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承金【桂花飘香】

狼牙诗词 2021-01-06 08:08 阅读:103

  车承金【桂花飘香】

  

   朝阳/车承金

  

  

  

   初冬时节。惠州西湖岸边,草木苍翠,鸟鸣婉转,山峰屹立,晨曦中的宝塔玲珑奇秀。清纯明澈的湖水,时而有鱼儿跳出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沿湖边小径前行,忽有一缕香气扑鼻而来,初淡渐浓,放眼四下,除径边青草和几株柳树外,还有几株枯萎的桂花,采一片干枯的花瓣,拇指食指轻轻一撵成了粉末,嗅一嗅,果真是这几株桂花散发出来的香味。

  

   那香味没有玫瑰的浓郁,也没有雏菊的淡香, 而是那种清新的幽香,直沁肺腑,叫人心醉。细看,那几株桂花叶子都已经枯萎,花瓣也干枯了,呈浅黄色,没有了艳丽色泽,但还能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着实让人感动。再仔细看,那已枯萎的枝叶上,还躺着几颗晶莹的露珠。

  

   我不由得想起了苏东坡的那句江云漠漠桂花湿,海雨袺袺荔子然。诗是苏东坡被贬惠州途中写的。

  

   那天,57岁的苏东坡行至清远县,遇见从惠州而来的顾秀才。在向顾秀才了解惠州风物人情后,苏东坡吟诗道:到处聚观香案吏,此邦宜住玉堂仙。江云漠漠桂花湿,海雨袺袺荔子然。闻道黄柑常抵鹊,不容朱橘更论钱。恰从神武来弘景,便向罗浮觅稚川。全诗洋溢着对惠州风物的赞美。

  

   纵观历史,古代犯人被贬之地都荒凉不毛之地。苏东坡作为一个被贬之人,还没到达发配之地——惠州,对惠州还没全面了解,仅凭顾秀才一面之词,就对惠州风物发出了这样由衷的赞美,足见苏东坡胸襟的宽广和乐观。

  

   沿着小径继续前行,有尊雕塑出现在眼前。走进一看雕塑名曰《造福》。雕塑在西湖岸边是东坡园内,是惠州人为怀念苏东坡而修建的。塑像中的苏东坡头戴纶巾,被围在众人中间。他左手微垂前伸,目光随左手视去,似在向周围的人讲述着什么。

  

   当年苏东坡到惠州后,立刻融入当地百姓之中。他见农民在稻田里猫腰插秧,劳动强度大,非常辛苦,就把黄州农民使用的先进插秧工具——秧马,推荐给他们,农民坐在秧马上就可插秧,省时省力,日行千畦。面对米贱伤农和岭南钱荒两大难题,苏东坡积极上书,引用朝廷下发的敕文,为民请命 ,官府接受其建议,准许农民秋纳田税,钱粮各便。他捐出了皇帝赏赐的犀带,动员远在筠州的弟弟和弟媳,捐出朝廷赏赐的黄金,修建了东新桥、西新桥和湖堤。他组织百姓筑水塘,置水闸,建水磨,用水碓水磨舂米磨面,将檀香、香樟等舂磨成香末,远销到广州各地。

  

   前些年,我先后去过杭州、扬州、儋州(今广东儋县),这三个地方都是苏东坡驻足过的地方,那里也有苏堤、东坡纪念馆、东坡塑像。苏东坡一生三次被贬,先后被发配到黄州、杭州、颍州、扬州、定州、英州、惠州和儋州。他被一贬再贬,职位也一降再降,但苏东坡造福一方百姓的情感始终没有变,每到一处治水筑堤、兴办水利、救济饥荒、办学堂、建医院、救济饥荒……凡是苏东坡留下足迹的地方,人们无不建纪念馆,立塑像,通过各种形式怀念他。

  

   继续前行,来到苏东坡纪念馆。苏东坡纪念馆面积不大,墙上挂满了苏东坡在惠州时创作的作品。那时苏东坡仍保持着高昂的创作热情,有着孩童般的天真和好奇。因刘禹锡的那首《有僧言罗浮事因为诗以记之》,苏东坡不顾六十二岁高龄,亲自攀登罗浮山,详查细访,引经据典,进行考证,写了六篇散文和一首诗。水碓水磨建成,百姓磨出了雪白的面粉,苏东坡赋诗曰:要令水力供臼磨,与相地脉增堤防。霏霏落雪看收面,隐隐叠鼓闻舂糠。一幅水磨建成改善百姓生活的画卷跃然纸上;东新桥、西新桥竣工了,百姓摆宴欢庆,苏东坡一手端酒,一手捋着花白的胡须,高唱道:父老喜云集,箪壶无空携。三日饮不散,杀尽西村鸡。

  

   在惠州两年零七个月的时间里,苏东坡写下了一百九十多首诗词和数十篇散文序跋,后人留有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诗句。

  

   尽管一些小人利用苏东坡诗词文章,断章取义,一次次陷害他。他也一次次被贬,过着颠沛沉浮的生活,但丝毫没有动摇他执笔为文之乐事。苏东坡给朋友信中曾写道:我一生之至乐在执笔为文之时,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我笔皆可畅达之。我自谓人生之乐,未有过于此者也。他坦然面对,初心不改,书写生活,勤奋笔耕,才有了名垂千古的皇皇巨卷。这一刻我才真正地懂得,什么才是一颗真正伟大健康的心灵。

  

   苏东坡在惠州除三子苏过外,还有妻妾王朝云陪伴。苏东坡一生与三位女子情深义厚,一个是结发妻子王弗,东坡视之为贤妻良友,可惜早逝。另一位是王弗的堂妹,夫唱妇随,相敬如宾,也未能陪伴终老。再就是钱塘女子王朝云,与东坡在杭州西湖相遇。王朝云天生丽质,聪颖灵慧,多才多艺,能歌善舞,煮茶做饭,更难得的是她善解人意。

  

   苏东坡被贬惠州已是花甲之年,身边众多侍儿姬妾纷纷散去,只有朝云专注如一,跟随苏东坡爬山涉水来到惠州,绿树蓝天,花前月下,百般恩爱。这无疑让凄凉疲惫的苏东坡,在精神上得到了巨大慰藉。然而,不幸的是在绍圣二年(1095年)七月初五,王朝云因病去世,葬在西湖岸边的小山上。此后,苏东坡一直鳏居未娶。

  

   西湖岸边六如亭上有一副楹联,上联是: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下联是: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落款是苏东坡。不远,还见有一汉白玉雕塑,一古装女子秀发长眉,神情肃穆,目视前方,腰下裙随风飘起,宛如天仙。她就是被苏东坡称之为识我的王朝云。玉骨哪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留给人们的又是一段爱情佳话。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说:他的人品道德构成了他名气的骨干,他的风格文章之美则构成了他精神之美的骨肉。

  

   风格文章之美则不必说,那人品道德指的又是什么呢?我想,应是苏东坡心系百姓的情怀,是苏东坡的光明磊落,是苏东坡真挚执着,是苏东坡如何把失意的日子过的惬意,把灰暗的心情变得阳光明媚……他的人品道德、文章之美,如那几株桂花散发的香味一样,沁人心腑。

  

   感动于几株干枯的桂花。回来后,上网查了查,那桂花应是波叶金桂,叶椭圆形,边缘波状起伏,秋季开花,花冠金黄色,花瓣椭圆形,有浓香,清可绝尘,浓能远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