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怀——我的父亲母亲》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

狼牙诗词 2021-01-14 08:08 阅读:196

  《述怀——我的父亲母亲》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

  

   湖南《述怀——我的父亲母亲》 文/安安静静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对为人父母不求回报但求儿女比我过得好的那种心境,感受愈加强烈。端午节携妻带子准备回家看看鬓角早已跑出缕缕白发的父亲母亲,行前总有点忐忑不安。工作之余静下心来想想,- -甲子走过了,除了用农家粗茶淡饭和浸泡了几辈人咸咸汗水的无边期待喂大的三个儿子,你们还拥有什么?中国农民千篇一律的生命轨迹,在华夏5000年的土地上,留下深深的相似犁痕!农民,犁,无怨无悔的牛,从来就是- -帧辛酸的老照片。父母啊,我拿什么来报答你们!是你们在激情澎湃中把我送到这个人满为患的世界上。多少年过去,我的生命之旅没有澎湃,只有平淡!自我未考上大学那天起,你们的期望如同流星快速划过夜空,瞬间无影踪。我让你们失望,让你们感到这一生从此了无指望。成家之后,一个人的工资养不了妻儿,是你们无声地拿出米/油补贴我。你们和两位弟弟挑着大包小包送过娄水,每每遇见邻人,我的心都在隐隐作痛.

  

   上初三时,父亲为奖励我每次考试拿第一-,硬是从他当校长的同学那里要过一笔从河对岸转运一车水泥的劳务。在80年代中期,10元实在是不小的数目。穿着那双皮鞋,我在同学羡慕的眼神里,一路高歌,如父母所愿,从乡村考入县一中,轰动乡里。高考那年,为凑齐学杂费,爸爸和两个弟弟,我们全家给修房子的邻居挑沙石,每百斤0.35元,从正月初一肩挑背负到上学前一天,终于可以坐上去县城的班车。

  

   而母亲总是用她的巧手给我们做出花样翻新的美味,那怕只是一碗又酸又辣,脆脆的萝卜条!当然,过年穿上母亲亲手做的新布鞋,比第一次看上电视,更让人欢呼雀跃。。。。。而立之年,我不再犹豫,不再徘徊,农子自有农人坚韧不拔的基因!考取律师资格后,你们尘封多年的笑纹苏醒了!每当央视---妈妈,我帮你洗脚---的广告播放时,我就有一股冲动。常回家看看,很多次变成空白支票。这次回家,,我内心反复设计多少次,一定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抚摸母亲的那双手和她的额头,说一句:妈妈,你这辈子受苦了!渡过清且涟漪的娄水,我在扑鼻的粽香里,沉醉之中,始终未抬起手,我退却了。母亲,儿子不是现在足以让你们衣食无忧,才如此。也许,我怕看见你手背那些深深浅浅的老年斑!在儿子心中,只想保留父母亲永远年轻的记忆。

  

   你们,是天,是地,是我今生最难报答的亲人!千载川流不息的娄江水可以作证,我愿二_老健康长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