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怀念父亲

狼牙诗词 2021-01-22 09:26 阅读:92

  【散文风】怀念父亲

  

   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这世间就再没有任何人会毫无保留的真心真意地疼爱你了。

  

  

  

   父亲已于2017年10月21日(阴历9月初二)永远离开了我们,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享年89岁。

  

  

  

   父亲是一个正直、善良、无私、宽容、聪明能干的人。生前从事教育工作,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在任教期间,无论什么课程拿起来就会教,他教的学生到县里竞赛每次都是第一名。记得当时我问过他:伯(父亲),你咋啥都会?他说,只要你认真学就不难。

  

  

  

   父亲在待人接物上特别宽容大度,总能从不同的角度体谅别人。就像母亲所说的那样,你伯脸上长字了,别人咋一看就说他是个好人?记得有一年,乡文化站搞游园活动,父亲一到场就猜了好多谜语,领了不少奖品。当时,文化站站长一看可着急了:王老师,你再猜下去,我这活动就没法搞了。听到这里,父亲笑笑就回来了。因为当过兵,所以父亲的卫生习惯也很好。母亲说,在那个年代,农村没有几个人会讲究卫生。可父亲每天早上起床后把被子叠整齐,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吃饭时还要检查一下碗是否干净,即使母亲是个很讲卫生的人。在体育方面也是顶呱呱——打篮球、跳绳、踢毽子、跑步样样精。父亲曾经跟我说过,他的篮球打得很好。生活方面也是个多面手。比如说做拉车、打席、织gaojian(旧时用绳子和小麦或蒲草杆织成,铺在床上防潮保暖用的垫子。)、打绳、编筐、编篮子、织粪衫等等。农村的能工巧匠干活时,父亲就站在旁边认真看,用心琢磨,回来后照着摸索摸索就会了。老公说,打席是个细密活,一般人都学不会。可父亲打的席子经常拿到龙潭街换钱以补贴家用。

  

  

  

   老公曾说:父亲生不逢时,如果生在一个条件好的家庭,或者是现在,那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父亲纵然有一肚子知识,也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

  

  

  

   最遗憾的是父亲不善言谈,平时很少与人交流。有些故事我们这一生都无法知晓,做为儿女说起来真是惭愧。就拿父亲当兵一事来说吧。我们姊妹五个没有一个人知道,父亲为什么会当兵?怎么去当的兵?有什么特殊的经历?

  

  

  

   父亲当兵回来后,体质变得很差,村里的老代表说父亲是个好人,担心他留不住聪明漂亮又能干的母亲,于是就让他去教学了,当时教学一个月才六毛钱。听母亲说父亲15岁就当兵了,在笙簧寺上学时去当的兵。在部队还当上了军官,参加了抗战。但1957年反右时,被错划为右派,直到22年后才得以平反昭雪。多亏母亲一直陪着他度过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我问过母亲,当时为什么没离开父亲,她说:你伯是个好人,我走了他多可怜。多么朴实的理由!

  

  

  

   每当和老公说起此事,我心里就很难过,甚至恨自己。父亲在世时,为什么不多和他说说话,问问他的故事,也不至于现在好多事情都不知道。

  

   所以,当一个人真正经历了生离死别时,才知道什么叫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去世后我才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就像毕淑敏说的:每个孩子都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有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可惜人们都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

  

  

  

   父亲去世的那个国庆节,本来准备回家看父母的,就因为一念之差:说儿子上高中学业重,时间短不折腾了,等春节了再回,时间长,可以多陪陪他们。可父亲没有等我,就在国庆节后第11天永远离开了我们。都说心安即是吾乡,每一个远嫁了女儿的父母,他们的心安,便是期待女儿归家。

  

  

  

   远嫁的女儿,注定是父母走丢的孩子,那件被父母期盼一生的小棉袄,从此成为心尖上最深的牵挂与哀伤。远嫁,到底亏欠了谁?答案是,亏欠父母,也亏欠自己。记得有一次和大姐通电话,大姐告诉我,父亲那天酒喝多了说,哎呀,四个闺女,三个都给我洗过脚了,还有一个没有洗过。之后我就记着了那句话。春节回家后,我说:伯,我给你洗洗脚吧?父亲说:中!记得以前回去我要给他洗脚,他是坚决不同意的,没想到这次真痛快。于是,我赶紧弄水给他洗脚、剪脚趾甲。想不到这次给父亲洗脚,竟成了最后一次。

  

  

  

   父亲在弥留之际,用最后一口微弱的气息等着我这个女儿。我从几千里外的云南赶到家乡,直奔医院的ICU病房,抱着父亲痛哭、呼喊他时,父亲用细若游丝的嗯嗯声回应我。当时我高兴地喊了起来:咱伯醒了,他答应了。站在旁边的哥和三姐都很吃惊,之前父亲没有意识,怎么喊都不回应。哥说,上午他想把父亲的眼睛合上,但怎么都合不上,现在竟然安详地闭上了双眼,看来咱伯在等你。听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心里更难受了。

  

  

  

   那天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拉着父亲的手,不愿接受父亲已经走了的事实。第二天早上,我摸着父亲冰凉僵硬的身体,心如刀割。到了傍晚时,家里来了一位专一料理丧葬的执事,哥在他的指导下把父亲的身体清理干净,穿上衣服后停放在正堂里。我和侄儿一起守灵,看着父亲的遗体,伤心难过,欲哭无泪。觉得此生亏欠父亲的实在是太多了。守灵到十二点时,突然听到门口扑通一声,我们吓了一大跳,赶紧跑过去,看到门口正中央仰卧着一只小鸟,侄儿赶紧把它捧起来放在手心里,它不但不飞,还在侄儿的手上东张西望走来走去,没有害怕的意思。我俩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只小鸟,侄儿说:喊我爸起来问问,可不可以拿进屋里。我说:你爸太累了,不要打扰他,让他好好睡一会,你先拿着小鸟,我去屋里找点棉花或者布把他包起来,天太冷了。我刚刚找到一块布,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侄儿喊:小姑,不用找了,它飞走了。我赶紧出来,侄儿说:小姑你看,它在笼门上。于是我俩蹑手蹑脚地向它靠拢,还没等我俩到跟前,小鸟回头望了一眼便飞走了。

  

  

  

   回到屋里,我和侄儿多少还是有点紧张,只谈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一直守到凌晨三点钟,哥起来替换我们,我俩才怀着忐忑的心情去睡觉了。直到早上吃饭时,我们才把这灵异的事说出来。三姐说:肯定是咱伯的灵魂幻化成小鸟,回来看看家,准备到天堂去了。一时间大家也都默许了三姐的说法。

  

  

  

   父亲安葬后,在清理遗物时,发现了好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我们竟然发现了父亲的起义证和军官证。

  

  

  

   三天后,我回到了自己家里,心情一直好不起来,抑郁了好几个月终于想明白:人死不能复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虽然父亲离开我们一年多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一直都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伯,女儿想你了!你的子女们都想你了!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作者简介:秋色正浓,河南省新野县人,现居昆明。相夫教子之外,看看书,写写小文。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