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树碧作品 - 爸爸的背影

狼牙诗词 2020-12-29 08:03 阅读:195

  仇树碧作品

   爸爸的背影

  

   小时候,我们的家是一个单亲家庭,母亲在我还在读小学时就与爸爸离婚走了。我们四个孩子全靠父亲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大。

  

  

  

   我是大姐,下面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妈走时,我最小的妹妹才两岁。

  

  

  

   所以,我特别知道我父亲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磨难,才把我们姊妹几个拉扯大。

  

  

  

   从我记事开始,最难忘的就是我父亲那一张沧桑的脸。脸色黝黑,深邃的大眼睛很明亮,黑色的瞳仁很有神,鼻梁挺拔,像雕刻的一样,梭角分明。宽阔的前额上横着几道抬头纹,很深很明显。他不善言笑,总是心事重重的,所以眉心总挤着一堆很深很深的川字纹。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都是穿着一个灰兰色的大围腰,戴着两只灰兰色的袖笼子,似乎一天到晚,一年到头都没脱过。他是食堂的炊事班长,白天要忙厂里两千多人的伙食,下班回家又要忙我们几个孩子的吃喝拉撒,白天,我从来就没看见他安静地坐过。

  

  

  

   令我最记忆犹新的是每天晚上,在灰暗的灯光下,爸爸静静地坐在饭桌旁,为我们补衣服的样子。我经常躺在被窝里看着斑驳的墙上映出的爸爸的剪影,很像一幅水墨画。留着寸头的爸爸,戴着老花镜,穿着围腰,佝偻着背,一针一线地忙碌着。经常,我看见爸爸给弟弟补的衣服都找不到本来的颜色。我时常躺在床上看着爸爸的剪影流泪。我知道在那个困难年代,每家每户都很难吃饱穿暖。何况我爸一个人,每月就40几元工资,要养活我们四个孩子,该有多艰难。

  

   他爱喝点小酒,每餐就两小杯,就着一小盘花生米或者咸菜自斟自饮。唯有这时能看到他舒展一下眉头,简短地问问我们的学习情况。回想起来,我和爸爸之间真没有多少交流。

  

  

  

   记得小学六年级上学期,我们班到体育馆游玩,午餐自带。我就带了一个小饼。吃午饭时,一个同学问我,你就带这一点吃的能吃饱吗?你看我的,随即拿出一大包各式各样的点心。我笑了一下,没吭声。她又问我,上学期你不是评了三好学生吗?你爸没奖励你吗?我这全是我妈奖励我的。我又苦笑了一下。心想,我爸忙我们几个孩子的吃喝拉撒都顾不过来,哪有奖励我的心情啊!学习好,只是我自己的本份,压根我就没把我的学习情况给我爸说过,他也没有精力过问。也许,这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

  

  

  

   初一,我开始住校。那时正逢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我爸害怕我在学校吃不饱,每个周末回家都会想法弄点地瓜煮熟了,或者野菜做的菜饼子给我带学校去吃。

  

  

  

   一天傍晚,我和几个同学在宿舍楼门口聊天,忽然,远远地看见我爸带着几个弟妹向我走来。我吃了一惊,莫非家里出了什么事?赶紧跑了过去,小弟弟抢先给我说到:爸给你送糖果来了。爸立刻打开手中拿着的一包糖果递给我说:快吃!我楞了一下,看到是一包杂糖,是凭票买来的那种。是咱们家一个月的供应。我心里有点酸也有点说不出的感觉。便说:爸,你也真是的,我这么大了,不喜欢吃糖的。爸不由分说地拿了一颗最大的糖硬塞到我手里说:吃点吧,平时,爸也顾不上管你。我不知怎么,两行热泪倏地掉了下来。我接过爸爸手里那块糖说:好了,好了,我吃了。爸,你们回吧,我要上晚自习了。目送着爸爸和弟妹们慢慢走远,心里五味杂陈,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直往外涌。爸,你心里那么多负担,还记挂着我……

  

   我从初一就开始戴眼镜,而且是高度近视800度。离了眼镜根本没法上课。一天,我从球场路过,一个篮球飞过来把我的眼镜打坏了,我急得哭了起来。拿着打坏的眼镜怯生生地回到家里对爸爸说了。爸没生气,只是叹了口气,问我再配副眼镜要多少钱?我说要六块钱。爸爸沉默了一会,我知道六元钱差不多是我们家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呀!这到月底了,他到哪去弄这笔钱呀!爸默默地用白色的胶布把坏了的眼镜给我粘上说:先暂时用着,爸去想办法。

  

  

  

   我听话地戴着烂眼镜去了学校。第二天午休时,我爸急匆匆地来到我们寝室找我,依然穿着大围腰,依然戴着袖笼子。我看到爸的眼圈发黑,抬头纹突然变得更深,大颗大颗的汗珠直往面颊下滴。爸,你怎么了?我吃惊地问道。爸没答应我,只是摸索着从衣服兜里拿出了六元钱给我说:快去把眼镜配上,莫耽误了上课。爸,你找谁借的钱呀?我不无内疚地轻声问道。爸高兴地回答说:我昨天调了个班,连夜去了一趟唐家沱。把我们家那只生蛋的母鸡托你舅娘卖了,又找她借了三块钱才凑够了六块钱。你赶快去把眼镜配了,我还要赶回去上班。边说边急着往校门外走。当时正值盛夏,太阳很大,爸爸一定热坏了……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泪流满面地看着爸爸急匆匆离去的背影。

  

  

  

   我知道,爸调了个班今天就得上个连班,从今天下午要上到明天晚上。而且昨天去唐家沱好远的路哟!这么热的天,那时候,交通又不方便,坐船从朝天门码头下水要走一个多小时,回来上水要两三个小时,还有沙坪垻到朝天门这段路也要走一个多小时,一去一来要多长时间哦,又没睡好觉,难怪脸青面黑的。今天回去还要继续上班。霎时,我感到心里一阵疼痛……

  

  

  

   看着爸爸消瘦的背影消失在学校大门外,我无奈地倚在校门上伤心地哭了一场。爸,你这是为了女儿在玩命啊。

  

  

  

   多少年过去了,爸爸那消瘦的背影一直铭刻在我的心里。

  

  

  

   而今,爸爸已经离开我们好多年了,可爸爸的背影在我心中一刻也不曾忘记。当我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想到爸爸的背影,会咬牙坚持。当我对前途感到迷茫惆怅时,想到爸爸的背影,我会找回初心,坚持信念,继续前行。爸爸的背影成了我人生中的一盏明灯,指引着我无畏地向前奋进。也因为心中有了爸爸坚实背影的依靠,我的生命始终有着蓬勃力量!

  

  

  

   作者简介:姓名,仇树碧,女,71岁,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山东省胜利油田《胜利报》上发表过散文、话剧、报告文学等。现是重庆二月文学社会员。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