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虚白疏解崔英春 - 中秋小记(补记)

狼牙诗词 2021-01-15 08:23 阅读:200

  崔英春

   中秋小记(补记)

  

   中秋节的午饭被一直吃成了晚饭。我家小小的餐厅里,我那已经老掉牙的妈妈,无比幸福地被我、我弟、我妹,她的三个孩子围绕着。

  

   这场景让我忽然就觉得恍惚。很多很多年前,我们还很小很小,也是这样围绕着她,吃她乳汁,气她、累她、粘她、依赖她。那时候,她臂膀有力,饭量惊人,行走如风。她牙齿又白又齐,头发乌黑浓密。后来,我们越长越高,她越来越小,越来越干瘪,越来越孤单。

  

   此刻,我们姐弟三个中年人,好像一下子变回了儿童,缩回到妈妈的子宫。我们彼此相像,每个人身上都能找到妈妈的影子。老太太抿嘴左看右看,欣赏着自己这辈子最得意的作品,心花怒放。

  

   她从来都是最高调炫富的妈妈,她善于自创各种在我看来充满浮夸的广告语,在扭秧歌的广场上被迅速播报,大姑娘是干啥的,大儿子是干啥的,老姑娘是干啥的,尽人皆知。我时常为此而深感尴尬又无奈,而那是一个母亲最真实的快乐。

  

   母亲是我弟最顺从听话的病人,只要是我弟给她按摩针灸,她都呈现最配合最松弛最信任的状态,而当她把自己全权交给儿子的时候,奇迹真的就出现了。她的牙真就不疼了,她的烧真就退了,心情真就好了。

  

   一下午,母亲困的睁不开眼睛了,还舍不得去睡觉,就坐着看我们仨兴高采烈地侃大山。她守着我们,就成了最幸福的妈妈。我们守着她,就神奇般地变小,变亲。

  

   中秋节的月饼,太甜,母亲不能多吃了。中秋节的月亮,父亲只能在天上看了。

  

   月光如水,时节如流。中秋节,我们仿佛回到从前,又好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作者简介:

  

   崔英春,70后,黑龙江省大庆市人,企业高级政工师,文学老女青年.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集《从春天出发》《到青藏高原去》《你在时光深处》。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