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忌日》

狼牙诗词 2021-01-11 08:16 阅读:88

  《父亲的忌日》

  

   《父亲的忌日》文/德馨芳

  

  

  

   雾浓霾重,四野朦胧,天空象一口大铁锅扣在头上,心情沉沉郁郁的。

  

   今天是我父亲的忌日。二十三年前的今天,是一个冬阳煦暖的日子,我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幼年丧父,童年丧母,少年时代是在给有钱人打工放羊中度过的。他当过兵,剿过匪,参加过抗美援朝。从朝鲜回国之后,因家中给他缴不起三个月的口粮,毅然回到希望的田野上,耕耘理想。他当过生产队长、民兵营长。仅有初小文化的父亲,能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文章也写得有板有眼。

  

   在父亲病重期间,我和弟弟及两个妹妹轮流守在他的病榻旁,他对我和大妹妹说:你两个是吃国家饭的,回去上班吧,守在我身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吃完我母亲做的手擀面,对我母亲和大姨说:我有四个儿女,我咽气的时候,一个都不会在我跟前。说完这话之后,父亲就象睡着了一样。当我得知父亲去世的噩耗,赶回老家之后,村里的长辈已给我父亲剃了头,穿好衣服。他安详地躺在床上,我看着父亲的遗容,欲哭无泪。今天回想起父亲说的话,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我来到父亲的坟地,清理完荒草,捧起一抔黄土慢慢地撒在他的坟头,并将前几日写的《落叶,情寄何方》轻轻地放在他的脚下。

  

   枯草在阴冷的寒风中摇曳着,天愈沉愈低,稀稀疏疏的滴着雨星。

  

   《补记: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八十岁的老母亲身板硬朗、腿脚灵便,做饭、料理家务,把自己的二分菜园经营的井井有条;天晴道干时还会和大妈大伯们跳跳广场舞。

  

   这是我的福份啊,我的乡愁会在这温馨的港湾安安稳稳地停泊,自由自在地荡漾。》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