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咸润剖释本人一不抽烟二不喝酒颜值还行品德端正经常运动不打游戏

狼牙诗词 2021-01-22 09:26 阅读:72

  本人一不抽烟二不喝酒颜值还行品德端正经常运动不打游戏

  

   特輯

   爲你

  

  

  

   原创 木生 知非书店

  

   杨禹先生您好,请模仿子卉的语气说一段话。

  

  

  

   嗯……杨禹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老是这样搞搞搞,烦死了,啊呀!不想和你说话,我不跟你玩了。

  

   -1-

  

  

  

   和杨禹认识绝对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此处需要说明一下,这话我一定是撇着嘴说的。

  

  

  

   那时刚被分到文科班,全班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更没人主动找我说话,无趣如我,也压根插不进周围那谈论美妆和时装的女生讨论区。

  

  

  

   走廊上站着一个男生,穿了件白色短袖、一条浅蓝色牛仔裤和一双带点儿红色的运动鞋。走廊上全是他和其他男生在讨论时下最热门的电脑游戏的声音,嘈杂,烦人。他双手交叉撑在栏杆上,忽然斜着嘴冲坐在窗户边的我坏笑,眼睛里蓄了一汪湖蓝色的水。

  

  

  

   我顿时挺烦他的,聊什么啊,能聊得那么开心。在去走廊尽头的卫生间上厕所的路上,我像中了邪一样呆呆地看着他,身子往前走,眼光却从没挪开,一不留神就撞墙上了。

  

  

  

   他真是有毒。

  

  

  

   -2-

  

  

  

   或许是那一撞把我给撞傻了,又或许是他立马过来问候的一声同学你还好吗?让我的智商瞬间下降了零点九个百分点,于是开始越看他越顺眼,真是奇了怪了。

  

  

  

   十月的秋季运动会如期召开,我没参加任何项目,毕竟我知道自己不管怎么竭尽优雅地跑也跑不成一只藏羚羊,私心觉得还是当一只加油递水的小绵羊比较容易讨他欢心。

  

  

  

   可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被指定去当了校运动会广播工作的播音员。

  

  

  

   非广播站工作人员不得上主席台。一个高瘦的小哥给我重复了三遍这句话之后成功获得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三分钟之后,我以举起奥斯卡奖杯的姿势举起了杨禹的相机,并向坐在主席台上播音的他挥手致意,他拿着稿子楞了半天,一脸被抢了的样子,我则得意洋洋地指了指相机,摆出拍照的姿势,大声说,我去拍照了啊!。他急得站起来喂了一声,声音刚好从话筒里传了出来,迅速跑远的我耳边是他渐渐消散的回声,我小跑了一路,傻乐到不能自已。

  

  

  

   但是啊,就算我厚着脸皮攻占了他的相机,让一个有着4G内存的数码相机全都装满了以我为中心的照片,也没能让他对我的态度发生什么变化。

  

  

  

   我呢,似乎依旧是在他高中生涯中默默打酱油的同学甲。而他对我抢他相机拍照的唯一反应是:怎么每张都有你啊?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倒是笑着的,一笑就露出了八颗牙。

  

   年少時我們的愛呀

  

  

  

   -3-

  

  

  

   学校元旦文艺汇演的前夕,我鬼使神差地成了他同桌,他也凭着在学校打出的名气成为了主持人。

  

  

  

   晚风吹得人不得不眯着眼低头走道,广场上的一群男同学盯着台上那两个露了两条细白胳膊的大美女,怜香惜玉地说:她们冷不冷啊?真想上去给她们披件衣服。我几乎都能看到他们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放出的绿光了。

  

  

  

   当主持人可不是什么轻松活儿,要穿得端庄优雅又得体大气,就免不了要在这寒风中挨冻,况且学校还没有体育馆,一个大戏台直接搭在了教学楼和实验楼之间的小广场上,边上立几个大音响,再搞几个追光灯,就成了演出台,人站在空空大大的舞台上自然要受到冷风的侵袭,更别说还衣不暖体。

  

  

  

   但我偏偏处于生理期,肚子痛得连路都走不了,不然我哪会装着作业没写完乖乖待在教室里?我早就飞跑下去在台下给他挥荧光棒加尖叫了!

  

  

  

   斜眼往他座位上一瞥,忽然发现他的黑色围巾凌乱地躺在凳子上,心里越想越着急,脸瞬间涨得发烫,心想,作为同桌去给他送个围巾也没什么的吧。

  

  

  

   正走到教室后门,只见一个蓝色影子闪现在讲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女生的惊呼:哇——!杨禹你好帅啊!

  

  

  

   原本安安静静的教室霎时间热闹了起来。只见他穿着天蓝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头发还做了个发型,被吹得老高,然后瞬间被女生包围。

  

  

  

   与此同时,我抱着他的围巾猫着腰,悄悄从教室后门挪着步回了座位,然后赶紧翻开课本埋头写作业。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他都帅成那样地站在我面前了,我居然淡定了一晚上都没吭声,明明可以趁着大家都在找他拍照的时候索一张合照的,可我却没有;明明可以像普通同学一样稍微问候几句冷不冷?的,可我却没有;明明可以大大方方地把围巾给他表达一下身为中国好同桌的关心的,可我却也没有。

  

  

  

   我实在是描述不出我奇怪的脑回路了,如果非要说,那大概就类似于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吧。

  

  

  

   -4-

  

  

  

   这人世间的面啊,是见一面少一面,只依稀是挚爱眉眼。

  

  

  

   高中毕业后,他通过了艺考,去了北京,他总是有事没事就给我发他主持活动、排演话剧和当群演的照片,有时是个人海报,有时是自拍,有时则是挤眉弄眼地站在一堆人中间,还让我找哪个是他。

  

  

  

   他知道我喜欢海,而我又在内陆城市读书,于是就会大发慈悲地在他一个人跑去秦皇岛玩儿的时候,给我发几张要么曝光过度,要么漆黑一片的大海的照片,弄得我好几次都在心里暗暗骂他:敢不敢好好拍一次给老娘看看啊!

  

  

  

   有时候大半夜,他会突然给我发一些所谓的紧急求助,比如帮他想一个广告文案啊,修改一篇主持稿啊,写一首应付老师检查的古诗词啊等等……

  

  

  

   刚开始他还担心会不会打扰到我,便客客气气地说:子卉,帮我想一句话,大概意思是……,抱歉这么晚打扰,但愿你的手机没有连接网络。

  

  

  

   到后来呢,他就会跟个小怨妇似的,晚上九点半发了条求助的微信,如果没有看到我的回复,到了深夜两点他就会幽幽地来一句:诶,你都不理我了。

  

  

  

   好几次大半夜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我脑子里就会像放电影似的回想起这些事儿,每回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感情这回事从来就用不了强劲儿,你越是想忘掉一个人也越忘不掉,就像是七八月份半夜里忽然下起的暴雨,偏偏就淋在你这个不眠人的眼前,止都止不住,到了第二天早上,地上干燥,也就只有你知道昨晚雨下得有多大,只有你知道雨蒸发的速度有多快,忘记和怀念这回事从来都是同时发生,并且不露声色。

  

  

  

   他没忘记那个他曾經暗戀的姑娘,我也忘不了他。

  

   永遠感動,永遠熱淚盈眶

  

  

  

   -5-

  

  

  

   本人一不抽烟二不喝酒颜值还行品德端正经常运动不打游戏,如果这样还没人要……也是十分合理的!

  

  

  

   你生活不规律,太多妹子喜欢,没有安全感,再者,嘴太欠。

  

  

  

   我这是神转折系列……哪有太多妹子喜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