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禅师讲述班里来了残疾生

狼牙诗词 2020-12-29 08:02 阅读:200

  班里来了残疾生

  

   康秀炎,河北省沙河市渡口村人,1989年河北隆尧师范毕业后分到沙河市深山区温家沟学区任教十年之久,2004年调到新城中学任教至今。

  

  

  

   班里来了残疾生

  

  

  

   我对残疾人一向是又怜又怕。怜的是他的不幸遭遇,怕的是他真的是个累赘。

  

   从教二十余年,当了十六七年班主任,也见过几个残疾生,幸运的是,从未让我碰到过。

  

   新学期开始,我奉命接管一个新初一。学生报到那天,我坐在讲台桌旁,边登记新生边一个个审视他们。这是我的老习惯,见面第一眼便喜欢给人相相面,虽说没有十成把握,却也有七八成精准。我挑选班干部,分派值日组,选拔小助手,发现学困生都由此开始。正当我忙得不亦乐乎,从门外蹒跚着走进一个老妇人,慢慢地对我说:你是老师吧?俺闺女从小就有毛病,你得看紧点儿,不能让别人欺负她。我一怔,疑惑地问:哪个是,我怎么没看出来?这时,从教室后面走过来一个女生,看样子腿有点瘸,眼角糊着眼屎,鼻涕一吸溜一吸溜的。我心一沉,不悦地说:你是这个班的吗,刚才怎么没见你来报到?那女生说:我挤不前来……我哼了一声,淡淡地说:你先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老妇人又絮絮地说:老师,说掏心窝子话,这孩子命苦,你千万要把她当自己女儿看待。我表面应着,心里一直在想:真倒霉,碰上个不够数的!好在她还能够自理,我还稍省点心……老妇人临走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的腿跟她女儿一样,也是一瘸一拐的。我暗自嘀咕:该不是遗传吧?

  

   看着学生一个个都到齐了,我关上教室门,开始训话。讲纪律,讲卫生,讲学习……尽量讲得天花乱坠。正当我口若悬河,高谈阔论时,门哐啷响了一下,只听得好几个人说:扳住轮,一齐用力,别松手。我赶紧到门口瞧瞧怎么回事。只见一名高位截肢坐着轮椅的男生被几名教师推着上台阶。教务主任见了我说:这名残疾学生刚来,添到你班吧。我一下子愣住了,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天哪,我怕的终于来了!但当时的情景已不容我多思考,残疾生已被推进了教室。我的第一项任务当然是给他安排座位。我从没接触过这类学生,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还是残疾生的家长建议说:你就让他在靠边第一排自己一桌吧。我只好惟命是从,重新回到讲台,有点垂头丧气的。我想:真是怪了,一下来了两个残疾生,叫我今后怎么办呢?

  

   然而事情竟然出乎我的意料。事实证明,这两个残疾生并没给我带来多大麻烦,我似乎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了。那个女生固然有些脑残,但上课专心听讲,不懂就问,明显看出是个好学生。尽管成绩有点糟,但是从没犯过错误。她曾在随笔里一次一次向我诉说她的痛苦,我都一次一次耐心为她解开心结。有时我感到,我确实有点像她的慈父了。残疾男生更是个阳光男孩,性格活泼开朗,那曾经不幸的阴霾似乎早已被吹得无影无踪了。当我询问他的残疾原因时,他竟然浅笑着说:听俺爹说,我七八岁时在铁道上玩耍,火车从我的腿上轧过去了……言语之间,那场噩梦早已成了一个久远的回忆。但是我不敢想象那个惨不忍睹的瞬间,我不敢想象他父母为此撕心裂肺的哭喊,我不敢想象命运为这个家庭蒙上的厚重的阴影,我不敢想象……我在努力安慰着自己,还好,还有一条命在!残疾男生在作文《这就是我》中,把自己描述成一个英俊可爱的男孩,他把自己健康的一面尽情展现给我们,而把自己的不幸深深埋在心底……

  

   我的灵魂被深深震撼了。

  

   我对残疾人的看法渐渐由又怜又怕向又爱又敬转变。在我的影响下,班里成立了学雷锋小组。无论上学放学,还是打饭上厕所,总有那么两三个男生推着残疾男孩,前呼后拥,情景颇为动人,有时我也上去帮上一把。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成了最幸福的教师。

  

   学校为此也启动了阳光工程。为了方便轮椅的运行,我班教室门前以及食堂门前的台阶都铺上了斜面,这一做法得到了师生和群众们的一致称赞。有时开玩笑,老师们都戏称我为最美男教师。我嘴上不说,心里却美滋滋的。

  

   以爱换爱,将心比心,这才是师德的底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