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断章_1

狼牙诗词 2021-01-14 08:08 阅读:129

  【散文风】断章

  

   文/闫玉枝

  

  

  

   六月栀子花开,七月翠绿浓。不经意间,日历已撕去了一半,光阴总是在不经意间,滑过匆忙的指尖,悄悄溜走 ,回首时,这一年又走过了大半。

  

  

  

   流火的七月,空气中涌动着燥热,一股股压迫着胸腔,似乎在这个季节 ,连顺畅的呼吸,都成了奢望,而一些小情绪,更是让心情不安静,需要在文字里,慢慢梳理。

  

   1、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六十九岁的母亲,站在没有一米高的板凳上挂门纱,她没有意识到这样简单的动作对己她来说,已经是危险极致了,她的手臂骨折了。

  

  

  

   周末回家,老远就看见她在院门外张望,徘徊,右手还缠着雪白的绷带。门口两株高大的广玉兰树,枝叶葳蕤,浓荫蔽日,母亲站在门口,身影显得更单薄瘦小。

  

  

  

   我转过身,大颗大颗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所依赖的父母,已经老去,毫不留情的岁月,正在一寸寸吞噬他们的年华。心狠狠地痛了一下,擦干泪水,我在他们面前还得强颜欢笑。

  

  

  

   这一天虽然很忙碌,但我一点不觉得累,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一切收拾妥当,已是黄昏时分,母亲催着我赶快搭车上城,说明天我还要上班,让我安心上班,不用担心她,有父亲精心照顾,她生活没问题。而后她让父亲送我上车,父亲提着大小包小包的布什,油,花生,芝麻,新鲜的绿豆送我,我知道这是母亲用一只手提前准备的,甚至她还想给我带镘头,迂了点。

  

  

  

   七零后的我,在他们眼里,永远是个孩子,永远被他们疼爱着。记起了网络上的一句话,父母在,人生便有来路,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我觉得我很幸福。

  

  

  

   2、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的美好

  

  

  

   一天,偶尔浏览一个同学群,大家都在议论一个张姓同学因病去世了。我忽然就懵了,一年前还在一个桌上吃过饭,中间他精神懼烁,谈笑风生,还开车送别人回家,这短短一年时间,说没就没了,我好一阵回不过神。

  

  

  

   他家中有年迈的双亲,还有一双儿女及妻子,大家在群里积极捐助,而我还是在回想他在留在我记忆中片片段段……

  

  

  

   他是一名兢兢业业的代课老师,在我女儿学校,又在一个同学群,彼此间就熟悉了,平时在群里,他总是热情地打着招呼,晒着生活的点滴片段,比如今天做了什么特别的菜,最去了哪里玩了,挖了什么野菜,种了什么菜,这么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在去世前仍然对他的病情守口如瓶 ,仍然笑着聊着天。

  

  

  

   如今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每个人都忙着自已的事情,早上到晚上,工作,学习,人际交往,别人若不开口来聊心事,怎么有时间去顾及别人的内心呢?一阵阵的怅然,失落,对自己,也对别人。

  

  

  

   顾城说过一句话,树在摇它的叶子,草在结它的种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的美好。可惜的是,有时候站着,已经是一种奢侈了。

  

   3、点着灯的房子

  

   点着灯的家

  

  

  

   一个人在城之西,白水之湄,踯躅良久,想想母亲,又一阵心酸,此时是黄昏时分,盛夏的公园人来人往,微凉的风吹来,又十分惬意,我手扶拦杆,望向平静的白河,火红的晚霞,映红了整个河面,柳丝如铉,蝉音高唱,这一切又都十分的美好。想起一句话, 幸福不是结局,而是过程,如父母亲,同学,父母亲在岁月里渐渐的老去,渐渐的我要成为他们坚实的肩膀,去承担我必须的责任,而同学,这是他的宿命,没有人能改变,世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必然的,因果的,左右不了的,一切随缘。而自已,只能走向更美好,努力的、不断提高自已的高度与觉悟。

  

  

  

   夜色越来越浓 ,浓得像我的情绪,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每一个人却都因为拥有爱,才能幸福的生活,我们能做的,就是珍惜当下,快乐生活,席慕容的一首诗:

  

   其实 我们

  

   所求何其卑微

  

   人生一世 辗转天涯

  

   想保有的不过就是像这样一小间的

  

   点着灯的房子

  

   一小间的 点着灯的家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