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狂想记

狼牙诗词 2020-09-29 08:25 阅读:88

  散文:狂想记 散文:狂想记

  爱胡乱写些文字的小女人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你不能阻止她由某片阴云联想到“雨横风狂三月暮”的一帘华丽忧伤,你不能不让她把轻寒剪剪中的天空一抹灰蓝看成脖子上最温柔的围巾,你也不得不惊讶于她可以把断翅的蝴蝶看成前世爱人最后回眸由碧变赤滴落的血.实际上,她的眼神变得飘忽迷离时,那就是她无端地喜欢上了初冬将圆未圆的月亮.那时的光不算太凉,但白亮亮的有一种凛凛的感觉,照在身上,令人的每根毛孔都清透到底,俗念顿消.于是这时,你更不能改变她把身边的平凡男子莫名其妙地想成另一个人,一个只存活在梦中、像初冬夜晚的月亮一样的男子!私下里,我承认我是这种小女人.若独自一人站在这样的月光下,我会欢喜无限地沉浸在美丽的荒芜中,享受着它的硬朗与温柔兼备.心仪一个冷月一般的男子,他应该外表桀傲冷峻,但眼底蕴藏深情,那种深情应是寻常女子负载不起的厚重.哪怕他会先用体内的寒冷,做成一枚射向我的凌厉的羽箭,我也会在奔跑中变成一只极地的雪狐,来迎接蓦然飞来的铮铮之声!留在身上的伤口可以做为一世的印记有所怀念.我还憧憬一片水,一片只属于梦中的水.麦尔维尔的《白鲸记》中说,人和玄思冥想结下了不解之缘.只要那个地区有水,你就算找个沉浸梦境而精神最为恍惚的人,叫他站着开步走,他就会把你一路带到水边,一点也错不了.我喜欢在自己的诗中独守着那片沉默的水泽,然后用一句话把远方喊远喊疼.那个冷月爱人应该在水那边很远的远方.远方是一段未知的烟雨路途,未曾上路,我的眸子就被打湿,一直湿到心里梦里.而梦里,我收拾好一个包裹,让心情落水为舟,飘泊不定顺舟而下,把自己送到一个古典幽深巷子的客栈里.纵使不与他相逢,但半梦半醒微雨过后的清晨枕着自己的长发,听那一声声此起彼伏、清新甜腻的卖花声,不问自己身在何方,在找寻他的过程中,顺便放逐自己是何等的快意!我不理会兜售杜鹃花的小童,径自去买来一大把野菊,因为我不喜欢杜鹃花那诡异断肠的惊人传说.对着镜子把一朵菊花插在发间,淡淡的喜悦如沐春风.我的闲愁只要三分刚刚好,剩下的七分归还给杜鹃.我并非只喜欢冷月与空蒙烟雨,更愿意站在碧如一洗的朗朗乾坤下,让自己的微笑干净利落.我要让那个让心仪的冷月爱人偶然和我一样,会笑出阳光的味道,因为他的爱如果可以用山来比喻,那么可以有时是黄山一样的云山雾海,那是月光一样秉性的爱,氤氲缠绵;可以有时像阿尔卑斯山一样线条清晰,那是阳光性格般的爱,刚猛凛冽!但更多的时候,我能够收起幻想的空灵羽衣,把飘远的心踏踏实实按在胸腔里,让它披上理性智性的粗布衣衫.这时我就能悟出,这个冷月爱人只是神龛飘出的一缕不染凡尘的轻烟,他的气味无处不在,但我永远不能用双手触摸和感知.也许有一天,我就把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写成鬼画符,不介意自己能不能理清曾经有过的梦.实际上我在阳光下的生活中,需要的就是一个与我共食一桌饭菜、共守一盏灯光的朴实男子,他不必天上地下模仿太阳月光!他只需懂得把日子与我过得结结实实,如同承平美丽的河水幽幽地抚过古老的双岸,一天天,水源不枯竭、不漫漶……仅此而已!网友千里草点评:浪漫的思想,朴实的生活.华而有实,实而不滞.真一种不错的人生.网友红哥点评:难得一见的美文!读来如雪夜赏月,给人冰凉清亮的感觉!(作者自评)(作者:红丝腕)

二维码