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逢甲不利

狼牙诗词 2021-01-11 08:16 阅读:125

  慈禧太后逢甲不利

  

   文:潘小平

  

   民间有个说法,慈禧太后逢甲不利:同治十三年甲戌,她四十岁,独子夭折,大清帝系竟绝;光绪十年甲申,她五十岁,中法战争;光绪二十年,岁在甲午,她六十岁,正好一个甲子。六十在中国人,是一个生命轮回的概念,其意义非同一般。所以打从上一年起,慈禧太后就放出风来,要好好办上一办。转过年来,进了正月,朝廷上上下下,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十年前,她五十岁整生日,本打算大大热闹一番的,不想爆发了中法之役,寿没做成不说,还吃了法国人一肚子气,弄得她多少年来,心里都不痛快。

  

   这回不一样了,早在光绪十九年春,朝廷就专门设立了万寿庆典处,而更早一些,光绪十八年十二月初二,皇帝就在师傅翁同龢的授意下,发布了一道上谕:

  

   甲午年,欣逢太后花甲昌期,寿宇宏开,朕当率天下臣民胪欢祝嘏,所有应备仪文典礼,必应专派大臣敬谨办理,以昭慎重。着派礼亲王世铎、庆亲王奕劻,大学士额勒和布、张之万、福锟,户部尚书熙敬、翁同龢,礼尚书昆冈、李鸿藻,兵部尚书许庚身,工部尚书松溎、孙家鼐总办万寿庆典。该王大臣等会同户部、礼部、工部、内务府,恪恭将事,博及旧典,详议隆仪,随时请旨遵行。

  

   大婚之后,皇帝和慈禧太后之间,因宫闱细故多有龃龉,翁同龢觉得万寿庆典,是弥合他们母子君臣关系的一个极好机会,该好好利用。庆典的准备工作千头万绪,不仅内廷殿宇需要重新油饰彩绘,备办大量器物,而且从颐和园到城内的跸路也要修整,沿途的街道铺面,更须重新装潢布设。庆典期间,还要举行一系列的庆贺筵宴,宫中和颐和园两处照例要传戏,而这些都需要早早预备,非一年半载的功夫,不能完成。颐和园排云殿,为整座园子最富丽之所在,已定为六十万寿的受贺之处。排云殿宫门五楹,南向临湖,门前的两个大铜狮子,俱是母抱仔。铜狮两边,各有一株太平花,高约两丈,花开之日,灼灼如火——为皇帝着想,心细如发的翁同龢,特为把受贺大典安排在此处。

  

  

  

   据光绪朝档案《皇太后六旬庆典》记载,为了举办庆典,内务府特命江西景德镇官窑赶制寿筵所需餐具,包括大海碗、中海碗、大碗、中碗、杯碗、宴碗、汤碗、饭碗,不同尺寸的盘、碟,不同规格的汤勺、饭勺、羹匙等共计29170多件。正值夏初阴雨连绵时节,窑工们制好的窑坯不能晾晒烘干,为了不耽误慈禧太后的六旬寿宴,内务府不惜工本、不惜代价,让窑工们不分昼夜地烧制,今天故宫博物院珍藏的明黄地彩绘福寿万寿无疆大盖碗及万寿无疆大盘,就是那时烧造的。

  

   此外,为筹备庆典,内务府还置办了一批金、银、漆、玉、铜、锡餐具,仅金盏、银勺、金银镶牙筷,就多达789件。这些餐具或镌刻万寿无疆字样,或雕饰福寿纹,或以八宝、如意、云头图案为底,以烘托寿宴的氛围。但虽说庆典处日日车水马龙,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可还是有人在心里犯嘀咕:谁知道老太后的六十大寿,逃不逃得过逢甲不利的魔咒呢?

  

   民间有个说法:怕啥有啥,果然,刚一开年,英国就占领了缅甸。曾国藩之子曾纪泽,代表清政府与英外交部勘议滇缅分界,英方百般刁难,蓄谋对我边界有所侵夺。六月,日本又因为与清政府争夺在朝鲜的利益出兵朝鲜,幽闭朝鲜国王,封锁汉江,遍布水雷,断绝海道,使清政府派出的赴朝助剿提督叶志超孤军寄守牙山,形势危悬。李鸿章于是调马步炮队共十余营,由招商局轮船运载东渡,又派北洋海军战舰八艘护送,数艘英国商轮辅助。行前密谕各舰管带,如遇日本兵船拦截,即行开炮轰击,不得退缩规避。舰队开至丰岛冲海面,果然与日舰遭遇,然派出各舰除操江、广乙、济远三舰与日军对抗外,其余皆返旗遁走。丰岛冲一役,历一时许,英轮高升号沉海,操江被虏,广乙自毁,济远重创,被俘将士八十余人,溺死者千余人。济远号管带方伯谦,因为在丰岛海战中下令悬挂白旗,率舰中途西走,临阵逃脱,贪生怕死,被认为是丰岛海战失败的原因之一,战后被清廷处死。丰岛失利,日兵得以袭击陆军于牙山,提督叶志超逃遁。清政府大败,遂被迫宣布对日开战。

  

   这就是甲午战争的由来。战诏既下,朝命马玉昆统毅军,左宝贵统奉军,卫汝贵统淮军,丰伸阿统盛军,共四军一万四千余人渡鸭绿江入朝。秋七月,诸军会屯于平壤。平壤为朝鲜旧京,城垣壮阔,绵亘几十里,入朝诸军既由叶志超统率,而叶志超庸懦,将领日日置酒高会,军士残忍,渔夺妇女,抢劫财物,韩国百姓大失所望。日兵乘机分四路来攻,清军随即溃不能战。

  

   陆战如此,海战则更加惨烈。八月十七日,清政府海军在驰归旅顺途中与日本海军遭遇,全队战舰十二艘,扬威、超勇先中弹起火,镇远、定远两舰身受重创,经远中水雷沉海,致远舰管带邓世昌在弹尽药绝之后,驾舰驰撞日舰中坚吉野号,欲与敌舰同归于尽。吉野畏其势猛鸷,慌忙驶避,致远不幸中鱼雷而沉,副将陈金揆与邓世昌同殒。致远既沉,其余诸舰或沉或逃,不复成军。

  

  

  

   当时的海军经费,由慈禧太后授意李莲英,提作修建颐和园、三海之用,前后总计白银一千二百多万两,致使清政府海军虚有其名,溃不任战。对此,官书记载讳莫如深,而廷臣也未有敢抗论及一言者,足见朝政之腐败。十月初二,日兵陷凤凰城,岫岩、金州、复州、大连湾相继没于日军之手,月末,陷旅顺;十一月,陷海城;十二月,陷盖平,陷荣城,陷威海卫;光绪二十一年春正月,陷刘公岛,总兵刘步蟾自杀,丁汝昌与刘公岛守将张文宣双双饮药而亡,营务处道员牛昶炳悬白旗投降,海军舰队全数被掳——日本完胜,北洋完败!

  

   是这样一夕数惊、岌岌可危,万寿庆典却照常进行。上自帝后、王公,下至文武百官,枢臣疆臣,都要向慈禧太后进献寿礼。山东曲阜孔子第76代孙孔令贻的母亲和妻子,为了向慈禧太后祝寿,早在九月里就已入京,盘桓三个多月,才终于在十月初四这一天,向慈禧太后进献了两桌寿席。从十月初一起,内外臣工穿蟒袍补褂一月,称为花衣期。十月初十,慈禧太后寿辰当日,庆典进入高潮。辰刻,太后御礼服,由乐寿堂乘八人花杆孔雀顶轿出神武门、进北上门,至寿皇殿列圣前拈香行礼;又至承乾宫、毓庆宫、乾清宫东暖阁、天穹宝殿、钦安殿、斗坛等处拈香行礼,而后还乐寿堂。巳初,慈禧由乐寿堂乘八人花杆孔雀顶轿出养性门,升皇极殿宝座,礼部堂官引光绪皇帝于宁寿门中门入,诣慈禧前跪进表文,监侍跪接表文,安于宝座东黄案上。光绪皇帝步行至宁寿门槛外,率诸王大臣行三跪九叩大礼,接受了皇后、瑾妃、珍妃、荣寿固伦公主、福晋等女眷的跪拜,然后是传膳、进果品、传戏。

  

   而就在这一天,日军攻占了大连军港!

  

   宫中的大戏,接连演了三天。甲午海战失败后,光绪二十一年春三月,清政府头等全权大臣李鸿章与日本全权大臣伊滕博文,在日本马关订立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十一款;夏四月,割让台湾于日本。《马关条约》的签订,表明外国资本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已开始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大大加深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和民族危机。据后来的史料披露,日本之所以选择光绪二十年发动这场战争,原因之一就是趁慈禧太后六旬万寿,清廷上下无心恋战,以增加胜算的可能性。自咸同以来,中国叠经外患,三遭劫盟,及甲午之战,东败于日本,各国纷借港湾之事相逼而来,瓜分中国之说沸腾于中外。至此,大清江山已是千疮百孔,四分五裂。乃至戊戌变法失败,太后专权,德宗孤危,庚子祸起,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两宫再次仓皇西走,满清王朝越发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有人以为,这一切都祸起甲午,因此《马关条约》后,北京城门上出现了万寿无疆,普天同庆;三军败绩,割地求和,以及一人庆有,万寿疆无的对联,以表示对慈禧太后的极端愤慨!

  

  

  

   《李文忠公电稿》:

  

   日知今年慈圣庆典,华必忍让。倘见我将大举,或易结束,否则非有所得,不能去也。

  

  

  

   王伯恭《蜷庐随笔》:

  

   平壤者,箕子故乡(周武王灭商后,商朝遗臣箕子率五千商朝遗民东至朝鲜半岛,建立箕氏侯国——潘注),尚有井田,为朝鲜通国胜境,官妓尤多;叶公(志超)至,征歌选舞,顾而乐之,将老是乡矣。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