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号作品 - 大作家

狼牙诗词 2021-01-15 08:25 阅读:180

  2号作品

   大作家

  

   2号作品

  

   回到家,作家发现有个西装革履的陌生人端坐在客厅里。尖尖头,三角眼,眼珠子滴溜溜转过来转过去,一刻也不消停。和五官最不配的,是他长着一张阔大的嘴巴,活脱脱一只穿西装的青蛙。

  

   看见作家进门,陌生人并不慌张,反倒生出几分居高临下的高傲。

  

  

  

   你是谁?作家大吃一惊: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嗨!陌生人翘起二郎腿,拉长了腔调:你我本是一家,怎么还赶我走?

  

  

  

   你究竟是谁?

  

   我是‘虚荣’,之前住在您的身体里。

  

   最近,您越来越喜欢沽名钓誉了,对吧?作家一愣神的功夫,虚荣呷了一口茶,继续:大前天,您突发奇想,成立了以自己名字为前缀的粉丝群。不管别人是不是您的粉丝,也不顾及别人欣赏不欣赏您的文字,三番五次给您所有的微友发邀请链接,把大伙硬往您的粉丝群里拉。

  

   作家挠了挠头,又点了点头,还真有这么回事。就说自己发出去几千条邀请,却没有几个人响应。现在,自己的粉丝群里,除过一帮亲戚,就是几个喜欢阿谀奉承的弟弟妹妹了,或者,还有几位抹不下面子的文友。

  

  

  

   您不是常给朋友们吹嘘自己发文章靠的是实力,不靠关系吗?前天的会议上,当您得知B是一家报刊的编辑时,瞧您巴巴的样子:凑上前,脸上,即刻绽开一朵谄媚的花,四肢也勤快起来,殷勤地给编辑端茶倒水,恭敬地递上自己的名片。之后得寸进尺,约编辑一同就餐。

  

   说起名片,您瞧您名片上最近添加上去的那些头衔,真真假假,虚头巴脑,听起来仿佛文豪再世。只有您自个清楚吧,那些花花绿绿的光环,到底值几斤几两。

  

  

  

   作家额头开始冒汗了。都说怎样装潢自己的履历,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想到,该死的虚荣清楚。它究竟还知道些什么?作家伸出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假装镇定地继续洗耳恭听。

  

   前些天,著名作家某某去世,文坛风声鹤唳。您竟然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大笔一挥,撰写了一篇悼念作家的文章贴出来。文字里看不到悲伤,看不到真情。因为,您不过藉此标榜自己,曝光自己和名人的关系。您和他本不在一个层面上,没有过真正的交流交往,何谈交情?何谈悲痛?

  

   就说今天吧,明明是您看到消息后,自个儿跑去参加名家的新书发布会的。会上,您买了人家的新书,排队签名后又蹭了合影。这下,您可算是捞着炫耀的资本了,立马在朋友圈晒图撰文,大张旗鼓地说自己是应邀出席名家新书发布会的。

  

   虚荣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大概嗓子有点难受,他端起身旁的茶杯,咕嘟嘟喝了起来。喝完,直视作家:(。)

  

   这些天,您如此疯狂地自我膨胀,让我急剧变大,我的居室,现在已经太狭小了。所以,我不得不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

  

   尽管冷汗淋漓,可作家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他觉得是虚荣故意跳出来揭自己的老底,抹黑自己。

  

   我可不想让大伙儿知道虚荣住在我家里,得想个办法把这家伙赶走。作家辗转反侧,一宿没睡,也没想出个好主意。

  

   干脆,给他戴上帽子,配一副墨镜,再戴个大口罩得了。这样做,起码,别人看不出他的相貌。天亮时,作家终于有了办法。

  

   在虚荣脸上一番度量后,作家直奔商场。然而,现成的帽子和口罩都不适合虚荣,帽子太大,眼镜没有三角形的,口罩又太小。作家权衡再三,最终咬咬牙掏腰包决定定制。

  

   一周后。拿了订做的帽子、墨镜和口罩,作家急匆匆赶回家,他要尽快给虚荣戴上。

  

   当作家兴冲冲把订做的商品一一戴在虚荣的头上和脸上时,却发现,帽子还算凑活(合),可眼镜极不合适,镜片太小,遮不了眼角不说,眼镜腿竟然够不着耳朵;口罩,也只能遮住嘴巴的三分之二。

  

   该死的商家!我付了那么多钱,他们竟然都做小了。作家气呼呼地嚷嚷:不行,我要去找他们算账,让他们重新制做。

  

   别怪人家!

  

   虚荣幽幽地说:省省吧,您。当您决定花钱来掩饰我的时候,我变得更大了。

  

   - THE END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