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毂阐述《山河之书》(2)桥梁式的悲剧性典范

狼牙诗词 2021-01-16 08:28 阅读:134

  《山河之书》(2)桥梁式的悲剧性典范

  

   Anita带你读名著

  

   世间很多看起来正常的现象常常掩盖着一个可怕的黑洞。

  

   莫高窟的惊人蕴藏,使守护者与守护对象之间产生了文化等级上的巨大落差。

  

  

  

   有一个小人物叫王圆箓,照片里的他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是那个时代随处可见的中国平民,原是湖北的农民,在甘肃当过兵,为了谋生做了道士。几经转折,当了敦煌莫高窟的家。

  

  

  

   话说王道士几乎是个文盲,对道教不专精,对佛教不抵抗,会主持宗教仪式,又会化缘募款,这片冷窟荒庙交给他管管,也就正常。

  

  

  

   潘絜兹先生和其他敦煌学专家写的书中记述了王道士的日常生活:

  

   经常出去化缘,找一些工匠,蘸石灰把精美的古代壁画刷白,抡铁锤把塑像打毁,再用泥巴堆起灵官,因为他是道士。

  

  

  

   又想到这毕竟是佛教场所,就让工匠用石灰把下寺的墙壁也刷白,绘上唐玄奘到西天取经的故事。

  

  

  

   他觉得一个个洞窟太憋气了,就把它们打通,于是大片大片的壁画飞灰湮灭,变成走道。

  

   然后继续化缘,继续刷,继续堆,继续画。。

  

  

  

   1900年6月22日,王道士从一位姓杨的帮工得知,一处洞窟的墙壁里面好像是空的,里面可能藏着洞穴。两人挖开一看,一个满满实实的藏经洞!

  

  

  

   从这一天开始,王道士的实际地位,比世界上许多著名遗迹博物馆馆长还高,无数学者将为这个洞穴耗尽终生。但是他不知道。

  

  

  

   就都在王道士发现藏经洞的前几天,英德法俄美等外交使团正在北京要求严惩义和团;

  

   发现藏经洞的当天,列强决定联合出兵八国联军;

  

   更巧的是,在此几个月前,甲骨文也被发现了。

  

  

  

   知县和其他官员看过,有些人知道一些轻重,又心疼运费,就要求原地封存。

  

  

  

   莫高窟里,三个男人见面了。前两个是王圆箓和匈牙利人斯坦因。

  

   这个刚加入英国国籍的考古学家精通七八种语言,却不懂中文,因此有了第三个人——翻译蒋孝琬。

  

  

  

   斯坦因到新疆时,发现外国考古学家们有个共识,就是千万不要与中国学者合作。因为一涉及文物所有权的当口,他们总会给外国人带来种种阻碍。但是蒋孝琬完全不是那样的,外国人告诉斯坦因,只要带上蒋孝琬,敦煌的事情一定成功。

  

  

  

   果然,到了莫高窟,所有联络、试探、劝说王圆箓的事,都是这个翻译来做。王道士对斯坦因抱着警惕、拒绝的态度,蒋孝琬骗他说,斯坦因从印度来,要把玄奘取来的经送回原处去,为此愿意布施一些钱。

  

  

  

   王圆箓没见过外国人,更分不清印度人和欧洲人。王圆箓应要求随手取了几卷经,借给蒋孝琬看,这几卷正巧是玄奘取来的经卷的译本。王道士本就对玄奘的故事十分崇拜,又见斯坦因庄严地一次次焚香拜佛,他似乎听到了佛的旨意。

  

  

  

   蒋孝琬夜夜破读,千年文物与能够读懂它的人有了第一次隆重相遇。

  

  

  

   斯坦因用最少的钱,换取了好几个世纪的大量文物。

  

   9千多个经卷,5百多幅绘画,打包装箱就用了7天,打成29个大木箱,另雇5辆大车,每辆栓3匹马来拉。这位布施者斯大人给了王道士30英镑的银子。

  

  

  

   有一天王圆箓觉得斯坦因要的实在太多了,就把部分挑出来的文物搬回洞里。斯坦因想要谈判,用40块马蹄银再换回来,而蒋孝琬谈判的结果,花了4块钱就为斯坦因解决了问题。斯坦因立即赞扬他,说这又是一场中英外交谈判的胜利。

  

  

  

   由此还形成惯例,其他列强的冒险家们纷至沓来,满载而归。

  

  

  

   也有文物被运回北京,只是没有木箱,都用席子捆扎,沿路官员伸手就偷一把,有的官员把大车赶进自己的院子里精挑细选,择优盗取;怕到京后点数不对,就把长的卷撕成几个短卷凑数搪塞。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