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断想

狼牙诗词 2021-01-12 07:53 阅读:119

  “二十四节气”断想

  

   二十四节气断想

  

   文 / 张永军

  

  

  

   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作为中国传统历法体系及其相关实践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十四节气被国际气象界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但我感觉,二十四节气在指导着传统农业生产和日常生活外,或亦能另调和时下人们的情感和认知……

  

  

  

   立春

  

   春已来临,但积习中似乎唯有暖风醺人、乱花迷眼时,人们才能念及。殊不知,此刻的春意早已开始褪色,就像月圆天心时,月儿即将隐去。可惜,人们却常常意识不到,每每在本该惊喜的时候麻木,却在应该惋惜的时候兴奋起来。雅斯贝斯说:理解取决于理解者的本性。其实,理解何尝不取决于理解者的态度。春天,其实最先绽放在心底。就从这个春天开始,学会发现、学会感动,重新找回那份率意和通透,去享受最诚挚、最纯粹的的幸福。相信,现在并不迟。

  

   雨水

  

   从天上掉下的是雨,落下来溅起的是雨声。从同一件事中,会引发不同的认知和慰藉。有些思想的成长和情感的成熟,是需要经历岁月的淬炼和得失的点拨的。任何一颗心灵的成熟,都会经过不倦的跋涉、执著的漂泊、坚强的奋战和失意的煎熬。落下的雨,路过的风,未尝不是结缘的警示、会心的探望,就让她盛开在前行的路上。

  

  

  

   惊蛰

  

   春雷震响,万物复苏。凡草木虫鱼,皆有可观。庄子濠上观鱼,是否正在此季?濠梁之辩中,庄子貌似被惠施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驳倒。其实,庄子所言的鱼之乐,是看到其出游从容,正享受着自己最自然的状态。惠施倚重的是器物的区别,而庄子推道的是顺物之情,二者高下之别判矣,庄子不胜而胜。爱,不能只以自己的方式。

  

  

  

   春分

  

   春分过后,白昼变长,貌似可供支配的时间增多。能够自主地安排时间,是一种真正的自由和幸福!难怪有人艳羡牧羊人和起义军领袖,无非就是因为他们可以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可以在自己的时间内做自己想做的事。时间,似是身外之物,但它牵动的却是我们的内心,关系着我们的自由、快乐。但时间不可能尽由自己安置,就像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只为自己活着。我们的时间如果先由别人安排,就要学会自己优化,在自我优化的过程中,再讲究到效率,更调适出心情。我们总得做些什么,当芳华老去,才敢回忆。

  

  

  

   清明

  

   清明节,是古人留给我们的一份伟大遗产!这一天,我们去扫墓、祭祖,去郊游、踏青,说穿了,就是从平日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想想生死、想到放下。这是一种提醒,使活着的人可以出世,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情。理想并不一定总能实现,但她照样会点亮人生,使生命拥有质感,生活产生意义。或许,这个世界只有伟人不会被遗忘,但我们都应该以自己的方式伟大。

  

  

  

   谷雨

  

   谷雨前后,种瓜种豆。可有些人,已走在离开农村奔向城市的路上。到了城市,一些人的生活将形成,一些人的则会毁灭。城市,是一个梦,但只有与小事情有联系的梦,才是让人有勇气继续做下去的好梦。城乡间的隔离,与地图上的距离毫不相关。美国总统亚当斯曾因讲过这样的话广受推崇——我们这一辈人现在做农夫,希望我们的后辈有一天能够不做农夫,而成为诗人或画家。我却不能苟同,最好的状态应是人们不再以做农夫为耻,农夫会和诗人或画家一样都受到社会的尊重、认可。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都正处在离乡的路上。

  

  

  

   立夏

  

   《夏景山口待渡图卷》,是南唐画家董源的传世名作。作者点染皴擦中尽显的江南夏日美景,令人窥之远俗。中国古代文人画家,不是在为客观对象作画,而是在为他们所领悟的生命本质设色。师法传统文人画,最在于陈陈相因的画法、模山范水的套数中,揣摩、秉因其中的旨趣、品味,在承接文脉、致敬先贤的过程中,实现不变之变,使人超越出去、雅致起来,得真挚于笔墨以外。艺术诚然在于发现,通过发现世间的新奇事物而挖掘出其内蕴的优美深邃,展示出前人没有发现的新境地、新内容、新形象,但其意义亦何尝不在于继承、发展的过程中,提升人的境界,启迪人的思想。

  

  

  

   小满

  

  

  

   小满至,作为百果第一枝的樱桃将大量上市。《古今谭概》中记有一则很有趣的《樱桃诗》事件:史思明作《樱桃诗》樱桃一篮子,半青一半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群臣共赞高妙之余奏请把一半与周贽句上移以更协韵;史大怒我儿岂可使居周贽之下。笑后再想,怕先周贽后怀王的思路乖张但并不难理解——群臣关注的是艺术性,而史思明着眼在政治性。政治性里不光体现身份之别、尊卑之序、主次之宜,更离不开相关的心计、心术、算计,甚或依托某些不可告知、含沙射影、落井下石。政治的恶,根植于政治的术;难得,善的政治家。

  

  

  

   芒种

  

  

  

   芒种过后,颗粒归仓,丰收在望。任何一件事,如果意义仅限于自身,往往是微不足道的。播种、收获的过程,或另如一条河的汇成,需要巨大的耐心、惊人的巧合,更需要忍受痛苦的消耗。当足够的耐心容许、必要的巧合发生、所有的消耗被忍受,才会拥有一条河,也才能享受播种后的收获。明知生命短暂身如云烟,为何还有那么多的人去不懈地追求、不停地奔波?我不知道别人,也许只知道一点自己:虽然哪里都可以生存,但我只想要那一片明亮的大海;虽然哪里都可以驻足,但我更想风雨的路上由虫变蛹,由蛹化蝶,拍打出一双飞向天空的翅膀。

  

  

  

   夏至

  

  

  

   夏至,是又一个顶点。顶点过后,难免伴生痛苦。生命本身,就是与痛苦相伴,这是生之痛苦。以逃避的方式求解脱,是对人生最大的不敬、不恭。最得道的形式,是在正视痛苦的同时,善待生命,并使生命增值。真正的高僧大德,都应该至情至性。逃避的坏处是,安放的下自己,却安放不下慈悲。如来拈花,迦叶微笑;庭风白云,随缘喜乐。我爱你,我的爱与你有关,也与你无关。

  

  

  

   小暑

  

  

  

   暑热将炽,却阻不住人们出游的脚步。但旅游,却不应满足于简单的到达,而是身体和心灵同时在路上。在旅途中,留下足印,印证惊喜,领略风情,沉淀思绪,升华情感。当没有准备好,最好不要轻率启程。越是美好,就越要苛意呵护,有时摸不到反而比摸到更好。或许,不只生存还是死亡是一个问题,取得与舍得同样也是一个问题;有时,舍的滋味并不逊于甚或会远远大于得的感觉。舍的况味,是属于彼岸的,他超越着回忆,会在期盼中永存。我们要学会珍惜,更要学会怎样去珍惜。但得相稔于心,来与不来,只欠一个最默契的转身。

  

  

  

   大暑

  

  

  

   热暑辞客。经常/那些/我以温柔相待的人/伤我最多,古希腊女诗人萨福的诗句,使人心冷。宽恕是件必须考虑到前瞻性且非常个人化的事,需要厘清对象,针对主体,并关照结果。腐草为萤,浪子回头,是种怎样的美好?但可能,这美好的代价过大,会超出我们的承受。如果,即使上帝自己也只能宽恕针对他而犯下的罪行,而无权宽恕针对别人犯下的罪行,惟盼,上帝坚持说:人啊,我对你们,永不变心。

  

  

  

   立秋

  

  

  

   立秋一到,极像人过中年。仔细想想,每个人的一生,其实就是将生命中的各种可能性排除的越来越少的一个过程。就像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他的《未选择的路》一诗中描述的那样:黄色的林子里有两条路/很遗憾我无法同时选择两者……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它——/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们只此一生,已没有时间再去求证另外的可能性。缺憾,使人生变得真实,可能性只是一个悖论抑或陷阱。今天所做的一切相加,就等于未来。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