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剃新头

狼牙诗词 2020-12-31 09:18 阅读:144

  【散文风】剃新头

  

   过年要剃新头,这个风俗是什么时间开始的,我说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但是我想这个做法其实挺好的,它至少代表了人们的一种心情,一种喜悦的心情,一种对新生活的向往之情。尤其是在旧社会,那时能够真正过得起年的人家恐怕不多,穷人多呀,可是傻子过年瞧街坊,人家过年,咱也不能不过呀,所以怎么也得有点表示不是。这剃新头就是一种很好的表示。记得大奶奶跟我说过,我爷爷的爷爷小时候家里就很穷,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剃了新头了,自己便也求父母帮他剃新头,然后再一次走到街上去,对那些孩子说:我也剃新头了!你想想,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于是这种风俗就一代一代传下来了,一直传到今天,我想也一定还要继续传下去。因为它不仅仅是一种行动,已经成了一种象征,一种人们对新生活的憧憬的象征了。

  

  

  

   打我记事起,过年剃新头,就成了我一件必需要完成的任务,小时候,是父母给张罗,等长大些了,就自己搞定这件事情,总之,是必须要做的。小时候剃新头,不是去理发馆,你想我一个偏僻的农村的娃娃,离城镇很远,上哪里去找理发店呀!所以那时候剃头都是找人剃,或亲人,或朋友,或老师,总有会理发的,便求人家帮忙,帮忙也是白帮忙,不给钱,当然心里总有一份感激之情。我的家族是一个大家族,据说没分家之前,有四十多口人在一起吃饭,当然那时还没有我呢。我的祖辈三代单传,直到到了爷爷这辈才算改变了,大爷和爷爷哥俩个,没有姐妹。到了父亲这辈,人丁可就兴旺了。大爷七个儿子,两个女儿;爷爷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父亲排行老三,所以我还有六个叔叔。六个叔叔可疼我了,除了七叔是我亲叔叔,手比较笨,其余的几个叔叔手都很巧,于是,剃头的事就不用着急了。我印象中五叔六叔八叔九叔都为我剃过头,尤其是八叔,性格跟我差不多,可有耐心了。那时,八叔还没有娶八婶,时常到我家来,我就缠着八叔叔,为我画小人,八叔给我画了一个穿军装的解放军,领章,帽徽,四个兜的首长形象,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的呢。八叔为我剃头,也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有时会忙出一头汗来,八叔长得也好,人又忠厚,我可喜欢八叔叔了,有时我会呆呆地想念八叔叔。可是童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我已经快五十岁了,八叔叔快60岁了,每年只能大年初一看到一次。唯有祝愿他身体健康,快乐长寿了!

  

  

  

   而今,我出门在外,一年也不能回家几次。现在我在异地的理发馆里,剃着我的新头。外面炮声咚咚的响着,时而撕破夜空。理发馆里集聚了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陌生的脸孔聚在一起,为剃头而来,剃完头出了门又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人心是浮躁的,可是在传统上却是一致的。哪怕熬到再晚,这新头也是要剃的。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份好心情,一份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剃新头了,过新年喽!

  

  

  

   作者简介:梦之林,本名李秀勇,天津武清人。中学高级教师。热爱文学,热爱读书,热爱写作。曾在《中国诗词》、《武清资讯》、《运河》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文若干篇。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