地再也不找奶奶帮忙。妈妈说,无论她和爸爸多么辛苦,也要供一双儿女读书,只有读书才有出路,才能让别人瞧得起。

  

  

  

   绘图/胡媛媛

  

  

  

   桃子和哥哥都没有让妈妈失望,哥哥成绩优异,刚刚考入师范大学,桃子年年都是三好学生,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家里堂屋的墙面上贴满了哥哥和桃子上学以来所得的奖状,金黄的奖状一张挨着一张,用透明胶带贴在白色的墙面上,下方的奖状很旧,那是哥哥小时候得的,虽然妈妈经常用鸡毛掸子打理,但还是卷边泛黄了。越往上,奖状就越新,左上方最新的那一张是桃子上学期刚得的。每当家里来客人,都会对着奖状墙赞叹不已。妈妈笑着说,再过一两年,家里的这面墙就不够用了,得贴到对面墙上去了。爸爸说,不论多苦多累,只要一回家,看到满墙的三好学生,便立刻浑身充满了劲。

  

  

  

   桃子很认真地对待这次选拔强化班学生的考试,只要考进前十,便可以为家里省下两千块,爸爸妈妈得多欣慰啊。只是桃子心里其实也没底,虽然自己在班里名列前茅,但整个莲花镇有那么多村小,每个村小都有自己的第一名,更何况莲花镇中心小学的学生更加厉害,要考进前十谈何容易。

  

  

  

   那天午后,桃子最后一个走出考场,站在莲花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上,抬起头看了一眼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心里在说:

  

  

  

   到南边去,以前十名的身份到南边去。

  

  

  

   3.

  

  

  

   自从考完后,桃子每天都期盼着成绩早点出来,好让自己心里的一块石头早日落地。终于,这天早读课上,张老师拿着一份名单进了教室,脸上有喜色。

  

  

  

   朗朗读书声渐渐停了下来,大家都猜到,名单上写着考进南边的学生名字。教室里一片沉寂,学生们正襟危坐,等待着张老师的宣判。桃子非常紧张,终于能知道自己的名次了,她两手相握放在嘴边,牙齿用力咬下去,在手背上留下几个清晰的牙印——只有这样,她紧张的心情才能稍微平复一些。

  

  

  

   我们涟水湾村小有12名学生考进了南边!张老师高兴地宣布,对于一所村小来说,这确实是不错的成绩,就算是莲花镇中心小学,也不过考进了14个。

  

  

  

   张老师开始念名单了,第一个便是桃子的名字,念完赞许地看了桃子一眼。

  

  

  

   听到自己的名字,桃子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自己究竟考了第几名?她闭起了眼睛,等待一个最终结果。

  

  

  

   张老师又念了一个名字。很快,12个名字便念完了。教室里一阵小小的骚动,被念到名字的兴奋极了,没有被念到的则一脸落寞,甚至有心细的女孩子趴在桌子上抽泣起来,当然也有知道自己肯定考不上的,事不关己般默默翻书。

  

  

  

   桃子很失望,张老师并没有告诉大家每个人的名次。

  

  

  

   能考进南边非常不容易,老师为你们这12名同学感到高兴,要知道,考进南边,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重点高中的校门啊。张老师感慨道,好了,你们继续念书吧,不管有没有考上南边,也要继续努力学习。

  

  

  

   说罢,张老师便要离开。桃子急了,突然站起来喊了一声:张老师!

  

  

  

   张老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桃子。

  

  

  

   张老师,我想知道,我有没有考进全镇前十?桃子咬了咬嘴唇问。

  

  

  

   张老师轻轻吐了口气,走到桃子的课桌边,伸出手掌拍了拍桃子的肩膀,说……

  

  

  

   (节选自《少年文艺》2019年4月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