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 口

狼牙诗词 2021-01-07 08:14 阅读:95

  村 口

  

   作者简介:邬惠英,中国致公党党员,高级教师,嘉兴市秀洲实验小学语文老师。在一杯清茶一本书的时光里,回首往事,记录点滴,给平淡的日子增添一抹亮色。

  

   村口有风景。我们的东村口是几间村里的洋房和洋房前的一大片水泥场。

  

  

  

   水泥场过东是一片连着一片的竹林。春季的竹林是村里人的希望,当笋芽儿钻出地面后,竹林便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一场春雨,我们听到了竹笋拔节的声音,当一株株嫩竹上高后,大人才允许孩子们走近竹林。此时,毛针笋、小竹笋成了餐桌上的美味。夏天的竹林是村里人的空调房,更是孩子们的乐园。大人搬个长凳在婆娑的浓阴下打个盹。孩子们呢,翻跟斗、爬竹竿、荡秋千,还做各种游戏。

  

  

  

   村口望去,是一大片的田地。近处的几块田里,春天种着花草,学名紫云英。矮矮的随意地生长着,细细的茎,绿绿的叶,紫紫的花儿,女孩子总要去采一把花儿来玩玩的。驻足远眺,金灿灿的油菜田和绿油油的麦田,宛如黄绿相间的地毯,明亮、温暖。夏季的田野最忙碌,今天还是一片稻海,过两天就是绿茵茵的秧苗了。

  

  

  

   人们赶着时节抢收抢种,割稻、耕田、施肥、拔秧、插秧……做不完的活儿,田野里处处是忙碌的身影。孩子们由村口向着田野出发,去送点心、帮忙拔秧,参与到这热火朝天的双抢中。秋季的晚稻,冬季的油菜,可谓四季无闲田啊。土地以博大的情怀滋养着四季的庄稼,也滋养着人们的心田。

  

  

  

   这一大片田地,分南港和北港,由几个生产队所有。田的两边是高地,统一种着桑树。冬天的桑树是一排排紧握拳头的士兵,到了春天开始发芽抽枝长叶,养育了春夏秋三季蚕宝宝。村里的桑树是个宝,人人都爱护它们。双抢时,在桑树地里休憩一下,也是凉快的。

  

  

  

   村口有故事。傍晚时分,村口总有张望等待的人。

  

  

  

   小时候,母亲扛着锄头、背着草蔀去干活。天快黑了,母亲还没回来,我们就要去村口等了。远远地看见母亲回家的身影,心就欢喜起来,老远就要喊一声姆妈。母亲们都这样,起早摸黑,任劳任怨,想到有孩子在等待,母亲的脚步要加快一点的。

  

  

  

   有时候小伙伴还会认错母亲呢,虽然尴尬了一阵,但急切的心情也是可爱的。如果哪一天父亲去镇上了,那我们一定会早早等在村口,伸长着脖子望着望着……每次父亲回来了,总会买点小零食给我们。他会变戏法一样在口袋摸出几颗糖,在背篓里拿出一包糕点或几个小苹果,这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

  

  

  

   孩子长大了,等在村口是父辈了。不管是到上学还是工作,每一个周末总有等待的心,或许他们没有站在村口,但他们早早地准备了丰盛的菜肴。如果孩子晚一点回家,母亲或父亲也会在村口等啊等。村口的等待,是父母孩子间的相互牵挂,等来的是一家人的欢笑。

  

  

  

   如今新农村建设,有的住进了统一建造的小区,有的搬到了城里。村口的竹林依然在风里沙沙。但村口的四季庄稼没有那么生机盎然了,田野里也少有忙绿的身影。交通的便捷、信息的发达,也少了那一份牵挂和等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