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片羽】刘俊鹰-黄河岸边(散章)

狼牙诗词 2020-12-30 08:20 阅读:55

  【时光片羽】刘俊鹰:黄河岸边(散章)

  

   文/刘俊鹰

  

  

  

   公园与黄河的情缘

  

  

  

   半空。潮头。浊浪抛起竹排,竹排托起弄潮儿。

  

   女娲的后裔?禹的后人?

  

   孤舟,独篙,蓑笠,面对人门神门鬼门,延续着开天辟地的传说。

  

   大门的造型,注定这是有水的公园。

  

   流淌不息的河,黄河,母亲河,凝神回眸,在公园落脚,使黄河公园名副其实。

  

   扯一段黄河的丝绸,为公园披上翡翠的音符。脱下浑黄的常服,一袭绿纱加身。弯出一副银梭,弯出公园淑女模样。曼妙的音乐,慢步的人流,牵绊您缓行静听,放松身心。

  

   黄河滩,大深沟,荒坡,鱼塘,荆棘遍地……黄河公园原有的标签,卑微的出身。你曾以萧瑟冷艳之躯,孤立在大河之南。野鸭的安乐窝,蝗虫的肆虐场。荒凉在此栖息,落寞在此立足。

  

   如今,黄河公园容纳了大黄河在此停泊,修身养性。园里绿植,步道,亭榭,雕塑,公用设施,齐全配套,四季花开,游人开怀。城市的后花园,市民的舒馨园。

  

   有母亲河侧顾,公园便有了母亲般的宽怀。恋花的蜂蝶,不恼嫌树下乱飞的白蛾。艳丽出众的牡丹,不笑桃花杏花的平凡,也容忍寻常的槐花偷享春光。

  

   洋洋洒洒随风而降的桃花雨,杏花雪,犁花雾,使人开怀;也有漫天飘舞无孔不入的柳絮,杨絮,惹人无奈。

  

  

  

   老渡口

  

  

  

   上村岭,上官仪上管婉儿爷孙俩的出生地,沉睡千年的故土,遗落在黄河公园,还呼吸着远古的旧事,默述着大唐的遗风,召唤着人们怀古。

  

   岭下的会兴渡,千年风雨中屹然挺立,告诉从芦荡烟雨中走过的后来人,这里,也曾车马骈阗,船如飞梭。

  

   假途灭虢,秦晋崤之战,这里是南下中原通往战场的锁钥,一泻千里的门户。成就传世经典和朗朗成语。

  

   在这里,打破了黄河夜不摆渡的箍咒。这里,为挽救六十一个阶级弟兄尽了绵薄之力。

  

   小船搁浅,鹭鸟徘徊,芦苇诉说着无奈。阳光和着静默,涂抹着老渡口,一年又一年。

  

   细浪捡拾起流年岁月,摇曳着粗粝的黄河谣,呼唤拉纤的船工。

  

  

  

   河岸夕照

  

  

  

   夕阳下,凉亭旁。后羿,还在仰视向天,把弯弓拉满,时时警惕天空热火的光焰。扁鹊,静观人间,还在反复默述生命之缺憾。

  

   芦荡烟雨里,柳风斜月的婉约中,邓世昌,刘胡兰,董存瑞,王成,还有焦裕禄,塑像屹立,已化为永恒,一如滔滔不息的黄河水,涌动着民族的延绵长青。

  

   白杨钻天,顶不起夜幕重压,隐身遁形。月朦胧,鸟朦胧,诗意朦胧,揉进霓虹的炫彩中摇曳,仍迷乱不住炎夏蝉鸣,声声入耳。

  

   晚霞徘徊,要点燃西天混沌初开的洪荒,还是要描摹苍穹巨幅的异彩?夜纱,霞光,月光,唤来捉蝉蛹的人们。一点点亮,一颗颗星,划破黑暗,扑捉童趣。

  

   健步队伍的铿锵步伐,惊飞倦鸟,搅起清冽河风。月光沾满哨声口号声。百步以上的速度,从夏走到秋,从秋走过春,循着河水的涨落,诠释着我健康我快乐的真谛。

  

  

  

   荷塘春秋

  

  

  

   凌空的风车还沉醉在郁金香的海洋,深红,浅红,紫红,早已搅乱它旋转的情愫。如今脚下秋花依然多彩,正迷乱行人的眼光,动摇行人的定力,随风漂泊。

  

   荷叶田田,浓绿铺满湖面。涟漪涌动,把不安分的情绪颠覆在此起彼伏的急躁中。野鸭偷得安逸,躲在荷叶下打捞起生存的滋味。鱼儿有意碰撞荷花根茎,点亮盏盏宝莲灯,是倾诉身处寂寞冷宫的不满?还是表达欲跃龙门的渴望?只有木栈桥上,双飞燕,比翼鸟,来来往往,惊羡天堂伞下的滴滴情意。

  

   绵绵秋雨,冷落莲花,栖身在冰冷的愁绪里。片片黄叶,又舞动起冬的大旗。黄河扔掉浑浊的衣衫,一袭青衣加身。荷塘凝滞,填满静寂和圣洁。雪落莽原,银装素裹。荷塘迎来白天鹅,成双结对,起起落落,描摹着河岸的生命色,守候又一个春暖花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