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元吉论述【散文风】人在浅秋

狼牙诗词 2020-12-29 08:04 阅读:72

  【散文风】人在浅秋

  

   途经秋天,于淡烟疏雨的时光里,慢煮一壶陈茶。一年一秋,我打天涯走过,清醒得像一个睡不着的梦。一如挥不去秋风挽不住的秋风;一如拨不开梧桐折不断的梧桐;一如望不断丹枫数不尽的丹枫。茶案上花叶络石绿在枝枝蔓蔓,长寿花粉在朵朵瓣瓣,千般缱绻委婉,寂静欢喜一地成诗。

  

  

  

   人在浅秋,而我日日奔波于现实,辗转于生活,也唯有在四季中感悟,在草木世界里修行,在茶事里,在史诗经文里,在筝音里方盈得一方清雅净土。那秋题写在晚丛白露夕,衰叶凉风朝的浅秋;那情诗执著在微阴翳阳景,清风飘我衣的浅秋;那白露为霜凄怆在独念蓬门下,穷年在一方的浅秋;那凝素鲍溶念在一悲纨扇情,再想清浅忆的浅秋;那宿烟缱绻在裴在阡陌上,瞻想但淹留的浅秋。人到中年,如此身处冷寂任浅秋飘羽,藉以茶一盏,润泽温暖苍凉心境。

  

  

  

   夏季义炀回来,一日对坐饮茶,义炀说:你看你现在怎么一点都不讲究了,我略一楞神,义炀继续漫不经心道:你看你这茶席皱成这样也不把它弄平整?我说:怎么弄平整呀?义炀说:用电烫斗烫一烫呗。我哦过之后说:那烫平之后用过收叠起来,下次再用不是仍然又皱了,次次用会会烫太麻烦了……义炀说:那你用过之后一个一个直接挂起来,再次用时怎么会皱?她的那些话让我呆楞许久。后来那段时间,我在厨房备下午茶,她又多次讲我这不讲究那不讲究,然后给我买了班戟及成套的粉系料理用具。细细想来,不知是时日的忙碌,还是灵魂的粗糙,竟然不知不觉在岁月中生活得这般苍老,这般粗枝大叶心不在焉。

  

  

  

   感慨着四季能够轮回,日夜可以交替,而我唯有一身一心。

  

  

  

   也空有一身一心!

  

  

  

   一种人生悲凉,莫过于我们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竭力去活。自以为活的坚强,活的光荣活的伟大,忽然有一天却发现那些自以为是的全力付出,那些坚强光荣伟大在别人眼里在外界认为,是不嗤是笑话甚至是罪人……往往那时候的自己再不知道,还拿什么去撑持。身,可以抵御刀枪,心,却抵御不了尘世凉薄。

  

  

  

   人在浅秋,唯有草木是如此的深情不悔,在浅秋的纯净明澈里,温一壶月光,听一曲《初雪》,甘苦一念间。

  

  

  

   想起韩大师那句话:为了他人温暖,没有必要把自己放火上烧。谁人知道谁人念及那个常常置自己火上烧的人,纵是周身烈焰一心给予有多狂热亦一样有着万重悲凉。纵使对面相逢亦不识,在清冷的尘宇里没有人看到感知到火中那人的煎熬疼痛,苦累孤独,泪与千般炼狱。

  

  

  

   渐渐地把自己活成了夜泊中,梦阑珊扑灯盏只为了一点点暖,把心来烫的流莹翩跹。清风醉梦执念着那世缱绻,穿越隔岸尘烟纤舞在流年,烟影潋滟中让心归初唅,于悲欢中涅槃。

  

  

  

   一影映心,返躬自省而不怨天尤人,所有的因果,皆是因己而得。人各有志,所承受的当下,许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去了浮世纷繁,于一盏茶里品世品自己,几经煎与熬,火与水的洗礼,只剩得悲悯寂静。

  

  

  

   人,生而逢世,能面面俱到,能兼顾能周全的境界,不是物质上的富有,而是思想上的富有。人心不同,拥有的生活便是星渊之别。一种落寞,便是到得天涯尽处无人知,俗世尘缘里,淡然地隔岸相望,没有羁绊离伤,世事安好。伯格曼言:好好地活着,勇于献出生命,勇于接受生命,勇于为生命所伤,勇于感受生命之美……。

  

  

  

   不管怎样的人生,都值得我们付出至真至善至美的灵魂,去全力奔赴每一个烟火日子,人生没有悲苦,人生只在于承受与担负。人愈承受,愈沉淀出生命的精神与厚度;人愈担负,愈体现出生命的意义与价值。

  

  

  

   作者简介:高荣丽,笔名:瑢理。文艺新秀,多才多艺,古董收藏家,雕塑设计师,文学创作多年,尤喜散文,内容丰富,包括童年系列、心灵絮语、自然走笔、岁月星河四大类。近期作品多为古风诗,现代诗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