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孟婆汤,喝是不喝?忘川,渡是不渡?

狼牙诗词 2020-09-30 09:03 阅读:70

  散文:孟婆汤,喝是不喝?忘川,渡是不渡? 散文:孟婆汤,喝是不喝?忘川,渡是不渡?

   购物单、记事本、电话地址簿、纪念册、同学录、证件,以及日记,还有信函、家书、情书……一切的书写、一切的文字记录、包括我此刻正在写下的字句,无一不是备忘录,无一不为着抗拒遗忘.倘若一个古怪的人问你:“如果你可以十分快乐地过上一年,然后完全不记得这一年的任何事,你愿意吗?如果不愿意,为什么?”不愿意.因为对于我来说,“快乐”根本无从掌握,快乐仅只是瞬间感触,比水的流逝更迅疾而无奈.生命中若是有幸有过快乐的刹那时光,惟有属于它们的记忆能够久存,而生的愿望亦凭那些记忆得以肯定和延续.若是过完逝水般的刹那时光之后,便了无痕迹完全遗忘,则无异于浪费了一段光阴、一段生命吧.米兰·昆德拉说:“‘遗忘’是表现在生命中一种死亡的形式.”一段忘却了的生命等于是不曾活过的人生.全然的忘却便是人生全然的消逝,等同死亡.绝对的遗忘与死亡,是肩并肩出现的.我活着,我的躯体是承载生的记忆的容器.我珍惜自己的血肉身躯,因为这里承载的内容是如此宝贵,至少对于我自己来说;还有,对于那些给予我宝贵记忆的人.不忘,是爱的至高表现.我见过苦苦保存爱的记忆、惟恐被遗忘吞噬的人,那份执着,令人动容.“时间”强化了遗忘的力量,再牢固的记忆,在它的威力下也会像冰块缓缓消溶,苦苦呵护记忆、抗拒遗忘,为的是自己活过的一生,和所爱过的人的一世,不是全然的虚空.故意忘却(强迫性的遗忘):那必定是何其痛苦到难以承受的经验记忆呀.任何记忆,纵使当时如何艰辛,其后隔着岁月于云天遥望,往往渐渐变得无足轻重,甚至在怀旧的回首中呈现一份苍凉之美……可是连时间也无以淡化,非得深深的压下、掩埋,彻彻底底的忘却,这样的记忆,必是伤害极深到了灵魂深处了,除非脱胎换骨,换个承载记忆的容器,换一个身躯,才能遗忘……行不得那等下策,便只有硬生生压入意识底层,埋进潜意识里,永不再面对.纵是那样,也难保不会有朝一日,为着某个缘由触动,埋葬的记忆复活,遗忘的力量让步了,盖不住记忆的火山熔岩.这正是遗忘的可怕处,它不听从你意志的指挥.死亡是彻底的遗忘,但如果死后依然有知呢?这千古大问,东方西方竟有相似的说法:死后的亡灵还要通过一次最终的“遗忘处理”;欧西神话里渡忘川水,中国传说是喝孟婆汤.如此保证了前世的记忆丝毫不存了,灵魂才能像一张白纸,投胎转世重新来过.然而我总怀疑,连这道最终手续也不一定100%完全管用,才有了许多无法解释的现象,譬如天赋的才华、“似曾相识”的情景、对某人某物不合情理难以剖析的爱憎……假如能够有选择,那孟婆汤,你喝是不喝?那忘川,你渡是不渡呢?

  (作者:佚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