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升谈谈【散文风】樱花

狼牙诗词 2021-01-19 08:09 阅读:152

  【散文风】樱花

  

   樱花是先知道名字而后才看见的花,是看见之后就想好好谈谈心的花,是凋谢了之后常常怀念的花,是春天一到就迫不及待想看见的花。

  

  

  

   不知道是因为樱花里有婴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是一种特别怜惜的感情,超过了喜欢,第一次见樱花是在小城的文化路上,粉色的花由长长的梗送出了枝外,有海棠花的风格,一眼就喜欢上了,心里想着这是什么花,这么打动心,然后看见花树的牌子上写着樱花二字,这心立马就突突地跳起来,仿佛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让别人猜中了,从此这花冥冥里就与爱情有关了。

  

  

  

   但是我又不喜欢把它比喻成爱情,爱情里毕竟有柴米油盐和争吵,但是樱花是超凡脱俗的,它应该是每个人心里想象过却从未遇到过的纯美的感情,仅仅是在想象里,樱花的美在于尘世里我们相遇了,弥补了生活中很多不美,春天有樱花,春天就是奢侈的,我们遇见过樱花,我们就是幸福的。

  

  

  

   春天看花,在樱花没开之前,已经看了很多花开,但我从不敢理直气壮地说自己看过花了,自己看过的花里若没有樱花,自己就好自卑,看过樱花后才说自己看过花开了,那如释重负的看过,仿佛回望青春里的爱过,纵使没有结果也是无憾的。

  

  

  

   樱花是每年春天必看的花,是唯一让我在早晨或黄昏能够抽出身来奔赴到城外去看的花,在我所知道的词汇里,也唯有奔赴陪得上樱花,感觉里它不是羞羞答答一朵一朵开的,一开就绽放一树,挤满枝桠,它稠密地缀满所有的枝,不余缝隙,只要是樱花树,它的枝干就哪儿也是花,满满地,盛不下一丝叹息,挤不进一缕迷离,它一眼就唤醒了人的明快的天性,烂漫、绚丽、夺目,它生长着积极向上的力量,给路人满腔热情。

  

  

  

   若说海棠花恍若素气的布帛适合做旗袍的话,那樱花一定是一块华丽的绸缎了,人们对花的评价一向以素雅为美,樱花是一个例外,它泼辣地铺摊一树美,矜持而温婉地与风儿对话,它开就是开了,才是一棵沉默的树,一开就是一树热闹,它说落就是落了,一夜风,落花已无影无踪,不让你在分别里叹息,这速度最快的花落,没有一点愁绪没有一点眷恋的样子,仿佛像真的没有来过。

  

  

  

   看樱花很少想起叫上朋友一起去看,就是一个人说去就去、说看就看的冲动,杏花可能唤起乡愁,梨花可能想起离别,是花就似乎与悲喜有关,樱花是唤醒自己与自己的遇见,那一刻,真的感觉世间的另一个我与我相遇了,我们一起做着我们想做的事,过着我们想过的生活。

  

  

  

   到现在我也描述不出樱花的样子,有多少瓣?是什么质地?是有香还是无香?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不曾折一朵樱花,不曾看见一朵落樱,也不曾有凑近到一吻的零距离,我总是看见樱花就如同一场春雨为我洗尘,走近樱花就惊艳了视野,站在樱花树下,就找到了心灵的皈依,我什么都不想计较,看见樱花,春天就再无所求了。

  

  

  

   一座城市有樱花,这座城市就成了心灵旅行的驿站,而不是旅游,去年初冬去了武汉,不是樱花时节,心里就非常失落,武汉是我所去过的城市里唯一没有文字去感悟的城,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城里住着你喜欢的人,其实一座城被我喜欢的理由,有樱花也就足够了,我没有写武汉,是因为我没有见到武汉的樱花,我确信武汉的樱花是很美的,我不写武汉,就像我不写青春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一场最爱的错过,只有在失去之后才知道,我最爱你,而你也最爱我,世间的错,只是没有相逢在最好的时节罢了。

  

  

  

   我的一个对花不太敏感的朋友,她问我樱花是不是樱桃,她说她一直认为樱花开过之后是结樱桃的,她不信那么美的花开过之后什么也不留下,真的,樱花的美也许就在于在短暂的时间里开出了自身所有的美,无所保留,樱花的美超过了妩媚、娉婷、婀娜,所有形容美的词几乎都不适合放在樱花这里,樱花之所以是樱花,就是因为没有词可以替代人们意念里对于樱花的感觉。

  

  

  

   樱花是一场人世间最美的盛宴,花开是奔赴,人们前来也是奔赴,花开到无所顾忌,人们也天真到无所顾忌,也很像一场爱情,投入地爱,完全地把自己交付于爱情,爱得死去活来,没有一点遮掩,不要一点脸面。

  

  

  

   樱花里我是最爱白色的,它更像绝色的爱情,今年开尽了,还可以期待于明年,今世爱够了,还可以寄托于来世。

  

  

  

   我爱樱花!

  

  

  

   作者简介:苏立敏,笔名:小陈,性别:女,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河北散文学会会员,出散文集八本,多次获奖,最近获张之洞文学奖铜奖。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