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汝舟阐述【散文风】岁月如歌(二)

狼牙诗词 2021-01-13 08:32 阅读:150

  【散文风】岁月如歌(二)

  

   我外公的姐姐,我妈妈的姑姑,是我的姑婆。她离开人世已经30多年了,在我的心里,时常惦记着她,脑海里时常浮现出的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举手投足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那时候,她也很亲我的妈妈,我妈妈也很喜欢她,我也跟着妈妈经常在她身边,姑婆的一生虽然曲折,命运多舛,时运不济,但是,我始终认为她是一个不屈服、勇于抗争的人,在我的眼里,她是一个很善良、很顽强、很伟大的人。

  

  

  

   姑婆八岁的时候,她的爸爸就死了。她的妈妈领着她和她的两个弟弟艰难渡日。姑婆年轻的时候长的漂亮,人也聪明,说媒的人很多。姑婆不为所动,她有自己的想法,她知道自己家庭困难,母亲带着两个弟弟不容易,她要减轻母亲的负担,为家庭做出贡献,一定得找一个家境好的,只有这样才能帮助娘家。让妈妈和两个弟弟少吃点苦,过上好日子。

  

  

  

   终于,她等来了一个小地主,家境可以,是一个比较聪明的男人。然后姑婆就嫁过去了,她以为这样,她的好日子就来了。家里没吃没喝的妈妈,和两个弟弟以后就不愁吃也不愁喝了。然而,事与愿违,嫁过去之后的姑婆,非常非常的挂念她的娘家。婆家离娘家,大约有三十里路。她想给她娘家拿些吃的和钱补贴,可是她是一个裹脚的女人。是拿也拿不走,拎也拎不动。她就对她丈夫说,让他给娘家送点吃的喝的。她的丈夫不理会,既不说不给,也不说给。就是一个啥也不说。丈夫的这种态度,也表明了一种观点,不支持,不作为。姑婆心里啥滋味啊!是多么的难受,多么失落啊!帮扶娘家的念想破灭了,整天闷闷不乐。

  

  

  

   很快,姑婆怀孕了,孩子生下来,姑婆一看是个女孩,直接就说扔掉。刚好满足了他丈夫重男轻女的心。谁也不知道我姑婆这时的心在滴血,是多么痛苦啊!她真的舍得扔吗?不。哪有当母亲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何况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啊!因为她想到了自己,自己是个女人,自己的妈妈辛辛苦苦把自己养大,自己嫁人了。妈妈和自己的两个弟弟快饿死了,自己家里有吃有喝的,自己这个当女儿的却无能为力,要女儿有什么用?她是由爱生恨,所以才狠心扔掉了自己开始连生的两个女儿。

  

  

  

   接着,姑婆又连着生了三个儿子。欢声笑语充满了她家的小院,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宁静和祥和。

  

  

  

   然后,好景不长。国民党开始抓壮丁强征新兵,当时,战事频繁,老百姓都希望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谁愿意去打仗送死呢?我姑婆的丈夫,就是被抓壮丁的对象,因为他年轻力壮。他总害怕自己有一天被突然抓走,他看着自己漂亮的妻子,虎头虎脑的儿子,想想自己马上就要被抓走当壮丁,离开了他们,他开始郁郁寡欢,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被吓成了现在所说的抑郁症之后,自己寻死了。姑婆的天塌了,一个小脚女人,拖着三个孩子,日子该怎么过啊?姑姑来不及抱怨,也顾不上悲伤,日子还要继续,三个孩子还要吃饭,她带着三个儿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可惜,天不怜悯,在姑婆的丈夫死后第二年。我姑婆第一个和第二个,白白胖胖,虎头虎脑的两个儿子,一个6岁,一个4岁,得紧病连续折夭。只剩下我最后一个瘦瘦弱弱,长相丑陋的林表舅活了下来。

  

  

  

   家庭祸不单行,姑婆只能移动着她的三寸金莲,在家里织布纺花,维持生计。当她正准备用她白天黑夜织的布,换取柴米油盐时,村里来了一帮土匪。打开姑婆家的门,把她织的布纺的线抢劫一空。姑婆想上去给他们拼命,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脚,抬头看看他们的枪,再看看被吓坏了嚎啕大哭的儿子,她是多么的无奈啊。没办法。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土匪抢走了她的血汗品,把苦水咽在肚子里。

  

  

  

   我那苦命的姑婆,带着儿子艰难度日,一直熬到儿子大了,竭尽全力,家里还是一贫如洗。表舅长得瘦弱,没有女孩愿意嫁过来。姑婆为此非常头疼,心想:自己老了,还有儿子,可儿子老了,靠谁呢?

  

  

  

   一天,村里来了一个长像俊俏的哑巴姑娘,她在讨饭,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会说话似的,浓浓的眉毛像弯弯的月牙,嘴一动,还有两个酒窝。两条粗黑粗黑的辫子垂下来,显得更加妩媚。唯一的缺陷就是不会说话。我姑婆把她拉到家里,村里有人来对我姑婆说:他是别村赶出来的,不会生育,要了没用。我姑婆看着那哑巴姑娘,心生怜悯,拉着她的手。说:多好的姑娘啊!不会生育算了,给俺林娃做个伴也好啊!

  

  

  

   就这样,我三十六岁的林舅这一年当上了新郎。第二年的春天,他们所说的不会生育的,我哑巴妗子生下了我山红妹妹。又过两年生下了,一个虎头虎脑,和妗子一样,有一双会说话眼睛的表弟。

  

  

  

   看来,姑婆家春暖花开的日子到来了,一切都感觉是那么美好。可是,命运啊!有时候太捉弄人了,你还要给我苦命的姑婆开多少个玩笑才罢休?在我表舅48岁的时候,又确诊为肝癌。两个孩子一个十二,一个十岁。我的表舅,带着多少不舍和无奈,撒手归西了。

  

  

  

   在人的生命长河里,有人走了,还会有一些人,来到你的生命里。在我妈妈小的的时候,我的姑婆就很亲她,她把我的妈妈当成她的亲闺女。当我妈妈懂事的时候,她给妈妈讲,她年轻时的故事,讲她咋挂念外公,而不能帮助自己娘家时的痛苦和无奈时……妈妈抱着她的姑姑痛哭流涕,从此她决定要给她善良,苦命的姑姑爱和温暖。善良的妈妈,从此就奔波在自己家和她姑姑家的这条路上。妈妈也想帮助苦命的姑姑,让她度过难关。可是,不幸的事情一件又一件,这个时候,我的姑婆突然患病瘫痪在床了。我的妈妈去的更勤了。因为妈妈知道她的姑姑这一生经历过啥?她竭尽全力的用她的爱,来温暖她的姑姑。让她的姑姑,不至于万念俱灰。

  

  

  

   当我舅舅去世后,家里穷的都啥都没了。这个时候,就有人来打听,我妗子嫁不嫁?尽管妗子是个哑巴。但她比我表舅小啊!她还不到三十岁。别人也指望娶到妗子后,生个妮或娃呢!

  

  

  

   姑婆心在滴血,她是一百个不愿意让妗子再嫁人啊,两个孩子没娘了怎么办?然而,面对一贫如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家庭,让哑巴儿媳妇和孩子出去,讨个活性命吧,姑婆咬咬牙、狠狠心,同意了哑巴妗子再嫁人,于是,我姑婆给妗子挑了一个殷实本分的人家。妗子领着表弟嫁过去了。这时十二岁的表妹和姑婆生活在一起。表妹给姑婆做饭,给她端到床前。儿子离开她了,媳妇又嫁人了。剩下的事,她也无能为力了。可能她感到她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吧!

  

  

  

   于是带着一生的悲痛和无奈,带着对人生深深的眷恋,我的姑婆毅然拿起藏在床头好长时间的毒药一饮而尽。我的姑婆啊!我的姑婆!我豪壮而凄苦的姑婆,生活给你出了多少个始料未及的难题,你都迎难而上,多少苦难没有把你打倒,最后却用这种方式了却了你的一生。你是懦弱?还是屈服?还是不愿拖累人?还是想着到该放手的时候了?

  

  

  

   姑婆什么也没给我的妈妈说,,我妈妈似乎知道她姑姑要给她说什么,姑婆走后,我的妈妈义无反顾地,就把山红妹妹接到我家了。表妹在我家长大,一直到出嫁。都是我妈妈一手操办的。我的表弟,长大后,我的舅舅把他接到城里,让他学了电焊的手艺,让他掌握了一技之长,也能养家糊口,安身立命了。

  

  

  

   如果有来生,我只想对上天说一声,上天啊!对我姑婆好一点吧!别让她太苦太累了。她那柔弱的肩膀载不动太多的悲哀啊!

  

  

  

   我也想让人们知道,有一种女人,她生活的很卑微,但她却又是如此的强悍。强悍的让我深深的折服,我为自己有一个如此强大的姑婆,感到骄傲!姑婆,你吃的所有的苦,我们都在看着。你的一生是个传奇,是所有自强不息的女人们的榜样!

  

  

  

   作者简介:马艳, 女, 汉族。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