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棐说明《安静是一种暖》作者:李文宏

狼牙诗词 2021-01-19 08:09 阅读:74

  《安静是一种暖》作者:李文宏

  

   我的睡眠一向很好,但最近两年不知道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一两夜失眠,晚上躺下许久才能入睡,睡一会儿又会早早醒来。

  

  

  

   既然无眠,索性起来,俯瞰窗外,夜很静,黑黑的马路上偶尔有一两辆汽车张着贼亮的眼睛急驰而过,丝毫没有惊醒两旁还在酣睡的路树。忽然觉得安静是如此的美,有时我甚至能听到花瓣张开时那微微的响动。这样的美,多半在安静中才会再现。

  

  

  

   天色渐明,不经意远眺,那摩天楼群错落有致,挺拔入云,竟也有一种壮观之美。再过一会儿,在瑰丽的晨曦的沐浴下,一切似乎都浸泡在美的色彩中。回身,竟发现阳台上花花草草中些许待放的花蕾,已悄悄绽放,没有经意,就蜕变为一幅生动的画面,温润了我已经过劳的有些干涩的双眼。

  

  

  

   没有太多的想法,就这样,站在窗前静待天明,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失眠也不是一件坏事情。早餐依旧,奶茶,甜点。一边喝茶一边打开手机。近两天,微信中朋友圈中频频跳出的是这样那样热闹的年会活动,噢,又是一个新年就要到了。

  

  

  

   握着手机,站在时光的跳板上,回望已经逝去的旧时光,心中会涌起无限感慨——岁月匆促,人生易逝。近两年对这类的活动越来越淡了,只要可能,我更愿意安静的一个人待着,有书,有电脑,会觉得自己的世界无比丰盈。

  

  

  

   也许这就是老了吧。都说人要选择性记忆,把美好牢记,把遗憾忘却。可是,人毕竟不是电脑,记忆很难有选择功能,我记忆中多是一些与文字有关的故事。

  

  

  

   记得小的时候家里住土房,每到过年都要糊屋子,把烟熏火燎了一个冬天的墙糊上一层纸,让家里亮堂起来。

  

  

  

   在家里每年都用旧报纸糊屋子的同学看来,我们家用白纸糊算是奢侈了,可是他们不知道其实我的内心里一直都渴望自己家也能用旧报纸糊墙,这样我每天都会读到上面的文字。但是糊屋子这样的大事不是小孩子能决定的。

  

  

  

   别人家里大都糊得比我家早,因为我父母都在旗里上班,我们家只能等父母放假回来连夜加班糊屋子。于是村子里谁家新糊了屋子我就去蹭报纸看,每次还带上纸和笔,有好的就抄下来。记得抄过一次人民日报整版的长诗,名字不记得了,因为那张报纸是糊在天花板上的,只记得我仰着头抄了两个上午,脖子都不会动了。

  

  

  

   用报纸糊墙一直是我的愿望,终于有一年学校放寒假前赶在父母不在家,我自己买了两斤旧报纸回来。我虽不会糊,可是我有个无所不能作的弟弟,他能把我家结结实实的旧春凳拆了做成歪歪扭扭的椅子,糊墙不在话下。

  

  

  

   于是这年的春节,父母放假回来,看到的是家里用报纸新糊的屋子。虽然母亲买了更高级的蜡花纸。或是看到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把屋子给糊上了,或是因为奶奶的那句话,别看糊的不好,这仨孩子这些天可老实了,每天像虫子似的在墙上趴看……奶奶形容我们像虫子趴在墙上看字,把妈妈说乐了,总之我们没有挨骂。

  

  

  

   因为父亲喜欢读书,每次父亲回家都会带回好多的书,我们姐弟几个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吃过饺子后每人抱着一本书学着父亲倚在枕头上静静地读书,而不用像虫子一样趴在墙上看报纸了。

  

  

  

   感谢父亲让我们很小就有机会接触到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由于读得书多了,也让我喜欢上了文学,且有了创作的冲动。也曾经年少轻狂,觉得自己驾驭着文字如手持彩练,挥舞如虹。然而内心躁动,人会显得慌张,其作品自然会少了精致,内心里也没有当初读书时的那份幸福和温暖。2015年在内蒙古大学读了一年的作家研修班,沉淀下来,对文学似乎有了新的感悟,所谓的创作似乎更是一种修行。

  

  

  

   文学之于我,更应该是一种信仰,而不是急于表达,浮夸轻薄。因为真正重要的不一定是结果,而是过程中自我内在的成长与丰盈。在沉淀处飞扬,在现实与想象之间去追逐诗意而自在的生活。

  

  

  

   曾经听一个朋友讲,她说要把今天之前的日子当成前世,要把今天往后的日子当成今生。我在想,如果那样,今生,就做一位安静的使者,安静下来,让万物生息,让自己生息。

  

  

  

   佛说,万物皆有情。在有情的岁月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真实的自己。要知道,世俗给我们的,不过是一件或朴素、或华丽的外衣,我们可以装扮得更加妖娆,也可以褪去所有的光环,做一个明心见性的人,以清醒自居。安静下来,邂逅一些有性灵的物象,比如,一只鸟儿多情的目光,一朵花儿洁白的微笑,一首宋词婉约的韵脚,都会如约而至。

  

  

  

   喜欢简单地生活,喜欢读简约的宋词,喜欢写安静的文字。喜欢在寂寥的冬天去逛花市,买一些并不名贵却盛开着的草本花卉,给家里增添一些绚丽。喜欢把书散放在家里的各个房间里,让自己随时一伸手就能够拿得到。喜欢将凝重的岁月,过到单薄、清新。

  

  

  

   不在急着让自己的文字面世,许多约稿甚至拖成了文债。时此,午后,暖阳泻在屋子,绸缎般柔软。那一篇千字约稿还没润色完,竟然倦意萌动,索性沐浴着暖阳,进入了梦乡。

  

  

  

   安静是一种暖,沉淀过后,我愿意做一个温暖的人。

  

  

  

   ~END~

  

  

  

   作者:李文宏,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编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