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鸣有鱼

狼牙诗词 2021-01-14 08:09 阅读:147

  杯鸣有鱼

  

   原创 沈正攀 文起来不错

  

  

  

   我自长江边长大,住处沟渠水塘多,常吃鱼,但当时还说不上喜欢。我那会喜欢吃面,一个人能吃一大碗,现在快要三十岁,吃那时的一半,却嫌多。

  

  

  

   好像是大学时,开始爱吃鱼,也向别人宣称,我爱吃鱼。这是主动往自己身上打标签。大学在东北,两个食堂,几十窗口,近百盆菜,鱼,只有刀鱼,长长的一条,应该是加了糖,吃起来甜甜黏黏的,我打过几次,就再也不碰。可是,大学西门外的水煮鱼,我至今还想念。

  

  

  

   现在我最爱吃的菜是水煮鱼。我很想把现在两字拿掉,记起吃面那事,还是加上。水煮鱼,这名字我就很喜欢,水里游着鱼,水加热,就成了水里煮着鱼。水煮肉就没有啥意思。

  

  

  

   喜欢吃水煮鱼,可能跟我读过的一个故事有关。有一群人用剖开的竹管,从山上溪流,一个接一个往下铺,溪里的鱼,顺着竹管游到房屋附近。由于人多,从竹管游下的鱼少,大伙就把鱼熬成鱼汤,这样人人都尝到了鲜鱼的滋味。因为这故事,我固执地认为,鱼一定要加水煮才够美味。

  

  

  

   水煮鱼一般用铁盆或瓷盆装,底部垫黄豆芽,有的还会加千张为辅料,上面是黑鱼或草鱼,片成薄片,微卷着,白嫩如少女肌肤。汤头浮一把花椒,飘满干红辣椒,荡几块黄姜,有白气冉冉升起。

  

  

  

   从菜谱上看,水煮鱼做起来蛮简单,只有片鱼是个技术活,但其实要做好,有难度。有一回,我到一个店里吃饭,菜单来回扫几遍,没发现水煮鱼,犹疑着问老板,能不能做水煮鱼。老板答应得爽快,鱼端上来,也像那么回事,吃到嘴里,就知道味不对,白白糟蹋了大好的鱼。

  

  

  

   我吃过最好吃的水煮鱼,是北京回龙观的一家店,离我当时住处仅仅几百米。店名好像就跟水煮鱼有关,我和室友点了水煮鱼和皮蛋豆腐,加两瓶冰啤,吃得非常满足,约定下次再来。有空再去,发现店名变了,老板也换了人。

  

  

  

   水煮鱼好吃,常下厨的我,也试着做过几次,全失败。起码,和回龙观的那顿比,差得太远。我反思过原因,主要是我片的鱼不够薄,煮鱼片时间没把握好。大火煮鱼,时间长,肉老了,时间短,没熟。

  

  

  

   蒸鱼就不一样。我记得菜谱上说,做清蒸鱼,一斤大小,需大火蒸八分钟,关火虚蒸3分钟。我有很多次,大火蒸和虚蒸,都超时,对鱼的口味来说,影响不大。

  

  

  

   清蒸鱼,用鲫鱼和鳊鱼都行,用鲈鱼,味最美。鲈鱼肉嫩,少刺,蒸熟后如片片蒜瓣,夹一块蘸上豉油,送进嘴,像是品味幸福。我曾经用清蒸鱼,让一个不习惯吃鱼的朋友爱上吃鱼,得意很久。

  

  

  

   鲈鱼有一点蛮稀奇,我好几次去菜场鱼贩那,都没买到,以为不应季。后来才知道,鲈鱼在卖海鲜的那里买。

  

  

  

   在上海,有种鱼,味类似水煮鱼,但不像水煮鱼那么薄,厚厚一片,依然鲜嫩。无意在饭馆吃过后,我怀着欣喜,回去查知,它叫龙利鱼,是近海鱼类,内地生活的人较少吃到。

  

  

  

   看来人果然还是要到处走走,多吃吃不一样的鱼,说不定就尝到了另一种让你幸福的滋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