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痕

狼牙诗词 2020-12-30 08:21 阅读:128

  疤痕

  

   青柚作家:康柏

  

  

  

   人生就像一场未知的旅行,一路上或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或大雾弥漫,阴雨绵绵。不同的人生命运造就不同的人生风景,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

  

  

  

   可能真的是安排好的吧,曾经一位八字先生告诉我:如果我不带点残疾,可能我就看到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当然,这可信可不信。但我成为残疾人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其实成为一个残疾人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是残疾会约束我们很多东西:一些在常人眼中轻而易举的小事,可能对我及更为严重的残疾人来说可能就是难上加难。残疾也会给我们的人生追求带来一些不如意,比如:上中学的时候很想去和同班同学们一起去打篮球,可是由于残疾的限制,只能在场边观看,给同学拿下衣服。上了高中,和大家一样到了情窍初开的年纪,心中也有心仪的姑娘,可能是因为有点点自卑吧!只能把情感埋藏在心里,最终成为了青春时的遗憾。

  

  

  

   然而,命运就是如此会捉弄人。由于父母都希望能把我这病冶好,只要听说什么地方能冶,都要带我去看看,因此吃了很多中草药。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经熟人说起,说街上有位土医生能治好这病,父母就带着我来到街上这位土医生这里。又是火罐(地方偏方)又是吃中草药,结果吃坏了肠道,得了胃穿孔。不得不去医院动手术,由于地方的条件和医疗水平的原因,肚子上留下了长长的一条疤痕。

  

  

  

   从那以后,父亲和母亲都再也没有提起带我去医治,一直到现在。今年由于参加分类考试,比普通高考提前放假将近三个月,我和父母商量去我舅舅们哪里(浙江)看看能不能找到班上。父亲答应了,时隔不久,我就来到了浙江。实不相瞒,我这种情况真的不容易找到工作。舅舅也没打算让我去上班,舅舅就请假带我去余姚市的人民医院,虽然浙江宁波属于二线城市,但对于我们这种脑瘫患者也不在能力范围之内。后来听一位哥哥告诉舅舅说:我家邻居的小女孩从小瘫痪在床,在上海联系了一名叫孙成彦的医生,经过医治,现在能下床了。舅舅听到后很兴奋,马上在网上查到了孙教授的简介,得知孙教授在四川八一康复医院工作。没在浙江待几日,我就回来了(贵州)。后来我又在网上查到孙教授的联系方式,有得之孙教授现在不在四川了,在上海。此后,一切准备妥当后,我和父亲一起来到了上海。孙教授经过几分钟的检查,就得出了结论,说需要动三次手术:颈部、腰部和脚。现在已经做了颈部和腰部了,下星期一做脚。

  

  

  

   一道道伤疤横七八竖在我身上赤裸裸的躺着,没有人看见了不感叹几声。我认为这不是手术后留下的伤疤,这是青春时别具一格的经历。或许这样颠沛流离的人生才更加能体会出人生的意义吧!

  

  

  

   康柏,原名刘平贵,本人是一名患有小儿麻痹症的男孩,现居住在贵州毕节,喜欢诗歌和音乐,喜欢诗歌的纯净,喜欢音乐优美的旋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