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颍疏解从《浮生六记》看盛世经济

狼牙诗词 2021-01-14 08:08 阅读:123

  从《浮生六记》看盛世经济

  

   作者简介:谢炎琴 女 嘉兴新塍人,普通银行职员。喜欢乡村野趣,也喜欢孟浩然,范成大的田园诗;喜欢夜读,在昏暗的台灯光下探索书中的未知世界。祝南湖文学越办越好!

   沈复,出生于乾隆28年,康乾盛世年间。其家庭也是江南典型的富裕家庭。还记得语文课本的《童趣》吗,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故时有物外之趣。良好的家庭环境让他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也让他成为了有个性的人。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可见在盛世经济下,百姓拥有了更大的自由。

   但是沈复的妻子芸娘身世就比较惨了,4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但是长大以后就能通过织布来养活母亲和弟弟读书了,说明那时的家庭手工业以及贸易已经很发达了,而且没有过高的税负,百姓能通过自己的劳动过上富裕的生活,他们去城东避暑时候的老夫妻,以灌园为业,生活恬淡自然,饭桌上有鱼有肉有果蔬,比陶渊明怡然自得多了。

   芸娘的闺蜜华夫人,面山而居,躬耕为业,但能够收留他们夫妇免费吃住,最后还送一个下人帮他们烧饭。友人夏揖山在崇明岛有很多地,典型的大地主,佃人唯唯听命,朴诚可爱,说明劳资关系不紧张,大家都有钱赚。

   再说贸易,沈复一开始是子承父业做幕僚的,可能相当于顾问一类的,这个收入还是可以的,但是这个不太稳定,他前前后后游幕于杭州,绍兴,扬州,吴江,海宁,绩溪,无锡等多地,开始厌恶官场的生态,然后开始易儒为贾,他的儿子则是一开始就学习贸易,先卖酒,但是台湾林文爽之乱导致海道阻隔所以折了本,盛世下不仅海内贸易海外贸易也被鼓励,上到统治者下到普通百姓都知道贸易的重要性。

   后来跟着干妹夫去岭南做生意,配礼者络绎取货,不询日而余物已尽。赚了百余金,但是太贪玩,花光了而已,可怜的芸娘在家里生着病吃酱黄瓜腐乳。沈复回来后开了一家书画铺,三天都回不了一天的本。如果有统计的话可见那时的服务业也是支柱产业。喝酒,吃饭,看戏,寻常百姓也是少不了的。

   盛世下大家的收入倾向于正态分布,即大家的收入水平差不多,极高极低都是少的。所以小商业者,小手工业者生活还是很不错的,这点《浮生六记》里也可以看到。那时水路是很重要的交通方式,书本里记录了很多志趣不俗的舟子,去吊唁吴江钱师竹的时候,船家女素云,善歌善酒。习幕于奉贤官舍的时候,和友人雇舟出游,舟子颇循良,和他们一起登山游玩,自愿做起了导游,寻找隐居的地方。

   去南园看油菜花的时候,以百钱雇了一个馄饨担子,烹茗暖酒,担者颇不俗,拉与同饮。去岭南做生意的时候,第一次看长江,渔夫小网大孔捕鱼,可知一己之见未可测其奥妙,我看则是长江产鱼丰富,不需一网打尽。正因为繁荣的经济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阶级差别,作者与之都能平等而友好的交往。

   但是盛世经济却让家境殷实的沈复最后穷困潦倒,子女都养不活,靠资助,靠父亲接济,靠芸娘织布。这里的原因其实挺多的。

   但我觉得最主要的就是沈复把志趣变成了职业,栽花叠石,喝酒,游玩他都非常喜欢,他从小不事生产,生活在自己的乐趣中,是个典型的 play boy 形象。芸娘则不同,她一方面很支持丈夫的这些志趣,另外一方面就想着开源节流,吃便宜的酱菜,穿补丁过的衣服,支持沈复出去做生意,她还提议过和他像那对老夫妻那样,躬耕为业。如果她没得病的话或许这些能实现。

   盛世经济就是给那些勤勤劳劳的工作的普通百姓一个改变自己生活等级的机会,几百年前是这样,当下更是这样,从这个角度看,文人雅趣固然高尚,《浮生六记》其实是一本很现实的书。

  


 

   幸福生活是靠奋斗出来的,生逢盛世,同样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勤劳朴实,诚实善良,节俭好学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的美德!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故时有物外之趣。读过这课文!

  


 

   娶妻当娶陈芸娘,嫁人莫嫁沈三白。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