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湖之春

狼牙诗词 2021-01-16 08:27 阅读:113

  白湖之春

  

   作者:徐霞客

  

  

  

   白湖水系发达,纵横成网,湖泊河渠,联袂成趣。往返青山途中必遇数桥,五七桥、崂山桥、东风桥……

  

   一日,乘车途中与同行老者搭讪,问及白湖之桥,老人如数家珍:红旗桥、跃进桥……成建时间、坐落位置、名称演变,娓娓道来,侃侃而谈,尤无尽意。据说现今白湖广袤的平原原本为白茫茫的湖水,故称白湖。可谓白湖因水而生,因桥而名。

  

  

  

   远眺青山,隅据一方,临河依山,两水汇集之处,一带碧水绿草,坐拥河山之美。挺拔而起的新楼似乎欲说着明日的辉煌,然而河边破旧的楼房见证了青山的饱经风雨、历经沧桑,曾经的小香港终会在灰飞烟灭后等待涅槃重生,再现昨日的繁花似锦。盛衰循环,又一轮回,只争朝夕。

  

   乍冷暮春,让人身经严寒最知暖,此季节圩堤两岸风光旖旎迷人,无限美景尽收眼下。若天公作美、时间沛足、心情闲悦,或家人,或恋人,抑或友人,三两成群,沿着堤岸,临风徐行,闲话人生,真乃幸事。

  

   时下,久宅都市之人常怨无春,如春时置身白湖,或环圩慢骑,或绕水徒步,呼吸乡村的馨香,观赏沿岸的花草,聆听虫鸟的鸣叫,攀爬翁葱的崂山……如入胜境,流连忘返。其实,有时不是时无春,而是心无意。心若放宽,时时皆为春天。

  

  

  

   一日值完班回家,途中边行边停,一路春色,满腹春光,犹如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五七桥下麻鸭成群,如织如密,尽情嬉戏闹水,阵阵嘠嘠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兆河北岸油菜花黄,随风飘舞,稚嫩茁勃,绿意万千;堤岸上群鸟悠闲漫步,斑鸠、麻雀、喜鹊、白鹭……很多叫不上名的,即便车辆行近,也毫无怯意,人鸟共乐;旭日东升时,河水如镜,如碎金饰面,不时渔船荡波,碧水涟漪,勤劳的渔民们开始披风戴金,收获昨日的希望;不时传来的轰鸣声,抬头遥望方知兆河清淤船只正在忙碌作业;兆河南岸上三座崭新的排灌站如忠诚的卫士守护着两岸的农田,清澈的兆河之水哺育了无数白湖儿女;兆河外渠北岸绿杨如烟,林木葱茏,似放哨的士兵,白杨树上搭满了各式鸟巢,几只雏鸟正竞相试飞,啼音娇嫩;沟渠里几头水牛正在悠闲地咀嚼着青草,无需乡民看望。放眼北去,广袤的白湖大地上绿油油一片,杳无边际,犹如一幅山水画,沁人心脾,醉人肺腑。

  

  

  

   二十里大圩拉远了我们与城市的距离,但也缩短了我们与静谧的距离,只是我们早已适应了都市的喧嚣,这里的宁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种煎熬。

  

   近日,友人邀约环游东西大圩,才知大圩呈椭圆形状绵延近百里,驱车缓行尚需一小时。沿途望见数不清的几近废弃的屋舍,攀谈中知晓这里曾经就是白湖的各个大队,不禁让人追想上世纪收获季节人头攒动的壮观劳动场面。然时光荏苒,农转工,这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白湖仍在书写着农业的神话。

  

  

  

   行至崂山大桥处,众人皆下车眺望,不时拍摄下春意盎然的景色。不经意间,暮色降临,众人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皆言他日再来领略这诗般的世外桃源。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人生的春天也应懂得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即便人生行路难,多歧路,但前行的路上应适时停下忙绿的脚步,别辜负这万物茂盛的春天。

  

   (作者徐霞客单位:安徽省青山监狱;摄影俞旭升是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民警)

  

   司法部犯罪与改造研究杂志社

  

   官方微信幸福的黄丝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