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希望可以好好告别—致我最爱的ARASHI

狼牙诗词 2020-12-29 08:03 阅读:165

  2020年,我希望可以好好告别—致我最爱的ARASHI

  

   原创: 酱油生菜汐酱酱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一天可以从我的人生中删除。

  

   2018年1月27日,大概会成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天。哪怕到现在也不能说我已经平复了,因为真的接受不了。理智告诉我,他们做得很好了,那么周正地开记者会,明明自己也很痛,还是很礼貌地回答问题,而且毕竟人各有志。但是情感上做不到,不可能不怨、不恨的吧。

  

   认识他们虽然是偶然,但是喜欢他们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

  

   认识他们之前,我从未有过信仰,觉得相信谁、喜欢谁、认准谁都是不可能的,我甚至不相信自己,不喜欢自己。每天过着人云亦云的生活,没有兴趣、没有目标。

  

  

  

   认识他们之后,我多了很多欢乐,变得爱笑了,有支撑自己的强大后盾,因为我知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们都会在,只要回到他们在的地方,我就可以收拾心情重新出发。他们与我而言并不仅仅是爱豆,是偶像这么简单。

  

   他们是光,是希望,是我的帰り場。

  

   把自己生存的所有意义全部压在爱豆上,很荒唐,我知道很荒唐。

  

  

  

   但他们拯救了我多少次。

  

  

  

   多少次梦魇伸出的手都被我硬生生推出去了,因为想着还没看到他们的演唱会,还没亲耳听到他们唱歌,我不能放弃。

  

  

  

   多少次想放弃、多少次不知所措,就会想翔酱那么难都坚持下来了,为什么我不可以,这点困难真的那么难吗?

  

  

  

   多少次,我觉得这个世界只剩我自己了,我快撑不下去了,也是他们支撑着我,他们还在呢,怎么能说只剩自己一个人呢?

  

  

  

   多少次,看着他们的团综,把眼泪憋会肚子里。

  

  

  

   多少次,看着他们在番组上卖节操,暗暗地吐槽staff,心疼他们,继而佩服他们的敬业。

  

  

  

   多少次……

  

   他们对于我不仅仅是爱豆,是我的信仰,是我最终最重要的居場所。

  

   昨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跟朋友在外面唱歌。因为最近心情不好,堵得慌,想去唱歌发泄。途中收到日本大叔的信息,说大事不好,岚要休止了,并附上了一堆雅虎新闻的截图。

  

  

  

   之前也看过类似报道,想着大概是假的,是一些三流网站发的,已经想好回他——这都是骗人的。但是大概感觉到不安了,没回复,而是打开了微博,看到首页的一串问号与不可置信。还有他们署名的致饭信。看着他的名字挂在上面,用着他惯有的语调。就那么一瞬间我相信了。

  

   没有心情理会日本大叔发来的慰问截图三连,拼了命地刷新微博,想要得到更多信息。

  

  

  

   也只从他们的信中得出结论:利达不想干了。其他四个人不想让岚成为不完整的岚,商议后决定休止团活。

  

   我不信,利达说过那么多次,他最喜欢岚了,最喜欢站在旁边的这四个人了,怎么会不想干了呢?他哭得稀里哗啦,信誓旦旦说的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哦。不可能是假的啊。

  

   更讽刺的是,在得知这个消息前,我在唱爱叫,圈外朋友好奇地问我,他们还在吗?没解散?没单飞?没结婚?。我特别自豪地说,还在啊。他们可是日本第一的。不会单飞,他们感情好着呢。

  

  

  

   说出这话一个小时不到,他们告诉我,利达想要自由了,我们要休止啦!

  

   我不能接受。

  

   好容易熬到晚上记者见面会,可以亲口听他们说了。是一样的,利达想要自由,他们虽然不舍,也只能成全。

  

   为什么呢?

  

   岚对你来说是束缚吗?是你梦想的绊脚石吗?

  

  

  

   那这二十年算什么呢?站在你身边的那四个人算什么呢?他们的梦想又算什么呢?

  

  

  

   很多人都说要尊重他的选择,要相信他的选择。我做不到。你一句轻飘飘的我想要自由,留下的人呢?他们要怎么办?这些被你抛弃的饭要怎么办呢?

  

   我要怎么办呢?

  

   无数次地问,我要怎么办呢?长久以来的目标一直是去看他们的演唱会。之前也担心过,看过他们的演唱会是不是就圆满了,不会有其他期待,不会有遗憾了,也就没有留恋了。所以暗戳戳地想,再拖一拖吧,没有那么钱啊,没有时间啊,下一次吧,下一次吧。

  

   SMAP解散的时候,我没着急。反正岚会一直在的。

  

  

  

   TOKIO重创的时候,我没着急。反正岚会一会在的。

  

  

  

   关八少人的时候,我没着急。反正岚会一直在的。

  

  

  

   新组合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时候,我没着急。反正岚会一直在的。

  

  

  

   但是我现在着急了,他们要没了,我最爱的岚要没了,翔酱最爱的岚要没了。

  

   记者会见上,翔酱说不能让岚的意识束缚任何一个人,觉得自己没权利。NINO说,如果大家都觉得是利达的错,那是我们能力不足。几人统一口径说,对于未来没有计划,现在只想着岚,只想着到2020年12月31日为止的岚。

  

  

  

   可是你们呢?

  

  

  

   你们想保护他,我们想保护的是你们啊。

  

   很多人说,不后悔为你们付出的时间、感情,是,我也不后悔。可是还是会怨、会恨、会心疼。那四个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同意你的任性的呢?

  

  

  

   青木主播问翔酱,直到休止为止,想对饭说什么任性的话吗?

  

  

  

   他说,休止本身就很任性了。

  

   是啊,因为想要自由,就抛弃20年一起奋斗的伙伴,就否定了这20年所有人的感情。不是任性又是什么?

  

   我以为写完这篇,我可以平复了,可以理智地接受这个事实了,可以很坦然地说,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着你们再聚首的那一天。

  

  

  

   写到这,眼泪还在眼眶打转,心还是在痛。每写一个字,我都会回忆起这几年的点滴,回忆起他们说的一些话,他们的笑容,他们的声音。没办法不哭,没办法不痛。这几年仿佛活在一场美梦中。

  

   嵐としての夢はこの夢から覚めないことです。

  

   可是,如今,梦该醒了。2020年,那一天到来之时,我希望自己可以好好跟岚告别,好好迎接樱井翔。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